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天眼人生 > 第一千八百零九零一章新的創舉
    穆國興對那里的山山水水充滿著深厚的感情,他在中央第五巡視組擔任組長的時候,曾經奉中央的命令去那里巡視過。在解決外資企業的勞資糾紛和偷漏稅款的問題上,也得到了河西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商永進也在這件事情當中立下了汗馬功勞。

    雖然穆國興離開中央巡視組之后,再也沒有與商永進聯系過,但是,商永進雷厲風行的工作作風,和務實的工作態度,卻給穆國興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如果他被派到廣南來擔任政法委書記,不管怎么說都是對穆國興的一個極大地支持。

    穆國興對中央的這個決定自然是非常擁護的,劉具道是穆國興的老熟人,再加上商永進又是穆國興的老鄉,有這兩個人加入到廣南省的領導班子當中,就可以使穆國興更加牢固的掌握住在省委的話語權。想必中央也是考慮到這一點,才做出了這個決定。

    這也是穆國興一貫強勢的工作作風所造成的結果,這也從一個方面證明了中央對穆國興的信任到了何種程度。一個領導班子搞好了團結,才能讓穆國興放開手腳大力發展廣南省的經濟,從這一方面來講,中央的考慮還是非常全面的。

    加上這兩個人廣南省委常委也只有十一個人,對于另外兩個人的人選,朱鵬峰告訴穆國興,為了加強基層工作的領導,建議由廣南省委從地市委書記中進行選拔,這就是說,中組部已經把這兩個人選的權力又一次非常明確的交給了廣南省委。

    省委秘書長薛友敲門走了進來,在穆國興的辦公室里,能夠未經通報直接敲門進來的除了薛友之外,整個廣南省是不會再有第二個人了。作為一個省委的大管家,又是穆國興一手提拔起來的人,自然是得到了穆國興的絕對信任,而薛友自上任以來把省委的工作打理的井井有條,也沒有辜負穆國興的期望,讓穆國興省了很多的心。

    薛友也沒有仗著穆國興對他的寵信而趾高氣揚,自擔任秘書長以來保持的非常低調。始終把自己隱藏在穆國興的光環之下,默默無聞的做著自己應該做的工作。

    “穆書記,這是省委督察室根據您的指示,擬定的關于公務人員年終考核的文件。“穆國興放下了筆,接過了這份文件,認真的看了起來。這份文件擬定的細則很清楚,從六個方面對所有的公務人員進行逐級考核,不符合標準的將會被直接下放到人事系統的人力資源市場,成為待崗人員,首次把競爭機制引入了公務員的隊伍建設當中。

    文件明確規定,在工作中如果出現失誤,或者不作為,只要是在督查系統的檔案上有過兩次以上的不良記錄,不管原來的級別有多高,功勞有多大,一律免職。這就為大多數得過且過混日子的干部敲響了一個警鐘。

    這份文件的初稿在省委常委會上進行討論的時候,雖然有些常委們不太同意這個做法,但是穆國興拍板做出的這個決定,也由不得下面的人不執行。穆國興曾經講過,在企業中,現在已經形成了能者上庸者下的競爭機制,不努力工作就要被炒魷魚,我們的干部端的是人民給的飯碗,如果不能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同樣也要被老百姓炒了魷魚。

    薛友也很清楚,這份文件如果認真的實施起來,最初的阻力將會是非常大的,但只要認真的執行了下來,取得的效果也將會是非常好的。一些干部原來以為只要不貪不占就可以在目前的這個位子上混下去,現在是行不通了。有貪腐行為的人,將會由紀委負責處理他們。而工作中不負責任的庸才,將會有省委督查室對他們提出處分意見,這樣雙管齊下,干部的工作作風必將得到根本轉變。

    這就是說不想進步也不行,原地踏步更不行,說白了,就是一種鞭打快牛的做法,在著干部們出政績要求進步,這也算是穆國興在干部管理制度中的一個新的創舉。穆國興作為一個省委書記,在一個省里執行這樣的規章制度,任何人也沒有權利說三道四的。

    穆國興看完文件還給了薛友:“薛友同志,再把這份文件交給政策研究室,讓吳錄鵬同志把把關,然后以省委的名義發下去,讓全省的干部在思想上把這個問題重視起來。”

    西南電網的副總經理程真立這幾天有些著急了,穆國興去鐵路建設工地視察時所作的三條指示,很快就傳到了他的耳朵里,這讓他不得不慎重起來。

    程真立也很清楚穆國興的這三條指示意味著什么,主要的意思就是不同意鐵路的改道,并且還要追查他們私自侵占耕地的問題。

    按照正常的的情況,西南電網雖然屬于直管單位,在人財物方面不受廣南省的節制,但是由于具體的經營范圍就是西南三省,無論怎么說與地方黨委和『政府』搞好關系還是非常重要的。

    但這個世界上就有這么一群不明是非的人,程真立依仗他家族的背景,又掌控著電力供應的大權,根本就沒有把這三個邊遠的西南貧困省份放在眼里。穆國興剛到廣南任省長的時候,有一次曾經召集省內所有直管單位的負責人開了一個會議,在那個會上,雙方見了一面之后,此后程真立就再也沒有踏進廣南省委省『政府』半步。

    程真立以為,既然廣南省委省『政府』管不著他的官帽子,更過問不了西南電網的具體經營,也就沒有必要和他們走的太近了。誰都知道電力企業是個有油水的地方,要是被這些窮省給纏上了,說不定什么時候就要你大大的出一筆血。

    在這種指導思想下,西南電網儼然成了一個**王國了,誰的招呼也不聽,在任何一個市里出現了問題,程真立就直接去找他們的市委市『政府』,手里掌握著供電的大權,就不拍這些地方『政府』不聽自己的。

    時間長了也就養成了程真立這種狂妄的『性』格,但他忘記了一點,既然西南電網是在人家的地盤上從事經營活動,就必須要遵守當地黨委和『政府』的領導,在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會允許存在一種國中之國的現象。企業再大,也只是一個企業,『政府』再小他也代表著國家,在強大的國家機器面前,企業的權力也就顯得格外渺小了。

    聽到穆國興的三條指示之后,程真立馬上派人與雙龍集團鐵路建設工程指揮部進行交涉,要求鐵路改道。卻沒想到工程指揮部的態度更強硬,不僅一口回絕了西南電網的無理要求,反而給了西南電網三個月的時間,限期拆除鐵路即將通過的那個度假村,否則一切后果將由西南電網負責。

    如果說是對于其他的單位的話,程真立可能就要利用一下手中的供電權利,在這方面卡一卡他們,但是對雙龍集團程真立可沒有這個膽量,他也非常清楚雙龍集團的背景,絕不是他程真立能夠惹得起的。

    考慮了半天,程真立又一次派人找到了龍山縣委縣『政府』,他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向當地『政府』施壓,由他們去和雙龍集團交涉,讓鐵路改到。

    ()( 天眼人生 http://www.ugwsct.live/1_1349/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