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煞星 > 第十章 煞星本色(下)
    “韓書記,您……不是開玩笑吧?”說話的人有聲音打著哆嗦,身體也在顫抖,但仍然強自鎮定,韓星一看,熟人,鎮海區的常務副區長,當初和他一起參加過候選人的初選。

    這句話說出來,后面有很多人覺得有點好笑,可是笑不出來。說真的,他們也覺得有開玩笑的可能,一次“雙規”八十個人,全是處級副處級的干部,見所未見,聞所未聞,自從紀委這級組織成立到現在,這恐怕是破天荒的頭一遭?墒,要說這是開玩笑,那也有點天方夜譚,誰見過有紀委書記在主席臺上拿這種事情開玩笑?這可是組織原則。再說了,原先不明所以的人一看今天這個會議的陣勢也就明白了,紀委,檢察院,法院,還有武警支隊的戰士,具體到部門,監察,反貪,批捕,起訴,立案庭,刑庭,一條龍,齊全著呢,從這個院門一出去,就可以直接開庭判決了。

    “雙規”意味著什么,沒有比在座的這些人更明白了,這不但意味著政治生命的終結,也極有可能意味著這些曾經呼風喚雨的一方人物即將面臨牢獄之災,將高高在上的人上人變成毫無自由的階下囚。經過“雙規”的干部,最后還能翻身的,也不是沒有,但那是萬中無一。大家都在海洲工作,在前面的四十個人里面,不乏海洲的知名人士,教育局長,建設局長,財政局長,海洋與漁業局局長……數不清的副職,這里面,甚至還有個別區的紀委書記,剛才來的時候還談笑風生,現在就變成了階下囚了,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韓星沒有理睬原來的常務副區長的話,而是直接命命:“請武警支隊的戰士們把人帶到房間里去!

    武警戰士們井然有序,第五排負責第一排,第六排負責第二排,號數對應,人員一對一人,把人在傾刻間就帶走了。韓星、魏昊、馮倩倩、馬如龍早上來得比其他人都早,干的就是這個事情,把武警戰士們交待得清清楚楚,每一名武警手上都有他們負責的房間的鑰匙。

    “下面,請后面的同志坐到前排來,我們繼續開會!表n星平靜地說。

    從來沒有一個會議的主持者說話像今天這么管用。機關開會,不可能每次人數和座位都一個不差,會務工作者為保證每個人都有位置,在很多情況下都要選擇大一點的會議室,這樣就會空出一部分坐位。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總之,幾乎沒有人愿意坐到前排,如果不是事先指定,先到會場的總是喜歡找個不被人注意的角度一坐,散會以后拍屁股走人。這就給會議主持人帶來了麻煩,前面的位置都空著,影響講話領導的情緒啊,所以,會議主持人開會前就要要求大家到前排坐,遇到個別沒什么辦法威信又不高的,說了幾遍都沒人理。有個別比較有辦法的,就會要求后幾排的集體起立到前排來。

    今天韓星說話不同,他就是很平靜地說了一句,會場二十排四百人,走了一百六,現在還兩百四,大家幾乎全都站起來往前走,很自覺地找盡可能靠前的座位坐下。

    馮倩倩坐在中門門口簽到,中間靠后一點,現在,已經最后一排了,馬如龍沒結婚,似乎對這個小妮子很有意思,有事沒事老喜歡往她身邊湊,現在又坐在她身邊了。見這場面,馮倩倩小聲說了一句:“咱們韓書記可真猛,一下子就雙規了八十!

    馬如龍有點見不得倩倩夸別的男人,盡管被夸的是人家自己的叔叔,跟上就來一句:“這有什么呀,咱們十三室辦案,哪次不是處理上百,好幾百的都有,這才八十個人嘛,小ks!

    馮倩倩對馬如龍詆毀自己的偶像很不滿,白了馬如龍一眼,沒好氣地說:“你們辦的那是窩案吧,你見過八十個案子一起辦嗎?”

    馬如龍頓時沒了脾氣,訕訕地笑了笑:“呵呵,那是!

    不過,馬如龍說了一句實話,十三室辦案,基本上都是那些牽扯面極廣的案子,受賄的說出行賄的,行賄的又咬出受賄的,最后很輕松就能咬出上百人出來。關個百兒八十口人,在韓星的眼里的確不算是什么,他是吃慣了滿漢全席的人,今天的這場,基本上也就相當于山西人的八碟八碗,組織這樣的案子,他有的是經驗。

    “同志們!”韓星講話了,會場鴉雀無聲,靜得連一根針掉到地下都能聽見。

    “根據市委許書記‘查處一批、警示一批、教育一批、挽救一批,在短時間內,讓海洲市的干部作風有一個明顯轉變’的指示精神,市紀委按照‘服務市委中心工作,服務海洲經濟發展’的指導思想,組織開展了這次反腐倡廉大行動,主要目的是,徹底掃清海洲市干部隊伍中貪贓枉法、以權謀私等違法亂紀現象,把所有**分子清除出海洲的干部隊伍,給老百姓一個明白,還干部一個清白。我個人以為,這次行動,不僅僅是查處、警示、教育和挽救干部,同時也是在保護干部、幫助干部,幫助干部提高、進步。在這里,我給大家一個承諾,在我韓星任職期間,我們紀委要在市委的領導下,為海洲樹立這樣一個品牌:海洲無**,海洲無貪官。我們要讓全省全國都知道,凡是海洲的干部,個個都是干凈的;凡是從海洲提拔出去的干部,在廉潔自律方面都是不需要考察的。用經濟行業的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海洲的干部,免檢!”

    熱烈的掌聲,持久不息。

    在會場的都是紀檢或與紀檢有關的干部,紀檢干部也是人,也有正義感,也有責任心,只是,長期以來的庸俗官場文化,磨掉了他們與生俱來的正義的光芒。社會,不知道是進步了還是倒退了,慷慨激昂、大義凜然的話會議上電視上大家都在說,可說了就說了,聽的人,包括說的人都知道,那叫場面話。如果誰在私下里極為真誠地表露,我要做個清正廉潔的好干部,我要做個為民請命的好官,不了解的人會以為這個人真驕情,說假話張口就來,騙人騙得連自己都信了;了解他的人會以為這個要么是幼稚,要么是不開竅,要么就是想貪貪不到,這樣的人,當干部也不會成功,也不會有前途。

    當正義與邪惡混亂,當高潔與庸俗顛倒,當反常與正常倒置,當公務員淪為**分子的同義詞,這是何等的悲哀?這又是誰的悲哀?

    今天,韓星站在臺上,他也許并不是十分的慷慨激昂,但是,大家相信他的話,甚至說,大家寧愿相信他的話。

    官場如戰場,也如市場,當競爭失去規則,當不正當競爭成為主流、坑蒙拐騙成為手段,騙人者成為能人、被騙都成為傻蛋,那么,每一個市場主體,都要為誠信支付成本,利益受損的,是大多數。

    韓星的話,為人們描繪了一片晴朗的天,一副潔浄的藍圖,這是人們,包括絕大多數的公務員夢寐以求的,在庸俗的官場潛規則里,大家活得都很累,人們厭倦了。

    海洲無**,海洲無貪官!也許,換一個場合,換一個人說這樣的話,憤世癡俗者會對他嗤之以鼻,麻木不仁者會對他無動于衷,可是,人們今天相信他,因為,他已經用他超越常規的行動為自己的承諾做了一個有力證明。

    還有一些見慣風雨的善良的人們在為他擔心,鋼至堅則易折,玉至硬則易碎。韓星,這位年輕的紀委書記,抱著最理想化的信念,一頭扎進了污穢的泥潭,他想用激情的烈火把這里的污穢燒個干干凈凈,可是,他能成功嗎?他究竟能走多遠?等待他的將是什么?

    ()( 煞星 http://www.ugwsct.live/1_134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