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煞星 > 第二十章 禮下于人(上)
    茶杯碎了,韓星面色略顯尷尬,不小心把人家器物給損壞了總不是件不開心的事,而且,枊老先生的這套紫砂茶具看起來古色古香,極其精致,應當價值不菲。韓星正要表示一下歉意,可是,那邊的枊東生卻是神色陡變,如同屁股下面忽然生了一叢荊刺一般,騰地從榻上滑下站到榻邊:“你,你怎么就能把它給摔了呢?這,這可如何是好?”老頭兒一著急,開始在客廳里亂轉悠,口中連稱:“這可如何是好?”

    這下輪到韓星坐不住了,他的第一個想法是,難道自己冒犯了他的什么忌諱?他想到一直在奉茶的枊雅智還站在旁邊,連忙把征詢的目光投向了她。

    枊雅智的臉上還掛著笑,這讓韓星心里寬松了不少,既然能笑,問題應該不會很大。枊雅智顯也也明白了韓星的意思,笑吟吟地回答說:“韓先生,您這次可真闖了禍了,我爸這套茶具藏了好幾十年了,在他眼里,這茶具怕是比我還要珍貴,尋常人是看一眼都不行的,更別說拿出來待客了。今早他特意交待我把它拿出來招待您,沒想倒您卻不小心把它給砸了。我爸向來小氣,你弄壞了他的寶貝,他不心疼才怪呢!闭f完,枊雅智臉上的笑紋更深了,知父莫若女,看來,對乃父的表現,她已經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了,只等著韓星怎么交待了。

    聽枊雅智這么一說,韓星也就釋然了,既然只是東西損壞了,沒涉及到其它的什么事,那就好辦了。這枊老先生如此表現,看來多半倒是因為性格率真,不知道給人面子,這在高級知識分子中并不罕見。想到這里,韓星滿臉陪笑:“枊老,實在是對不住,我知道您這東西珍貴,您看這樣可好,不管是多么稀罕的物件,改日我一定認真尋訪,千方百計找一只一模一樣的給您配上如何?”

    “找只一模一樣的給我配上?你說得倒是輕巧。我這套紫砂是三十年前國內碩僅存的紫砂工藝泰斗莫大有老先生的遺作,而且是專門為我設計定做的,你看,你看看,這每一個杯子的底下,都刻著一個枊字。既然你說能配上,那這么辦,明兒你把莫大有先生給我治活了,讓他再按照原來的模樣給我做一個!崩项^兒吹胡子瞪眼,拿起一個茶杯翻了過來,果然,下面刻著一個小篆的“枊”字。

    這么一來,韓星可又沒折了。人家說的對,這是名家量身定制的精品,到哪兒去給他弄個一模一樣的?

    “還有一樣!睎嫋|生顯然還沒有走出他的思維定勢,看樣子,他還真的在考慮韓星把莫大有給治活以后重新做壺的可能性:“就算是莫老先生能夠活過來,而且愿意給我重新做,他也做不出同樣的壺。莫老先生生前說過,十年能寫出一本《紅樓夢》卻未必能做出一套好紫砂,就算能做成也是可遇不可求的事。這做紫砂的學問可大了,不但有做工、火候這么多人力可以決定的事情,而且還和當年的氣溫、雨水、濕度以及砂料的質地、砂窯的年份、完好度,匠人本身的創作狀態、靈感這些可遇不可求的事情有關。你看過《紅樓夢》吧,那里面提到寶釵吃的那個冷香丸的做法,做出一副好紫砂,也是這么個理,而且有過之無不及。有的藝人,雖然才華驚艷冠絕,但沒趕上好時候好運氣,他一輩子就是做不出一套好紫砂來!边@一說到紫砂,老家伙就開始滔滔不絕,長篇大論地把韓星說了個云里霧里。

    “那也難說。興許莫老先生再有機會的話能夠遇到比以前更好的運氣、年景、砂窯也未可知!表n星揣著明白裝糊涂,跟老頭兒侃起了空對空。

    不過,明白人還是有,韓星說這話的時候,明顯感覺到枊雅智頗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那是在譏笑的他在打馬虎眼糊弄老頭子。對枊雅智的態度,韓星只有報以無奈一笑。不過,韓星有一種感覺,認識枊雅智以后,雙方一直是彬彬有禮地相處,生分的很,經過這一次事故,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倒是拉近了許多。

    “不可能,不可能!”枊東生顯然已經進入了狀態:“當時老莫在送我這套茶具的時候就說,他這一生從沒有做過如此滿意的作品,所有的機緣都被他碰上了,那可是真的千年一遇。老莫還說,能做出這一窯的東西,他這一生就死亦瞑目了。再說了,一副好的茶具,不但要出品的時候好,還要遇到有緣人用才行,比如我這副茶具,從拿到的那一天開始,我就天天用上好的鐵觀音養著,三十年如一日,從未間斷。來,你聞聞!”東東生把茶壺蓋揭開,把里面的茶葉倒了出來,又用熱水沖洗了一遍,這才把茶壺遞向韓星,手上卻是握得緊緊的,生怕韓星把壺給拿過來再砸了。

    韓星把鼻子湊過去一聞,果然,雖然茶壺里空無一物,并且用熱水認真地洗過,但一股濃濃的茶香還是撲鼻而來,聞著讓人為之一醉。

    “是吧,就我這壺,別說是泡茶,就是倒一壺清水進去,倒出來也是一杯極品好茶。你說,就算是你給我弄來當年莫大先生做的一模一樣的茶具來,如果養的人不得法,那也是糟踐了,再想養成我現在的這個樣子,那比養一把新壺又難得多了!笨礀嬂舷壬F在的表情,簡直就跟失去了親人差不多,看來,要重表弄出一個一樣的茶杯,?那是萬萬不能了。

    “可茶壺并沒有壞!”韓星倒不是存心抬扛,按枊東生的說話,這需要養的,關鍵是個壺,茶杯就無所謂了。

    “這是什么話?”對韓星的外行話,枊東生大為不滿:“這一個茶壺配四個杯子,好比這一個人有軀干四肢,如果沒了一只胳脖或者是一條腿,縱然大腦如何靈光、五臟如何健康,那也不算是一個健全的人了,你說對不對!

    “那倒是!表n星無語了,他終于明白了一個道理,今天他犯下的錯誤,非但是不可饒恕,而且也無法補救,那就是萬死也難辭其咎了。

    “爸,要按我說,這世上有價值的東西,倒是往往都是有一些殘缺的,又哪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再說了,人家韓先生還是您的客人呢,客人吃飯喝茶打破了個杯子碗什么的,做主人的都是說碎碎平安,哪有您這么不依不饒的,您這樣未免太小氣了些!

    “是啊,所謂抱殘守缺,倒也暗含破立之道,罷了罷了!”枊東生一聲長嘆,顯然沒有把什么主人客人之類的話放在心上,倒是對女兒關于殘缺的觀念十分在意。韓星倒是對枊雅智有些刮目相看,這女子不說話則已,一開口就能說到枊老先生的心坎上,縱然有父女之間的默契,可她這份審時度勢、把握時機、投其所好的能力卻不是一句簡簡單單的知父莫若女就能完全說過去的。和枊東生這樣性格怪僻的人相處,些人縱然韓夕相伴、窮其一生,也未必能夠說出哪怕一句中他意的話來。

    “韓部長,今天是老朽失禮了,還請您海涵。其實雅智她說的對,什么三只四只的,縱然有四只杯子,我這一生,又怎么能找到三個人與我一起品茗?這四只杯子原本倒是浪費了!睎嫋|生的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在一念之間就轉而向韓星道歉,語氣誠懇之至,這倒讓韓星一時有些無所適從,只好說:“是我不小心損壞了枊老的心愛之物,老先生不怪罪已經讓我汗顏,再說這樣的話我可就真的無地自容了!

    “此事再也休提!”枊東生哈哈一笑:“這次我請你過來,一來是聽說了一些你的所作所為,覺得年輕人有此品行,實屬難道,心里仰慕的緊,特邀您來寒舍一敘,二來也有一些疑惑想請救一二!

    “枊老有什么事只管吩咐,不必客氣!表n星口上說得干脆,但話并沒有說滿,來之前他已經感覺到枊東生請他過來可能是和一件事情有關,但韓星也有自己的原則,如果是不能說的事,那他是萬萬不會開口的。

    “按我和小女的治療計劃,本來令妹應該可以在三月之內醒轉的,沒想到進程居然如此之快。我聽小女說,令妹在醒轉之前,曾經服用過一些輔助治療的營養液,不知是否屬實?”枊東生終于開口了。

    ()( 煞星 http://www.ugwsct.live/1_134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