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步步登高 > 第422章 2還真是夠意外2的
    第422章還真是夠意外的

    望著主席臺上的于梅,張楓滿臉的苦笑,實在說不出心里是個什么滋味兒。

    果然是一個驚喜,做夢也不會想到,接替袁紅兵擔任榆關市新任市長的,會是于梅,這個彎轉得有些大,張楓原以為她已經做好了回京的準備了,即便是眼下不走,過幾個月也肯定得回京,畢竟已經有身孕了,在北原的話,估摸著北京那邊的兩家人都不放心,卻不料她會跑到榆關市來當市長。

    已經到了這一步,說什么都跟不上了,而且對于他來說,也未嘗不是好事情,兩人盡管還不能朝夕相對,但隔三差五的相聚倒是不成問題了,至于生孩子,時間還早著呢,想必于家的兩位老人也把張楓的因素考慮進去了,否則的話,僅憑于梅的能量,還拿不下市長這個位置。

    省委組織部的部長孫延親自送于梅來榆關市上任,其重視程度不言而喻,張楓從頭至尾都沒怎么聽所謂的領導講話,滿心思里面全是于梅的影子,目光不時在主席臺上瞄上一眼,也不知道心里究竟激動個什么勁兒,反倒是于梅始終鎮定自若,只是跟張楓對視了一次,然后就不再看他,仿佛會場里沒有張楓似的。

    頻頻看向于梅的大有人在,所以張楓的樣子并不引人矚目,便是坐在他身邊的縣委書記何基也不例外,同樣不住的打量著這位看上去年輕美麗得過分的市長,良久才側過頭低聲對張楓道:“咱們這位新市長可不簡單啊,以后恐怕得小心侍候咯。”

    張楓“哦”了一聲,反問道:“何以見得?似乎看不出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啊?除了有些年輕之外。”

    兩人從縣里出發到現在,加起來也沒說過幾句話,不過一開口,倒顯得有幾分默契似的,語氣之間也沒有那種生疏的味道,就像已經合作了多年的老搭檔一樣,輕松而又隨意,哪怕是這種明顯帶著忌諱味道的話題,也聊得毫無顧忌,不像是在會場,倒像是倆人在辦公室似地。

    何基低聲笑道:“是啊,光是年輕這一樣就足夠嚇人的了,你見過幾個三十出頭的正廳?”

    張楓聞言一怔,他是知道于梅底細的,所以從來沒有想過以于梅如今的年齡踏上正廳的臺階有什么異常之處,之前因為是在發改委當主任,普通人接觸的機會幾乎沒有,而能接觸到的人,大多也都知道一些底細,所以并不如何引人矚目,但放到榆關市來當市長,引起別人的關注就很正常了。

    暗自晃了晃腦袋,張楓有些后知后覺的說道:“莫說是正廳,正處也不多啊,先前倒是忽略了”他聯想到了自己以及抵達榆關市之后的種種怪異之處,他比于梅還小了四歲,目前已經是正處了,發展順利的話,估摸著到了于梅的年齡,混個副廳應該是沒多大的難處,同樣是很讓人目瞪口呆的特例。

    想必這次來榆關市工作,已經在身上打上了某些特殊的烙印,對于不摸底細的人來說,輕易不會有人來招惹自己的,或許,這也是于梅讓他來榆關市的目的之一吧,畢竟自己的背景實在是有些擺不上臺面,有了這次機會,以后的發展卻是會變得非常的順利,即便是于梅在背后推動,也會少許多阻力。

    若是趁著這次機會把楊家的心愿也完成了,自己等于同時得到了于楊兩家的豐厚資源,踏入了一個自己根本不曾想過的圈子里面,與眼下所付出的代價相比,收益已經大到無法想象的地步了,如此看來,于梅在這件事上卻是用了極大的心思,或許,其中還有于博文的影子。

    不過是轉眼的工夫,張楓的心思里面已經轉過了無數的念頭,尤其是于梅的安排,讓他感念頗深,心里更是拿定了主意,絕對不能浪費這次機會,與于梅聯手,在榆關市創下一番基業,作為自己以后發展的根基,對于榆關市的未來,他也比任何人都還要有信心,未來最大的能源基地之一啊。

    這樣一塊寶地,又有先知先覺的先機,若是還經營不好的話,不如找塊豆腐去撞死算了,前世的記憶當中,榆關市的能源地位確立,距離現在還有十幾年的時間,而天然氣石油煤炭等能源的儲量也是這十幾年的時間當中陸續探明的,也就是說,他和于梅的時間還非常的充裕,完全可以非常有序的進行發展。

    何基唇角露出一絲笑容,在張楓的身上瞄了一眼,他并沒有察覺到張楓此時頗不平靜的心理,而是有意無意的流露出對張楓同樣好奇的心思來,莫說主席臺上的新任美女市長了,身邊的這位新任縣長,何嘗又不是充滿了神秘?二十七八歲的實職正處,還是省委組織部直接任命的,想不引人矚目都難。

    張楓到灌縣上任的這幾天,并沒有任何鬼祟隱瞞之處,言談舉止說話辦事也不曾有什么過分的地方,何基雖然沒有故意去為難試探,但觀察留意卻是少不了的,他在縣里根深蒂固,到處都有自己的耳目,縣委招待所里面就更不用說了,不用他特意吩咐,張楓的一言一行就自動傳到了他的耳朵里面。

    因此,何基差不多已經確定,張楓就是那種下來鍍金的公子哥兒,除了撈政績之外,順便解決前段時間袁紅兵事件的手尾,那時候沒有處理的問題,原來卻是要留給張楓來做,這里面究竟有什么說頭,他暫時還看不明白,說實話,對于袁紅兵的那件事,何基直到現在還有很多地方都看不明白,蓋因不知道底細。

    袁紅兵死在灌縣,雖然事后鬧得天翻地覆,但真正了解袁紅兵底細的人還是極少數,像何基與劉韜這個層次的人,撐死也就知道袁紅兵的市長身份,也就是簡歷上的那一套,別的卻是不可能接觸得到的,知道的人也不可能告訴他們,否則的話,他們這些棋子可就不那么好控制了。

    所以,雖然心里已經開始對張楓暗自防范,卻也沒有太放在心上,畢竟在他眼里,張楓還是有些太年輕了,能走到現今的位置,依靠的多半是身后的背景,并非能力如何出眾,何況,張楓的簡歷就明擺在那里,一目了然,以何基的處事閱歷,自不可能把張楓放在同等的地位上面,心里有所輕視是很自然的事情。

    干部大會之后,市委市政府在市委招待所舉行了盛大的宴會,張楓與何基都跟著參加了,不過兩人并未湊到前面去敬酒,既沒有跟市委書記和新市長敬酒,也沒有去老市長陳漢祥那邊,倆人反而挑了一個較為偏僻的角落坐下,低聲交流了起來,實際上,除了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大多數人跟他們倆的選擇差不多。

    新市長擺明了擁有雄厚的背景和靠山,不是誰都能招惹的,而市委書記白忠武的情形,全榆關市的人都差不多心里有數了,即便是不清楚的,也都從其他人的表現里面看出來個七七八八,自不會在這個時候還往上湊,出于謹慎小心,看看再說的心理,大家都下意識的避免露臉,結果就顯得有些冷清了。

    張楓有些好笑的低聲說道:“都謹慎的有些過了頭了,擱在平常,怕是誰都巴不得在領導面前多露臉呢,今天倒好,大好機會,竟然人人回避,這榆關市啊,跟其他地方還真是有些不同。”他其實心里明白的跟鏡子似的,并非沒有人去敬酒,只不過不少人都是看了陳漢祥的眼色才動作的。

    從踏入宴會大廳開始,張楓就暗中在留意陳漢祥了,若非早已心里有數,他也不會看出這點兒異常,雖然還在跟何基低聲閑聊,心里卻已經在暗暗冷笑了,與自己的推斷進行印證之后,覺得陳漢祥果然有些詭異,他已經開始在心底暗自琢磨,該如何不知不覺的拔掉這顆釘子了。

    何基聞言笑道:“要不,你代表咱們縣,去敬于市長一杯酒?”

    張楓卻是呵呵一笑,道:“要說代表縣里,自然還是何書記了,要去的話,咱們不妨一起過去。”他已經想到了,自己跟于梅認識這件事根本不可能瞞過人,稍微留心的人都能查到他跟于梅表面上的師生關系,何況倆人還合作過幾篇影響頗大的論文,如今于梅擔任了市長,那些東西自會有人挖掘。

    所以,與其以后被人拿出來說事,倒不如現在就挑明了更好,跟何基一起去敬酒,倒是一個好機會。

    何基只是稍微遲疑了一下便道:“好啊,咱倆一起過去吧,”說著話,目光卻是下意識的朝老市長陳漢祥的位置偷偷的瞥了一眼,動作非常的隱晦,但同樣沒有瞞過張楓的觀察,對此,張楓心里也是暗自感慨不已,沒有想到,陳漢祥在榆關市的影響力,居然已經達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

    ()( 步步登高 http://www.ugwsct.live/1_133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