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步步登高 > 第420章尋找突破4章口
    第420章尋找突破口

    www。⑧00xiaoshuo。com

    如果手里有合適的人選,張楓是不會使用李明杰的,這樣做無疑給了某些人一個非常明顯的信號,就是他來灌縣任職,跟袁紅兵的事情有關,而且他也是楊家的人,這個信號的釋放,可以說是有利有弊,張楓也是做過一番權衡之后才下定決心的,目的,自然是要借重陳漢祥的虎皮了。

    但是,在從省城動身之前,于梅是不同意張楓釋放這種信息的,雖然將張楓弄到榆關工作出于她的一部分私心,可于梅卻不愿意張楓成為楊家人的魚餌,對于楊家人的一些心思,于梅當然是洞若觀火,而且因為她出身于家的緣故,更知道一些外人不了解的內幕,因此,在把張楓弄到榆關市工作這件事上,她曾經有過猶豫,既想趁機把握住這次難得的機會,卻又不愿意讓張楓承擔任何風險。

    這也是她千方百計的給張楓弄倆保鏢的緣故,其實,張楓的底細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多,單從個人素質上來說,遭遇危險的可能性極低,所以,張楓堅決不要保鏢跟著,她也就沒有勉強,不過該做的防備還是一點兒也沒有少,只不過張楓并不了解,至于張楓忽然之間改變主意,動用李明杰,于梅就不清楚了。

    張楓出于自己前世的記憶還有自身的直覺,做出這樣的改變,雖然看上去有些莽撞,但卻很容易打開局面,使得很多事情在短時間內就表露出來,而且,不少墻頭草都不得不做出選擇,站隊問題一下子就擺在了面前,同樣給陳漢祥之類的人出了一個大難題。

    當然了,這些情形都是張楓自己在心里推演出來的,究竟會不會朝這個方向發展,他雖然心里有幾分把握,但終究能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思來,這會兒卻是誰也說不清的,他也不可能事事都跟于梅商量,獨自出來了,就得有幾分擔當不是,而且于梅考慮問題以及處理事情的方式,并不一定就跟他相符。

    李明杰的猶豫并未持續的太久,又是在張楓的辦公室里面,他也不可能一直沉默下去,心里權衡了一番之后方才說道:“灌縣的治安狀況相對于擁有較為復雜的流動群體來說,應該算是比較好的了,控制的程度也都還能接受,同等條件下,周邊的其他縣市其實都無法與灌縣相比。”

    張楓聞言微微一怔,李明杰的大案果然出乎他的預料,略一轉念便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但心情卻更加的沉郁起來,既然李明杰能這么說,那是不是暴漏出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袁紅兵的事情,實際上就是人家設計好的圈套?這也太聳人聽聞了一些,張楓的目光一下子就罩住了李明杰。

    沉默了有半分鐘的樣子,張楓才淡淡的說道:“你知不知道這句話意味著什么?”

    李明杰打算這么說的時候,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但依然被短暫的沉默給壓迫得額頭上沁出了一層油汗,他沒有想到張楓居然能給他這么大的壓力,此時聽到張楓的反問,他心里才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氣,仿佛搬掉了胸口上的一塊大石頭似的:“事實上確實如此,縣公安局對于縣里的治安有著很強的掌控力。”

    張楓暗自吁了口氣,沒有再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糾纏,李明杰能模棱兩可的給出這樣的答復已經非常不錯了,在沒有更進一步的了解之前,他也算是冒了極大的危險,下了重注的,至于自己如何去理解這條信息,又如何來利用這個,就不是李明杰能知道的了,而張楓自己,也需要認真的權衡一番再說。

    李明杰回到灌縣工作已經好多年了,對于縣里的情況不敢說了若指掌吧,卻也如同手上觀紋,而且他所在的單位是縣公安局,這是一個非常特殊的部門,能夠接觸到許多平時不被人注意到的地方,雖然他在公安局里面不咋地管事,可職位級別擺在那里,手里肯定也有一些得用的人,所以,拿出手的東西還不少。

    聽了李明杰將近一個多小時的匯報,張楓對灌縣的了解又上了一臺階,得知了很多不曾注意到的東西,也是胡早秋沒辦法接觸到的信息,比如縣公安局的局長孫銘實際上是前任縣長劉韜的心腹大將,治安大隊的大隊長葉靈是縣委書記何基的小舅子,公安局的另一位重要領導,兼任刑警隊長的副局長彭岑,跟市里的某位領導有特殊的關系,灌縣地下勢力的教父居然是一名女子,而且傳說中與何基有著不清不楚的曖昧。

    這些話聽起來沒頭沒尾的,仿佛也沒有什么頭緒,但跟張楓印象中的一些東西略一對照可就觸目驚心了,況且在一開始的時候,李明杰便已經明說,灌縣的治安狀況雖然看似比較差,但實際上卻是在掌控之中的,這就非常的耐人尋味了,張楓在臨結束的時候才忽然開口道:“拿誰當出頭鳥最合適?”

    張楓的話讓李明杰一陣愕然,雖然已經做出了投靠的姿態,但這么直接的問話,還是遠遠超出了李明杰的想象,錯非他也是從獵鷹部隊出來的,否則的話,怕是要被張楓的談話方式弄成神經病了:“出頭鳥?”琢磨了片刻,李明杰還是從自己的猜想當中給出了一個看似合理的目標:“喬珊吧。”

    喬珊就是灌縣所謂的地下勢力教父,這個名字其實只存在與某些圈子里面,在灌縣差不多就是個禁忌,一般人都是用“珊姐”稱呼的,敢直接叫喬珊名號的,哪怕是背后,在灌縣也沒有多少,當然了,絕大多數人是不知道喬珊這一號人物的,知道的又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對喬珊極為忌諱。

    明面上,喬珊在灌縣開了一家酒店,名字很俗氣,就叫皇家假日,這是她名下的產業,另外,在夾峪溝礦區,喬珊擁有的煤窯是最多最大的幾處,礦上的工人也都是最多的,整個灌縣的私窯,幾乎有十分之一都有喬珊的份子,這是李明杰給出的大致數據,詳細情況估計除了喬珊自己,沒有任何人搞得清楚。

    張楓卻是未知可否,他這句話也就是隨口一問,也難怪李明杰會想歪,其實他的意思是想找一個合適的突破口,而李明杰卻是把心思全放在袁紅兵的案子上了,從頭至尾,他的心思其實都是放在袁紅兵的身上,或許是楊家給他的心理壓力太大的緣故,患得患失之下,面對張楓時難免心態失衡。

    在李明杰眼里,張楓現在無異于就是楊家的代言人,因此,只要是從有利于楊家的角度考慮問題,自然就能得到張楓的看重,他卻不知道,實際上,張楓與楊家卻毛都不沾,若非袁紅兵死的時間太過巧合,兩人就是不折不扣的仇人了,還是那種沒辦法開解的死仇,老婆都被搶走了。

    之所以提出喬珊,李明杰自然也是出于這方面的考慮,喬珊這個人表面上似乎跟灌縣各方的勢力都相安無事,各種門路也都照顧的精到,包括李明杰實際上都被暗中關照到了,若非是今天面對張楓,又關系到李明杰今后的前途,甚至可以說是他命運的轉折點,李明杰還是不可能提出喬珊的。

    張楓自然明白李明杰的心理,袁紅兵在夾峪溝礦區出事兒,要說沒有喬珊在其中參與,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張楓之前其實并不知道喬珊這么個人,但楊家把夾峪溝幾乎翻了一遍,徹底做了一次大清理,但依舊只處理幾個直接兇手,其他的人一個也沒有碰,這里面的講究可就多了。

    李明杰差不多算是當事人之一了,楊家把灌縣翻了個底朝天,最終卻來了個虎頭蛇尾,其中要說沒有什么蹊蹺之處,他壓根兒就不相信,對于楊家的底細,李明杰的敬畏要遠在張楓之上,這也跟兩人在部隊時候的情形有著很大的關系,因此,李明杰想當然的就認為張楓來灌縣,肯定就是因為袁紅兵。

    所以,幾乎沒有太多的猶豫和選擇,甚至都來不及仔細揣摩張楓說話時的語氣,他便把喬珊給拋了出來,在他心里,幾乎百分之百的認定,楊家人十有七八都知道喬珊這個角色,至于上次為什么沒有大動干戈,他暫時想不通也沒有去深想,此時提出來,既是一種選擇和姿態,也是自己的態度。

    張楓只是微微點了點頭,道:“你方才說的東西,交給胡主任。”

    李明杰雖然平時表現的庸庸碌碌,但并非真的庸碌,反而非常的有心計,這些年在縣局,手里掌握了很多不為人知的東西,跟張楓匯報的時候,自然全吐露了出來,他這也是重注了,換個其他人,與張楓第一次見面,哪怕已經確定了來路,也不會投靠的這么徹底。

    讓他把東西交給胡早秋,自然有張楓自己的一些考量,不過對于李明杰來說,可就是個不大不小的考驗了,如何去理解,還得動一番心思,張楓雖然已經起心要用李明杰,但該有的敲打卻必不可少,否則的話,夾峪溝的事件,未必不可能再次發生。

    張楓始終認為,若是李明杰盡心盡力的話,袁紅兵的結局可能會完全不同——

    新年啦,狐貍在這里祝大家新春快樂萬事如意出門見喜最好的幸福,是把一個人記住,最好的快樂,是有一個人在乎,最好的辛苦,是讓人承認你的付出,最深的情誼,就是為大家祝福狐貍祝大家新年快樂

    ()( 步步登高 http://www.ugwsct.live/1_1337/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