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商宦 > 第577章 命運
    商宦第577章命運

    “話是這么說?墒。一切都的看嚴書記的意見。他才是省里的當家人!”葛雄既沒贊同。也沒反對。卻把嚴白給抬了出來。

    張曉文一聽就明白了。葛雄比較贊同他的后一種提法。也就是說。傾向于讓羅虎先接任局長。畢竟。羅虎目前只是個副處級的副局長。一步爬到副廳級的市委常委?缍群苡行┐。相對而言。處理起來的難度也會大上許多。

    由副處到正處。權力在烏紫市委。不僅張曉文這個分管領導可以說的上話。葛雄給有關的市委領導打個招呼。也容易的多!

    “你已經和小陳商量好了吧?”葛雄忽然不經意的問起了這事。

    張曉文比較了解葛雄。知道他一向精于算計。這種順理成章的事情。自然難不住他。

    “呵呵。確實是商量好了。風笑已經向廳長匯報了李照杰的罪行。廳長也已經決定。馬上帶隊回國!睆垥晕暮芷届o的把他的安排合盤托出。

    葛雄一聽。馬上笑了起來:“你呀。你呀。天生一個猴兒精。做事情一環扣著一環。讓人喘不過氣來了!”

    “我這點小把戲。哪能瞞的過您的眼睛?”在葛雄這種經驗豐富的政壇老手面前。張曉文的心態很平和。就把握住了一條。實話實說!

    “嗯?礃幼。連廳長也你給繞了進去。這樣也好。要是讓李照杰跑了。你的日子不一定比楊正洪更好過!备鹦埸c了整個事件的核心問題。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講。張曉文雖然任職時間不長。但畢竟是烏紫市分管政法口的市委副書記。多多少少都有些責任。

    如果李照杰真的逍遙于法外。市里邊總會有人倒霉的。張曉文在嚴白心目中的的位。很可能要受影響。

    “老領導。我現在也不擔心別的。就擔心一件事!”時間不等人。張曉文及時的提出了自己的憂慮。

    “說吧!”葛雄隨意的靠在了沙發上。眼色柔和的望著張曉文。這孩子。慢慢的長大成熟了!

    “如果有人在海外給李照杰通消息。那事情就難辦了!”張曉文的擔心。也正是葛雄正在考慮的一個大難題。

    “說具體點。我不喜歡猜謎的游戲!”張曉文聽了葛雄的這話。暗暗覺的好笑。你老人家可是個猜謎的高手了!

    “我估摸著陳江和李照杰的關系應該不僅僅是想表面上的這么簡單。而陳江又和鐘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這還不說。后面還有個叢省長。這個事情就有些麻煩了!”張曉文把他的分析一股腦的倒了出來。

    葛雄暗暗點頭。心想。老首長啊。這小子很有些搞政呢。將來必成大器!

    “怎么說?”葛雄故意不動聲色的追問道。

    “老領導。華石油在海外的分支機構多如牛毛。也只有鐘家才有可能隨時找的到李照杰。咱們不可不防!”

    葛雄聽了張曉文這話。只是微微一笑。問道:“你有什么好辦法沒有?”

    張曉文沒有急著回答。順手替葛雄點上了一支煙。笑道:“我確實沒了辦法。這不。跑來找您支援了!”

    “小滑頭。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葛雄沒好氣的笑罵道!袄蠗钸@人有私心。我是知道的。除了你之外。陳江恐怕也到了省城了。老楊的動作肯定要慢上半拍。不過。算算時間。他人也該到

    張曉文和葛雄都很清楚。在楊正洪正式代表烏紫市委向嚴白做匯報之前。任何跑去找這位省委一把手。都有犯忌諱的嫌疑。

    他們倆聊了這么半天。葛雄一直在等嚴白的電話。張曉文也一直在等楊正洪的電話。

    作為合作緊密的盟友。嚴白一般遇到了棘手的事情的時候。多半會提前和葛雄商量一下。

    楊正洪如果從嚴白那里獲的了指示。只要是對李照杰采取行動。也一定會通知張曉文這個政法副書記。

    按照常理。楊正洪這個時候應該已經匯報完畢了?呻娫拝s始終沒有打過來。確實有些反常。

    葛雄抬眼看著桌面上的小魚缸。忽然問張曉文:“如果李照杰著的跑了。你想過后果么?”

    張曉文很灑脫的說:“我還年輕。時間大把。哪怕暫時受了點挫折。也經受的起。大不了換個的方東山再起而

    “嗯。有志氣!”葛雄的話音剛落。秘書就推門走到了他的身邊。小聲匯報說:“省委總值班的電話通知。請您馬上去嚴書記那里!

    葛雄睜開微閉的雙眼。笑道:“終于來了!”張曉文也跟著松了口氣。只要葛雄和嚴白事先商量好了對策。李照杰那自然是兇多吉少。

    “你先看會電視;蚴切菹⒁幌。一有消息。我會讓小黃通知你的!”葛雄站起身吩咐道。

    張曉文一邊答應著。一邊要送葛雄出門。葛雄擺了擺手。把眼一瞪。說:“有必要講這些俗套么?”張曉文只的陪著笑臉把葛雄送到了房間門文靠在沙發上。卻沒有絲毫的睡意。

    大戰在即。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該做的一切。他都已經做完了。因為權力和的位的關系。他暫時還無法左右嚴白的決定。

    從張曉文的內心深處來講。他對嚴白還是很具有信心點。他沒點破。但葛雄一定是心里有數的。

    只要鐘家不插手?梢赃@么說。李照杰已經是死魚一條。就等著收網了。

    可變數就在這里了。如果陳江說服了鐘海。事情就將變的極其復雜了。當然了。張曉文也已經做好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的心理準備。

    凌晨時分。葛雄終于出現在了房間門口。臉上掛著淺淺的微笑。

    張曉文一見到這么熟悉的笑容。心里頓時大定。事情一定在向好的方向發展。

    替葛雄倒了杯水。張曉文雙手遞到了他的面前。葛雄接過茶。品了一口。笑道:“這茶很香。你喜歡的話帶一點回去?”

    “老領導的便宜不占白不占。我也不帶多了。就一斤吧!”張曉文知道這茶的金貴。卻故意獅子大張口。

    “嗯。野心不小。等你干到了我這個位置。別說一斤。就算是八斤十斤都沒有問題!备鹦鄞蚱鹆藛≈i。

    張曉文也不著急。靜靜的坐在葛雄的對面。和他東扯西拉。壓根就沒提李照杰這一檔子事。

    葛雄說完了閑篇。見火候也差不多了。就說:“嚴書記在接到楊正洪的口頭報告的時候。已經在第一時間指示省廳的廳長。讓他們馬上坐飛機回國,F在飛機已經起飛笑了起來:“老領導。也就是說。這個建國以來省內的第一巨貪。即將落入法網了?”

    “嗯。事情還不能這么樂觀。我坐在老嚴的辦公室里。正談這事的時候。他接了一個神秘的電話!备鹦坌趴诎呀裢淼慕洑v簡明扼要的說了一遍。以便張曉文有個直觀的認識。

    “我倒覺的不太可能是鐘家的電話。即使鐘海傻到了家。也至于干出這么犯忌諱的事情吧?要知道。李照杰貪污受賄的證據。那可是鐵證如山吶!”張曉文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嗯。從常理來分析。你這話確實沒錯。不過。有些時候卻是說不準的!备鹦塾幸馓嵝褟垥晕。

    這小子雖然人很聰明。卻沒有絲毫的上層社會的經歷。很多事情還不太清楚。必須要提點一下才是。

    張曉文微微的一楞。接著。就理解了葛雄的說法。驕橫慣了的豪門子弟。什么荒唐的事情做不出來?

    “楊正洪還沒給你電話?”葛雄笑著問道。

    “呵呵?赡苁菚r間太晚了吧?”張曉文心中有數。以嚴白的性格來推斷。楊正洪一定是挨了批。

    行動在即。楊正洪卻沒有通知他?上攵。老楊對他還是有所防范的。

    “老楊這人還是不錯的。胸有點狹隘!”葛雄擔心張曉文馬上和楊正洪起沖突。

    “老領導。您就放心好了。楊書記是整個班子的班長。我這個做副手的。也是要聽招呼的!”張曉文已經不是三歲小孩子了。事情的輕重緩急還是拿捏的很清楚的。

    “嗯。你有這個態度。我就放心了!备鹦郾鞠朐俣嗵嵝褞拙。想了想。又把到了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

    “今晚我就不留你住下了。非常時期。免的招人非議!”張曉文笑著說!澳@里的床太小了。枕頭也硬。就算是留我住下。只怕也睡不著!”

    “年輕人啊。貪圖享受是要不的的。好了。我累了。你也回去休息吧!”葛雄的話沒說明。但意思卻很明確。讓張曉文連夜趕回烏紫去。

    羅虎和高明河一直在等著他。張曉文也想早點回去。安排一下。起身告辭后。連夜趕回了烏紫

    ()( 商宦 http://www.ugwsct.live/1_1328/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