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商宦 > 第557章 自由了
    吃完飯后,何瓊笑著說:“你想怎么樣回烏紫?”

    張曉文淡淡地一笑:“你說呢?”

    何瓊一笑:“照我說啊,最好能讓老嚴親自送你回去上班!”

    張曉文心思一動,笑道:“有這個可能性么?”

    何瓊搖了搖頭說:“可能性很小,不過……”

    張曉文接口道,“老頭子送我去就行了,謠言將不攻自破!”

    何瓊笑了起來:“你太會算計了,看情況吧,我覺得應該有點希望!”他說的很保守,張曉文卻早就打定了主意。[。]

    這么長時間沒有出現在烏紫市內,謠言肯定已經滿天飛了,不過,只要葛雄親自送他回去,一切小道消息就將失去繼續傳播下去的意義。

    張曉文凝神一想,說:“我想先休息一下,讓有些人表演得更加精彩一些!焙苇偮晕⒁幌,就明白了張曉文的意思,笑道:“還是你想得周到,這次也確實是機會難得,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呵呵,有些人是耐不住寂寞的,我看看熱鬧有何妨?”張曉文微微一笑。

    這次出事,有個意想不到的收獲,那就是讓幕后的一些人和事,都紛紛浮出了水面,張曉文對形勢的判斷,也就更加清楚了。

    葛雄很堅定地站在了他這一邊,當然了前提是,他收來的紅包,都捐給了希望小學。

    僅僅從這一點看來,葛雄是個有著道德潔癖的人,張曉文暗暗告誡自己,不能繼續隨大流了,該講的原則必須要堅持下去。否則,下次再出現類似的狀況,誰來幫他?

    金榮華的倒霉,大大地出于張曉文的意料之外,不過,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壞事也許恰好可以變成好事。

    老金在組織部里這么多年,雖然不是葛雄地心腹,多少也有些香火情。畢竟,到了他這種職位,沒有老葛點頭。是不太可能坐得穩當的。

    厲家這次出手很辣,從省里到市里,再到縣,都有人牽連了進去,甚至連陳江和楊正洪的人。嚴大德和顏標這兩個人也被掃進了風暴,看樣子沒有奇跡的出現,很難再翻身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厲小海挾老厲親自出馬的威勢。一舉燒起了一把大火,涉及到范圍之廣,令人瞠目。

    張曉文有理由相信,厲小?赡苁莻不學無術的紈绔子弟,但老厲絕對不可能輕易出手,其中一定有著隱藏很深的內幕。

    地位還是太低了,張曉文經歷過這件事情之后。發現在國內。即使象他這樣級別的官員,面對更高更強大的權勢。幾乎毫無還手之力。

    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層層吃下去,社會地最底層是赤貧的農民。在金字塔的最頂端,是極少數豪門,這些人不僅掌握著巨大地財富,更可怕的是,凌駕于一切法律準則之上,可以為所欲為,不受任何的約束。

    要想真正的有所作為,手里就必須要掌握更大更強的權力,否則,連人身安全都無法保障,還談什么振興華夏?

    人是自私地,張曉文也不例外,他下定決心,一定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拼命往上爬。

    再不能象現在這般,雖然也在干事,但總有點三心二意的感覺,不怎么專心。

    也許是自從重生以來,一路都是暢通無阻的緣故吧?張曉文在心里默默地告誡自己,要想保護住自己地成果,就必須勇往直前地去斗爭。

    如今,目標已經很明確了,就是老冤家厲小海,當然了,也包括整個厲氏家族。

    遭到誣陷了,還不去還擊,這絕對不是張曉文的性格!

    張曉文吸了口煙,見高明河正一眨不眨地望著他,就笑道:“明河,你先回家休息幾天,我要在省城多待幾天!

    “老板,我哪兒也不想去,就想跟著你!”高明河這次被整得不輕,無形之中對張曉文形成了一種依賴心理。

    “說胡話呢,我要去陪著冰荷,你在旁邊,算是咋回事?”張曉文拿手指著高明河,笑著數落道。

    “我就待在省城好了,我開間好一點的房間,好好地享受一下,這幾天飯吃不香,覺睡不好,成天還讓那些個兔崽子們圍著逼供,不是人過的日子!”高明河緩過勁來,開始罵娘了。

    何瓊皺緊了眉頭看著高明河,他心想,如果換成是別的老板,誰管你這種人的死活?

    不過,從高明河的這件事情,何瓊看到了張曉文護短地一面,這是好事!

    人人平等,任人唯賢,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其實難于上青天。

    到了一定地位地領導干部,如果身邊沒有幾個不計后果與得失的忠誠部下,即使到了手地權力,也會讓人給拿走。

    太祖之后的遜帝,就是再明顯不過地例子,干著空頭的黨政軍一把手,卻被成祖象輕風細雨般,一推而倒,教訓很深刻!

    幾個人走出了飯店后,何瓊問張曉文:“你去哪兒?我送你過去吧!”

    “呵呵,我去陪著冰荷,你也想當電燈泡?”張曉文瞟了眼高明河,問道:“兜里沒錢了吧?”

    “嗯,被帶出來的時候,身無分文呢!”高明河很老實地把自己的窘境說了出來。

    張曉文從自己的包里,掏出一沓鈔票,遞到了高明河的手里,笑著說:“先拿去享受一下,過幾天,省著點用,應該可以對付幾天。你現在就別去住烏紫駐省辦了,那里人多嘴雜!

    高明河二話不說,毫不客氣地接過了張曉文手里的錢,裝進了自己的兜里。

    何瓊看了暗暗點頭,越是這么不做偽,就越說明這位老高同志,已經真正地把自己看做是張系的人。

    張曉文坐車進了市區后,在一個路口下了車,轉乘一輛出租車,趕到了省財政廳的門外。

    他如今也算是個省里的名人了,擔心讓人給認出來,就買了副墨鏡,站在了樹蔭底下。

    摸出手機,給金冰荷去了個電話,“冰荷,是我,你先別說話,我就在你們廳的側門口……”張曉文的話還沒說完,金冰荷在電話那頭,馬上驚叫了一聲,嚷道:“老公,我讓他們給趕回了家,沒在廳里上班了!”

    張曉文先是一楞,轉瞬怒了,娘的,財政廳的這些個鳥人,還真是狗眼看人低啊,老金剛垮臺,就把他女兒給趕出了單位,實在是太過分了!

    有這么干的么?

    張曉文轉身攔了一輛出租車,趕到了金冰荷的住處,剛按下門鈴,就見金冰荷哭著撲進了他的懷中,嚷道:“老公,我真擔心你呢,爸爸被抓走了,你的手機也關了機,我真的好害怕,一疼,張曉文對厲小海的那種恨已經深入了骨髓,輕輕地撫摸著金冰荷光潤的背,愛憐地將她緊緊地攬入懷中。

    “冰荷,我沒事,正在想辦法救咱爸出來!”金冰荷猛地從張曉文的懷中揚起了臉,好象沒有聽清楚似的,問他:“你說什么?”

    “我說啊,咱爸的事情,我是管定了!”張曉文故意說得很大聲。

    “老公,你真好!”金冰荷掂起腳尖,深情地吻上了張曉文的唇,“老公,想我不?”

    “想,可想死我了!”張曉文噙住了她的香唇,攔腰抱起了她嬌嫩的身子,大步向臥室行去。

    迅速把金冰荷剝成了一只半裸的小白羊,張曉文的大手滑上了她平坦的小腹,指端掃過酥胸的下緣,飽滿的酥胸忽然變得沉甸甸的……

    金冰荷玉體輕顫了一下,赧紅的云霞立刻跳上她的俏臉。

    張曉文兵分兩路,上面大手緊緊的罩著她緊致而有彈性的酥胸,下面的魔爪則按上了那翹挺的美臀。

    經過張曉文的開發和滋潤,金冰荷的雙峰比之過去明顯大上了一圈,如今這飽滿的雪丘在張曉文的手下肆意滾動著,幻化出各種的形狀。

    嘴唇一合,鮮嫩嬌艷的峰尖消失在唇舌間,而金冰荷的嬌吟聲也隨之瀉了出來,不過她立刻察覺到了,趕緊控制住了喉間的聲音,而嬌俏的紅云也罩上了她的粉臉。

    張曉文堵住她的小嘴,咬吮著形狀優美的紅唇,兩人的津涎相交纏。曼妙的幽香不斷從她體膚間飄進他鼻腔,遠勝這世上最強勁的春藥。

    金冰荷上身僅余的胸罩已經完全敞開,凹凸有致的丘壑比全然赤裸更吸引人。粉蕊似的峰尖映著雪白玉膚,恰似百花叢中開了兩朵紅梅。

    此時此刻,她的雙頰嫣紅,眸間凈是醉人的眼波。

    再向下望去,那里就是女子最隱密的美麗的敏感地了,張曉文魔手撫了過去……

    羞澀地輕噫忽然響起:“不要……”金冰荷這時候已經差不多頭昏眼花了,無邊的快感從身體的各個部位涌來,即使是張曉文把她的底褲取下,美好的肉體完全暴露出來,她都沒有絲毫的察覺,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只能是緊緊貼著情郎的身體,賣力的摩擦著,彷佛要把自己的肉體溶入到張曉文的體內。

    兩人徹底合為一體的機會很快來了,金冰荷螓首猛抬,兩條修長的大腿死命的夾住張曉文的腰,誘惑人心的喘息聲不住的響起

    ()( 商宦 http://www.ugwsct.live/1_1328/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