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商宦 > 第390-391章 視察組織部(大章節求月票)
    早上七點四十五分,張曉文準時進了自己的辦公室,辦事員小楊已經整理好室內的衛生,雙手提著兩只濕漉漉的拖把正往外走。轉載自網

    “張書記早!”小楊見了張曉文進來,趕緊讓到一旁,恭敬地招呼說。

    “早!小楊,辛苦你了!”張曉文昨晚睡得很香,

    坐到辦公桌前,張曉文將肋下的手包放到側面方的小桌上,早餐稍微吃咸了點,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嗯,不錯,新沏的云霧茶飄著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

    還沒來得及喝第二口茶,宋楊的電話就追了過來,“張書記,我等會過來接您?”

    這個宋楊啊,是擔心他說話不算數呢,一大清早的就來提醒他了,張曉文吹散了茶杯上的浮葉,“滋溜滋溜”連喝了幾口茶,相信宋楊也應該聽見了,這才慢條斯理地說:“宋部長,你放心,我答應過的事情,肯定不會忘記的!”

    電話那頭頓了頓了,緊接著傳來了笑聲,宋楊說:“張書記,瞧我這急脾氣,是該改一改了!九點鐘,我準時過來接您!

    “好吧!”張曉文雖然陪著石盛林參加過調研活動,但確實不太清楚縣委領導下去調研的規矩,以為組織部長上門來接是個常例,也就沒往心里去,滿口答應了下來。

    攤開桌上疊得很整齊的報紙,張曉文點上一支煙,大致瀏覽了一下標題,就算是看過了。

    報紙上,黨的事業天天都在進步,形勢不是小好,也不是中好,而是大好,一片盛世的榮景。

    張曉文放下手里的報紙。瞥了眼辦公桌,心想,真是可惜了啊,沒辦法玩網絡游戲,唉,有得必然有失,這話一點沒錯。

    高明河故意在自己地辦公室里磨時間。剛才他選擇從另一側樓梯上了樓。故意沒有驚動金冰荷。

    奇貨固然可居。但還需要他這位“高不韋”長袖善舞才行。金冰荷越是心急火燎。他越要保持住鎮定。

    高明河故意叫了一幫子縣委辦地科室頭頭。在辦公室里討論機關黨建工作地完善計劃。而且還有意敞開辦公室地大門。

    金冰荷隔不了幾分鐘。就要跑來瞅幾眼?礃幼邮羌钡貌恍。已經是望眼欲穿。

    高明河一點也不著急。手里夾著煙。一路滔滔不絕。講個沒完沒了。

    直到聽見門外傳來重重地跺腳地聲音。高明河知道火候已經到。這才揮手把部下們趕出了辦公室。

    科室地頭頭們剛離開辦公室,金冰荷已經是與他們擦肩而過,急匆匆地竄進了高明河的辦公室,連自己的科長叫她,都沒聽見。

    “高主任,都幾點了?你不會不去了吧?”金冰荷急得不行,連起碼地禮儀都忘了遵守。

    “小金啊,你別急嘛。機關里的事多,我也是剛開完會吶!”高明河明知道金冰荷找他是為什么,可就是不提那檔子事,仿佛完全忘記了昨天的承諾。

    金冰荷真急了,聲調頓時提高了八度,蹙緊了秀眉,大聲說:“你昨天答應過我的事呢?”

    “哦,這事啊,我還在等張書記的電話通知呢。要不你去看看他還在不在?”高明河心里暗笑。這妮子果然是一往情深?礃幼邮撬佬奶さ貝凵蠌垥晕牧。

    金冰荷氣勢一弱,她剛才怕上跑下。折騰了好幾回,也知道張曉文還在辦公室里。

    “這么著吧,要不,我去催催張書記,該走了?”高明河見好就收。

    “那……那我呢?”金冰荷有些猶豫地問他。

    “呵呵,你先上我地車里坐著,等我陪著張書記到了組織部,你再下車!”高明河也不是傻瓜,已經看出了金冰荷是在單相思,所以才故意做出了這種安排。

    金冰荷仔細一想,馬上明白了高明河的良苦用心,這么一來,即使張曉文有意見,也沒有辦法當眾趕她走。

    望著金冰荷歡天喜地地出去了,高明河微微一笑,心想,這丫頭平日里多半被她爹給嬌慣壞了,委辦主任大小也是個副處級干部吶,要尊重領導懂不懂?

    大約九點半鐘,張曉文正要出門的時候,接到了薛盛的電話,“班長,我已經到了縣里,什么時候能夠獲得縣太爺的接見?”

    “呵呵,我今天上午要去縣委組織部開個會,下午去轉轉城關鎮,你先休息下,我晚上給你接風,怎么樣?”正因為關系還行,又是黨校的同班同學,所以張曉文也不擔心薛盛有什么想法。網

    薛盛很理解地說:“知道你忙,剛上任,不太好改變早就定好了的行程,免得部下們有想法。我一大早就出了門,確實也累了,打算先泡個澡,好好休息一下……”

    張曉文問清楚了他地車牌號,以及車的顏色,就給段曉去了個電話,讓他趕到縣城中心的紅旗商場去接人。

    段曉那頭昨晚就準備好了一切,得了張曉文的通知,馬上帶著秘書出了門。

    張曉文邁開步子出了機關大樓,高明河夾著他的手包,象小秘書似地,亦步亦趨地緊跟在他的身后,先后上了車。

    金冰荷坐在高明河的車里,默默地注視著渾身上充滿了男人味的張曉文,一顆芳心不禁飄忽了起來,幽幽地一嘆,你知道我在等你嗎?我的愛人!

    領導們都上了車,司機魯達又穩了幾秒鐘,通過后視鏡觀察了一下后座的情況,這才輕點油門,“公爵王”輕盈地駛出了縣委機關大門,向縣委組織部所在地進發。

    說來也很奇怪,一般來說,縣委組織部多半是和縣委大院同一地點辦公?墒亲显瓶h卻不同,自從建縣以來,縣委組織部單獨在縣城的北街上辦公。

    這樣做的后果是,如果縣委書記要找組織部長討論干部人事問題。組織部長得坐車橫穿縣城才行。

    似乎有些不太方便,不過,歷任的縣委書記,包括顏標都默認了這種傳統,并未利用手里地權力,強行讓縣委組織部搬回縣委大院。

    老遠就聽見了響亮鞭炮聲,高明河見張曉文沒有什么反應。心思一轉,就猜到了他可能不太明白縣里的規矩。就提醒說:“張書記,這是縣委組織部的同志在歡迎您呢!”

    張曉文不禁啞然失笑,這大城市和小縣城確實有很多風俗習慣都大不相同。就拿這鞭炮來說吧,在他的記憶里,幾乎主要地大城市全都通過了禁止燃放煙花爆竹的地方性法律法規,可是縣里邊卻以放鞭炮來歡迎上級領導。倒也是蠻有趣的事情。

    三號車剛拐進縣委組織部的大門,一陣響亮的掌聲頓時穿透了車窗,灌入張曉文地耳內。

    張曉文正好坐在司機地背后,從這個角度,沒辦法看清楚院內再搞什么名堂。高明河很精明。有意將身子往后邊靠了靠,方便張曉文從他這一側看清楚車外地動靜。

    宋楊親自跑過來替張曉文拉開了車門。下車后,張曉文發現組織部地院內幾乎站滿了人,每個人地臉上都堆滿了笑容,掌聲雷動,一波高過一波,好象掌聲就代表了對縣委領導的尊重,越高就越尊重。

    “張書記,謝謝您對我縣組工的支持!”宋楊伸出雙手十分用力地握緊了張曉文的右手。幅度很大地甩了甩。

    張曉文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我縣的組織工作干得很出色嘛,所以我第一站就來了這里!眱蓚人相對一笑,此時無聲勝有聲!

    在宋楊地身后,站了十來個人,一個個面帶燦爛的笑容,宋楊指著站在前面的一個瘦高個,笑著說:“張書記,我給您介紹下。這位就是咱們部里的常務副部長。何江濤同志,很有經驗的一位老組工!”

    “張書記。歡迎您!”何江濤熱情地伸出雙手與張曉文握在了一起,也許是天氣太熱容易出汗地緣故,他的手濕膩一片,令張曉文感覺怪怪的。

    “張書記,這位是副部長楊春和同志……”借著宋楊繼續往下介紹的機會,張曉文不著痕跡地掙脫了何江濤那雙舍不得松開的大手。

    眾人前呼后擁著將張曉文請進了位于三樓的部務會議室。

    張曉文進門就見一張紅木制成的長條桌,最頂端的那個位置背后的墻上,懸掛著一個巨大地黨徽,最頂端的位置兩側各有幾面鮮紅的黨旗。

    宋楊想請張曉文坐到最頂端的那個位置上,現場就他的官最大,分管的又是黨群,今天,這個場合里,這個最具有權威的位置還必須他來坐。

    不過,張曉文并不打算坐到那個位置上面去,擺著手說:“今天吶,我只是來調研的,只帶了耳朵沒帶嘴巴,我就坐那里好了!”抬手指著長條桌的另一端。

    那里離宋楊日常坐地位置最遠,一般是部里負責做會議記錄地秘書才坐的地方,卻偏偏被張曉文給選中了。

    組織部里地這些部長們、部務委員們,一個個面面相覷,不知道張曉文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

    宋楊張了張嘴巴,卻見張曉文家沖他使了個眼色,心里一動,就沒太過堅持。

    張曉文根本不理會眾人的苦苦勸說,走過去坐到那里,就不想挪窩了。

    大家見張曉文的態度特別地堅決,也不好再勸,只得各就各位,在宋楊的主持下,開始專題討論。

    高明河心里暗暗佩服張曉文處事的老辣,低調,務實,不圖虛名,這個年輕的副書記,很了不起。他靜靜地坐到了張曉文的身旁,面前攤著筆記本,手里捏著一支鋼筆,不時地在上面記錄些什么。

    宋楊清了清嗓子說:“上個禮拜已經發出了會議通知,大家都看過了吧?”見眾人都在點頭,他又說:“那好,今天我們要討論的議題是,怎樣在市場經濟的條件下,怎樣進一步完善黨員干部的日常管理工作……”

    又是枯燥乏味的照本宣科。張曉文心里頗有些無奈,只是又不可能打算這種官樣文章,只能硬著頭皮聽下去。

    一支剛點燃的青紫煙擱在煙灰缸內,冒著裊裊的青煙,張曉文雙手抱胸,一言不發,靜靜地坐在宋楊的正對面。不動聲色地觀察著室內眾人地表情。

    他發現何江濤一直半閉著眼睛,似聽非聽。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心思。

    宋楊一直照著講話稿念,干巴巴的,張曉文聽了都想打磕睡。在官場上混,首先就得把嘴皮子給練利索了,不會說,怎么吹噓政績?

    雖然組織部是個嚴肅的地方。但做領導的也總會有些個性的東西,哪怕是粗話,痞話,說出來有味道就行,可是宋楊很顯然沒有完全學會這一套。也不知道他這個組織部長是怎么爬上來的?有了親身的體會,張曉文自然就理解了宋楊地尷尬處境,這家伙坐到了不該坐的位置上,也就難怪在部里地威信不高了!

    來之前,張曉文從高明河的嘴里知道了宋楊的一些經歷。這家伙原本是個軍事技術干部,是二炮部隊的一個正團職高級工程師,從部隊轉業后,他自己也沒想到,竟然干上了縣委組織部長。專業明顯不對口嘛!

    高明河畢竟不是等閑之輩,竟然打聽到了宋楊岳父的一位有過命交情的老戰友,竟然是省軍區地前任司令員,當時還兼著省委常委。有了這么一層關系,宋楊能夠坐上這個寶座也就不足為奇了。

    畢竟,這片神奇的土地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沒有干不出來,只有想不到的!

    宋楊的幸運是有個好岳父,不幸也正是在于此。那位老司令員在宋楊辦理專業手續的時候。突然因為中風而病故。

    老將軍臨終還拉著前任省委書記地手,拜托此事。也算是相當不錯的一位老首長了。

    等到正式上任的時候,前任省委書記也被調走了,宋楊又沒有豐富的官場經驗,被人牽著鼻子,為顏標這種善于弄權的官僚所輕視,也就不難理解了!

    想通了這個一直縈繞在腦海里的謎團,張曉文抬起頭,無意間發現金冰荷不聲不響地坐在高明河的身后,正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看。

    見他發現了她,金冰荷慌忙把頭一低,不敢再看他。

    這丫頭怎么也跟著來了這里?張曉文又看了看高明河,心想,肯定是這個家伙搞的鬼!

    怎么折騰高明河,那是后話了,金冰荷的到來,倒讓張曉文想起了兩個記者被扣在派出所地事,也不知道白紫山找著了嚴大德了沒有?

    張曉文心說,既然你這個丫頭主動送了門來,何不好好地利用一下?心思略微一轉,張曉文馬上想到了一個好主意,只要運用得當,事半肯定要功倍了。

    好不容易,宋楊把稿子念完了,就問部里的同僚們:“大家有何看法?”

    何江濤看了眼一直不吭聲的張曉文,扭過頭來對宋楊說:“宋部長,你講得真是太好了,超前預見到了我縣加強和完善組織工作過程中所面臨的新事務和新問題……”

    這家伙口若懸河,從理論到實踐,說得有板有眼,張曉文再看看宋楊,發現他傻坐在那里,象是聽天書一般,難怪顏標當時安排的是高明河去市里接他上任,這里邊還有個察言觀色的原因呢。

    可能是礙著張曉文在場的緣故,那些個副部長和部務委員們,沒人故意為難宋楊。

    大家把一團和氣地講了一番套話之后,宋楊忽然拿出一張紙,平靜地說:“今天正好張書記在場,上次部里邊關于幾名副科級干部的調配計劃,因為爭議很大,一直擱置著,今天咱們正好議一議!”

    高明河一聽這話,馬上意識到,這絕對是一場突然襲擊,應該算是宋楊在絕地反擊的開始。

    這其中會不會和張曉文有什么關系呢?高明河微微側過身子,**了一下張曉文地臉色,發現他也是一副很震驚地樣子。

    這的確是一次突然襲擊,張曉文地行程里也沒有這種安排,說句老實話,也確實沒有絲毫心理準備。

    表面上平靜如水,張曉文的心里,卻翻騰開了,宋楊啊,宋楊,你也太沉不住氣了吧?你這么搞,我就難辦了。

    很明顯,宋楊是想借用張曉文的身份地位,打一場揚眉吐氣的翻身仗,可是事情哪有那么簡單?

    支持宋楊吧,馬上就會和顏標變成對立面,這并不符合張曉文現階段的最大政治利益。

    不支持宋楊呢,又擔心這個比較“單純”的“技術型”組織部長,心里會有抵觸情緒。

    此時此刻,張曉文確實是左右為難,事情相當的棘手!

    高明河根本不關心干部調配的糾紛,那些事情統統與他無關,他很好奇的是,張曉文怎樣把這件看似簡單,其實相當復雜的事情圓滿擺平。

    坐在高明河身后的金冰荷眼里只有張曉文,根本沒有想到,宋楊的突然襲擊可能造成的嚴重后果。

    何江濤瞇起眼睛扭頭看了看張曉文,心里就盤算開了,宋楊早就給整得沒了脾氣了,突然之間來了這么一出,是不是姓張的在背后搞鬼?

    他和同氣連枝的幾位部務委員們互相對視了一眼,因為彼此之間十分熟悉,眼神一碰之后,大家不約而同地想到了張曉文的身上。

    現場的氣氛變得極為緊張,宋楊拋出了這個重磅炸彈之后,沒有接他的下文,大家只是抽煙喝茶,要不是把視線挪向窗外,冷了場子!

    宋楊對于部里的這些人是個什么態度,早就知道了,其實也并不在意這些人是怎么想的。

    可是,張曉文一直穩如泰山,并不表態,這就令宋楊不禁有些著急了。

    想問問張曉文的態度,又不敢這么直接去問,宋楊就把矛頭對準了何江濤,把臉轉過去問他:“何部長,你的看法是?”

    “宋部長,大家都完全沒有準備,人事問題至關重要,我們都要對黨負責!”何江濤再次瞥了眼張曉文的神色,忍了忍,終究沒忍住,暗中刺了宋楊一句。

    “宋部長,既然爭議很大,咱們還是改天再議吧?!”副部長王強擔心他們當著張曉文的面吵了起來,就想從中說和。

    宋楊掏出兜里的手帕,抹了把額頭上細小的汗珠,天氣確實很熱,不過室內的冷氣很足,他急得不行,象是熱鍋上的螞蟻似的,心道,張書記啊,張書記,你怎么就不說句話呢?

    ps:老古確實很努力了,也說話算數,六月以來每天都是四更,這月票也請賞幾張給老古吧,謝謝了!

    另外,“惜緣大師”兄弟說,要每天都想看萬字的大章節,老古今天就先試點一下,發個六千字的大章節!

    如果兄弟們喜歡一天看一章萬字以上的大章節的話,請到老古的書評區留言,我會盡量滿足大家的要求!如果喜歡三千字一章,一天三到四章的話,也請到書評區留言,老古想收集一下大家的意見

    ()( 商宦 http://www.ugwsct.live/1_1328/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