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商宦 > 第316章 進京
    呵呵,上個月兄弟們把老古送進了月票榜的前一百名,老古非常感激!這個月的差距可就有些大了,老古大吼一聲,月票在哪里?

    “咱們私奔吧?”薛美美隨手扔掉一只空酒瓶后,不經意地冒了這么一句出來。

    張曉文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剛喝到嘴里的啤酒差點嗆進了氣管,好不容易順過氣來,下意識地反問道:“你說什么?”

    “豬頭,我說,我們私奔吧?”薛美美霍然起身,歇斯底里地吼了起來。

    “我們?”張曉文疑惑地望著眼睛發紅的薛美美,有些摸頭不知腦。

    “瞧你那傻樣,逗你玩呢!”薛美美仰面朝天,小嘴對著啤酒瓶就是一陣猛灌。

    “有!”張曉文不滿地罵了一句。

    薛美美忽然咯咯地笑了起來,上下打量著張曉文,有些好奇地問他:“你怎么不押自己的那輛奔馳?”

    “我又沒喝多!”薛美美聽出來了,張曉文那意思是說,她喝多了后的酒品不好,喜歡撒酒瘋。

    “看你不出啊,還真了解我!可惜了啊,咯……”說話的當口,從薛美美的小嘴里溢出一個響亮的“酒嗝”,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別過頭。

    張曉文強忍住笑意,翹起了二郎腿,說:“我說美美姐,你真想和我私奔?”“怎么了?逗你玩呢,可千萬別當真!”薛美美瞪大了一雙美眸,一眨不眨地瞄著張曉文那張清秀的臉龐。

    “美美姐,我可聽進去了,你說要和我私奔!”因為曾倩的事。張曉文心里也很不痛快,索性拿薛美美開開心。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姑奶奶可不是好欺負的。成,私奔就私奔!不過,我要發現你以后和什么姓何的,或是姓冷地姑娘在一起,剪不斷你的孽根,我就不姓薛!”薛美美借著酒意開始大放厥詞③::首::發

    張曉文抬手抹掉飛濺到臉上的酒液,邪火騰地就涌了上來。拍著桌子說:“成,我要收拾不了你的小丫頭片子,張字倒著

    薛美美見張曉文氣勢洶洶地伸手拉她的胳膊,慌亂之中。搖晃著有些發暈的小腦袋,反駁說:“我說的是私奔,不是上……”

    “哎。我話還沒說完呢,你這人怎么這樣……”張曉文已經拽住她的胳膊,薛美美見他玩真的了,膽怯地驚叫了起來。

    張曉文一把夾住了她的細腰,硬拖著出了燒烤店。臨出門地時候,還特意停下腳步。沖著老板說:“沒砸壞什么吧?”

    “沒砸,沒砸,都好好的呢……”老板也給嚇住了,連聲敷衍了幾句,心里卻想,剛才還好好的,現在自己先鬧起來了,這個時代的年輕人,真是夠那個地!

    被拖出了店門的薛美美讓涼風一吹。神智立時清醒了幾分。奮力地掙扎了起來,趕緊放軟了身段。求道:“曉文,我和你鬧著玩呢,別生氣嘛……”

    “你確認是鬧著玩的?”張曉文抿了抿嘴角,臉上露出了一絲神秘地笑容。

    “人家心里很煩嘛,說錯了話,你大人不計小人過嘛!”薛美美見張曉文放緩了語氣,趕緊討饒。

    “嗯,鬧著玩就好!其實啊,象你這種象太平公主似的小女孩,就算是送給我,我也懶得要,拜拜了,美美姐!”張曉文迅速推開薛美美,一溜煙似地沖進了自己的車內,發動汽車就跑。

    好半天,薛美美才醒悟過來之時,已經追之不及,氣得直跺腳,破口大罵:“姓張的小賊,別讓我再看見你!小爺我,一定閹了你個小混球!”

    經薛美美這么一鬧,張曉文的心情有所好轉,不自覺地搖了搖頭,脫口而出:“真是荒唐!”

    驅車漫游在繁華地街頭,張曉文一時間也想不起要去哪里。\\\首發3zcn\\\

    “曉文,在哪呢?”手機響了n遍,張曉文反映過來,沒想到竟然是周立民親自打來的電話。

    “在街上閑逛呢,周叔,有事?”張曉文心知肚明,都這么晚了,如果不是有大事,周立民不可能親自給他來電話。

    “嗯,電話里也說不清楚,你到省委地蘭園來,我還在老地方,四號樓!”話剛說完,周立民就掛斷了電話。

    張曉文有些納悶,周立民今晚是去見竹首長,難道手出現了重大的變故?

    蘭園是省委第二招待所的雅稱,以珍奇的蘭花而聞名于全省。除了祥云鶴舞、黃鶯出谷、珠簾飛瀑外,還有首次引進的名貴蘭花品種,如春日劍山、珠落玉盤、芳溪秋雨等,造型各異。

    最有名的是一盆蝴蝶蘭,是建國后,西江省第一任省委書記費盡了心思才搞到手的。

    有位西江籍的大詩人,曾賦詩一首:蝴蝶蘭蝶展倩姿蘭溢香,漆園楚畹會瑤堂?胺鹤@p綿夢,常伴新娘靚麗妝!

    在服務員的引導下,張曉文踱進四號樓內,周立民正靠坐在沙發上看文件。

    聽見腳步聲,周立民摘下老花鏡,沖著女服務員擺了擺手。女孩很明顯受過了嚴格地訓練,彎腰深深地鞠了一躬,倒退了三步,這才轉身離開,臨出門地時候,還順手關緊了房門。

    “曉文啊,來,坐這里!”周立民笑著讓張曉文坐到他的身旁。

    張曉文有些奇怪地問他:“周叔叔,出了什么事?”周立民笑而不答,拿手指著茶幾上地一只紫砂茶壺,說:“新到的雨前茶,嘗嘗!”

    兩人相處的時間也不短了,張曉文沒發現周立民的臉色有什么不對,心里就輕松了許多,笑著開玩笑說:“竹首長給的?”

    “哈哈,好小子,還真讓你給說對了,這茶真是竹首長送的,雖然只是普通的雨前毛尖,但意義不可小覷!”周立民開懷一笑。

    張曉文自己斟了一盞,抿了一口,笑著說:“竹首長就喝這種茶?”

    周立民看了他一眼,說:“你是揣著明白裝糊涂啊,這樣可不好!”臉上依然沒有特別的表情。

    盡管周立民掩飾得很好,張曉文還是看出了他內心的喜悅,因為一個很細微的動作,周立民正用右手夾住中華煙,吸一小口,就撣一撣煙灰。

    在張曉文認識的人中間,凡是當領導的,都或多或少的擁有自己的習慣性動作。

    石盛林若是高興了,會說,干得漂亮。

    “曉文,如果竹首長要見你,你會對他說些什么?”周立民親熱地伸手拍了拍張曉文的胳膊。

    “沒這種可能性!”張曉文看出周立民確實很高興,故意和他玩一玩智力游戲,他索性裝傻,陪著老周玩玩,心跳卻不可抑制地加速跳動了起來。

    這可是他夢寐以求的大好時機,莫非運氣真的這么好?

    “呵呵,我也是剛剛才知道的。竹首長對你搞的那個綠色蔬菜基地,有了評價,想知道么?”說到這里,周立民內心中的喜悅,終于控制不住了,在那張國字臉上表露無遺。

    “周叔叔,我要糾正你一個錯誤的觀點!”張曉文故意板著臉說。

    周立民有些錯愕地望著他,皺緊了眉頭,反問道:“錯誤?”

    “那不是我的綠色蔬菜基地,是您任副省長時期,在您的領導下,我省農業部門集體智慧的結晶!”張曉文明確地擺出了自己的觀點。

    “呵呵,有點意思,你小子說起官話來,不比老石差多少!”周立民抬起夾著煙的手,指著張曉文,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燦爛。

    “周叔叔,您是全程參與的指揮者,我沒說錯吧?”張曉文放下手里的茶盞,笑瞇瞇地望著周立民。

    “嗯,居功不自傲,年輕人,大有可為!”周立民撫摸著下巴,感慨道:“當年我剛進官場的時候,要是有你一半的悟性,也不至于混成這個樣子!”

    張曉文心說,你老周的官運可真不賴,幾乎一步不漏,不象有些人一步錯,步步錯!

    別人不知道周立民的底細,張曉文就再清楚不過了,老周同志三十出頭就干上了地委副書記,四十多點,就已經是廳長了。

    后來,趕上了干部年輕化的春風,不到五十就坐到了副省長的寶座上。這還不算完,五十出頭,搖身一變,成了西江省屈指可數的省委領導。

    “周叔叔,我哪能和您比!”既然周立民心情不錯,張曉文也不介意拍拍他的馬屁,畢竟老周平時象現在這樣放開胸懷。

    “呵呵,謙虛是好的,太謙虛了就是虛偽了。說了會笑話,咱們言歸正傳吧,你可能要去一趟京城了!”周立民挪了挪動身子,親自替張曉文倒了一盞茶

    ()( 商宦 http://www.ugwsct.live/1_1328/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