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重生之極品公子 > 第六十九章 地下最大黑賭局(1)
    年關已近,嘉應市鬧市張燈結彩的,年味十足。

    街頭港尾都在熱烈談論的卻是新近出現的神密“四哥”,橫掃嘉應市地下十大賭場。據說他從沒輸過,一個賭棍很是羨慕地說。不對,后來聽說在葉老板的賭場,他一晚就輸了八百萬,另一個看來也是賭徒模樣的人羨慕地說。我就不要贏八百萬,給我輸八百萬那種豪情,那種氣派,想想我都不枉活一生。一個賭棍邊吸著劣質煙邊做著美夢。

    三天之約,三千萬的賭資。這當之無愧的成為嘉應市地下賭場最大的一場賭局。

    在葉老板的別墅,十大賭場的老板就來了六個,其它老板沒有前來的也都派出了賭場的久義上的抓fit人。三千萬,他就想輸一場。諸位感興趣的不防湊個數,他劃下道來了,不管是簡單的還是復雜的他都奉陪。

    萬興的老板是位精悍小老頭,人雖老,脾氣卻是火爆,嘉應市江湖上稱為“萬家輸”。只要是和他賭的人就會連**都會輸給他。撲你阿姆,什么四哥,在我萬興賭場贏了五百萬就了不起了。我萬興賭場的高手都還沒出手他就走了,合家鏟現在贏了就來得瑟了。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寫。萬家輸憤憤不平道。

    宏利老板卻是一位載著眼鏡看上去斯文無比但卻有些陰沉的中年人,江湖人稱雀神,打麻雀從來都沒有輸過。他陰陰一笑:萬哥怎么這么沉不住氣,不就是五百萬么,想當年萬哥你一浦牌就贏下一條萬盛街,多么風光啊。

    “唉,都過啦,不提啦不提啦!比f家輸一聽宏利的老板張宏偉提起當年勇也是得意之極。

    葉老板看了一下其它沒有發言的安穩之極一眾賭場高手,緩緩開口道,三天之后的賭局,關系嘉應市地下賭場的聲譽,所以我們必須贏。我有個建議,大家聽聽看有沒有什么異議。第一,那個四哥的賭資是三千萬,我的建議是我們十家賭場一人出三百萬湊齊三千萬。第二,就和他賭三場,一場一千萬。第三,這三場賭的內容就是:第一場,宏利老板負責湊齊另外兩人擺一桌麻雀。第二場,萬老板負責三公擺一桌。第三場,就由洪福賭場的洪老板賭一場骰子。

    在座的賭場老板們一聽葉老板這樣的安排當下就安靜了下來。這個安排可以說是萬無一失,張宏偉的麻雀是稱神的人,萬老頭的牌九更是出神入化,洪老板的骰子完全是隨心所欲。這三樣恰都是他們三位老板的成名絕技。

    “那么贏了錢,是不是按出資比例分呢?”大運發賭場的老板最關心的是這個,自己出了三百萬如果到頭一分錢也分不到搞個毛啊。

    “對啊,我們不能出了錢,贏了錢就沒咱的事了吧!苯鹩場的老板隨聲附和道。

    “對贏后分利的事,現在討論也為時尚早,不過既然提出來了。你們覺得怎么分利比較合適呢!比~老板剛剛提出了一個建議方案他們沒有反對現在就不宜自己再出頭了,他望了在場的眾人一眼。

    張宏偉,萬老頭和洪老板也都沒出聲,他們心里也都有自己的小九九,自己親自出馬,贏了當然是要多分一些。一直沒出聲的云博賭場的老板出聲了:我覺得由三家賭場作代表他們無論誰贏了都可以拿多一份,乘下的再拿來平分好了。

    葉老板聽了心說這不適為一個好辦法。萬老頭他們聽了心里也是感覺很滿意。

    不過不同的聲音還是出現了;使谫場的老板吸了口雪茄不緊不慢道,賭三場,由萬興,宏利,洪福老板帶頭出馬我沒意見,不過既然這場賭局事關各大賭場的聲譽那么就是我們都有責任各盡一份力,所以我的意見是和三大老板搭臺的人手就由其它賭場的人手里湊?吹狡渌习逡彩侵秉c頭,皇冠老板接著道,既然是個個賭場都出力了,所以這分紅我看就還是按出資比例分好了。

    皇冠賭場老板想的是出風頭的事都給你們三個老板占盡了,再還要占多一份分紅就過分了。

    會場內一下子變得熱鬧起來,各種聲音爭論不休。

    葉老板穩座釣魚臺很是沉著。他看出那個四哥不簡單,他能說出贏了和自己一人一半,輸了算他的就說明他的自信了。是贏是輸還沒結果呢,他們卻像是穩贏的一樣。葉老板臉上突然就露出一種鄙夷的笑,都是一群仗著自己賭博有幾把刷子就眼高于頂的傻鳥。

    每個人都得為自己的驕傲付出代價……

    上官不壞自定下三天之約就一直呆在望江樓的總統房,他拿著一個筆記本電腦,飛快地查閱著常見的幾種賭法的規則。他只有三天時間,把所有的常見賭法爛然于胸。為了有一個直觀的了解,他在網上把所有的賭法都玩了個遍,成績讓他自己也感到意外,那是相當的好。上官不壞有足夠好的記憶,他能通過桌面已有出的牌,推算出別人手里大概拿是什么牌;他又有足夠快的計算能力,對每一個對手可能出的牌或是即將到手的會是什么牌都有一個概率上的準備判斷。

    大戰的前夜靜悄悄。當聽到傳聞的市民對這嘉應市地下最大的一場賭局興奮地期待著甚至睡不著的時候,上官不壞卻是香香地睡了一覺。他甚至還做了一個香艷無比的夢,他夢見小怡怡抱著他全身親了個遍,就在小怡怡要往他的關鍵部位下嘴的時候他卻給長毛的電話吵醒了。上官不壞非常不情愿的醒來睡眼星松道:**,長毛。

    “軍子開車去接你了,車尾廂里面的皮箱裝有三千萬!遍L毛交待著。一大早給上官不壞罵長毛也是莫明其妙,他哪里知道自己壞了上官不壞香艷旖旎的美夢呢。

    上官不壞打了個電話回宿舍,是林笑接的。妹夫啊,幫我跟老莊請假啊,對,再請一天,上官不壞這一聲妹夫叫得林笑心里是樂開了花。要林笑辦事這成了上官不壞的必發技,可憐的廖靜嫣就這樣給上官不壞賣給了林笑。

    雖然知道老莊必然意見很大,不過相比較他之前一請就請一個月假來說三五天實在是小意思了。

    三天之約到了,這一天嘉應市比任何時候都變得平靜,隱藏在地下的各方勢力全部都在為這一天準備,各方勢力全力維護著賭場的安全,而作為重頭戲的葉老板的齊天賭場更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十大賭場本就分屬不同的勢力,五峰幫的沒落讓葉老板趁機出手一舉吃下原本屬于五峰幫的銘鋒賭場。上官不壞在不知不覺中送了葉老板又一個大禮。

    這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冬天,上官不壞穿著一件很復古的紅格子厚棉外套,脖子上圍著一黑色溥圍巾,緊身窄腿的牛仔褲再配上一雙純白的nike,從總統房出來不知吸引了多少女服務員的眼球。好陽光的一個少年啊,看到上官不壞遠去的背景,一位部長拍著自己的胸脯花癡道。

    軍子接了上官不壞就直奔葉老板的齊天的賭場。

    齊天賭場可以說是嘉應市最大最豪華的賭場,也只有葉家才有能力撐起這樣一間賭場。這一天齊天賭場張燈結彩,以一種喜慶的方式舉行這一次將名留千古最大一場賭局。葉老板為了這場盛事的安全在賭場外圍三公里的地方就布下了得力人手監視著一切的可疑的人和車輛。

    當上官不壞乘座三天前才從南方省緊急訂購的最新款的白色寶馬出現在齊天時,還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更讓人吃驚的白色寶馬后面是清一色的黑色廣本車隊,足足一百輛。緊跟寶馬車的前三輛黑色廣本車上下來的十位光著頭,一身黑色金利來滿臉煞氣的壯漢。而其它車上下來的也是個個殺氣十足的黑色西裝男。他們在車前排成一列,直到軍子打開白色寶馬車車門,上官不壞從車上下來的時候,光頭黑西裝在四周警惕地警戒著,所有的黑衣人彎腰齊聲喊道:四哥。

    上官不壞擺了擺手,所有的黑衣重新筆直的站著,警惕地看著四周的環境。

    這令人恐怖的排場這龐大的陣仗足以讓現場的人看了都倒吸一口冷氣。早就獲得消息的葉老板并沒有在賭場外迎接上官不壞,不過在聽到上官不壞的排場龐大后,葉老板當下改變主意滿臉笑容的親自來到賭場外迎接上官不壞。

    葉老板遠遠就伸手過來歡迎歡迎啊。上官不壞心里微微一動,知道是自己的大排場在氣勢讓葉老板不得不重視自己,看來自己演的這一出并非多余。葉老板看了看上官不壞身后的十位光頭猛男,疑問道:他們是……

    上官不壞微微一笑,他們是我兄弟,負責我的安全,雖然我知道來到這里葉老板一定會保證我的安全的但是我們有一句古話叫做“小心駛得萬年船”,葉老板你認為呢。葉老板一聽當下哈哈一笑,對,對小心駛得萬年船,請進,請進。

    上官不壞到來的時候十大賭場除了萬老頭萬家輸沒有到之外,其它人都到齊了。上官不壞朝他們點了點頭就大馬金刀的座在葉老板旁邊的主賓位上。幾乎每個老板都有帶保鏢,所以上官不壞身邊也是留下了軍子和慧塵,有南方前線退下的特種部隊高手和少林寺的高手在身邊上官不壞心里很安定。其它慧字輩的武僧是三兩兩的分布在各出口的關鍵位置。只要有突發情況他們能第一時間增援出現在上官不壞身邊。

    葉老板剛剛端起茶杯,突然門外傳來一陣喧嘩聲。

    誰?這么大膽,敢在齊天賭場這么沒大沒小,葉老板突然就皺起了眉

    ()( 重生之極品公子 http://www.ugwsct.live/1_132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