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重生之極品公子 > 第三十一章 香港超級大樂透(1)
    在上官不壞前世的記憶中,香港**是在1996年的時候才從潮汕地區傳到嘉應市,沒想到現在提前了。在梅花鎮的一些比較富裕的家庭開始玩起這種外圍的**,巨額的特別碼48倍的**讓無數人為之瘋狂,外圍更加豐富多彩的賭博方式也是非常有吸引力,讓一些人越陷越深。

    賭博歸根到底是人的劣根性在作祟。

    上官不壞知道要人不賭博是很難的,**雖然在開始的時候公安部門進行了很嚴厲的打擊,但這就跟吸毒一樣,越抓越多人賭。后來已經完全是半公開化了,學生有人賭,老人也賭。

    那些完全不知所謂的詩句讓中國有了最大的民間詩句研究群體。而上官不壞很清楚這些所謂詩句的貓膩,請一個編輯再網上搞一些素材,然后再出個小報,完全是騙人的,可這偏偏就有人能從這些小報找到要出的**,問題是這些報紙幾十個號碼無論哪一個都是能找到正解的。

    既然有人賭,就有人會做莊。雖然上官不壞很反對人賭博,但是你不能斷人財路吧,人家要賭是政府會管的事哪里用得著你來說啊。所以**一傳到了寧安縣他就打電話要釘子出面做莊,長毛奇怪為什么他就不能做莊。上官不壞解釋道,因為長毛你現在已經上了一個層次了,你和彭長遠,廖星輝和李新亮的關系良好,如果你做莊只會損壞你們之間的關系,一個賭博**無倫是在民間還是在官場都是很給人忌恨的。

    長毛當然無法想像再過十年**的**有給人恨的程度。

    就是釘子,上官不壞也是要他找一個信得過的人出面去操作,因這個遲早會出事,所以得先留下后路。因為球莊經營已經給一些好賭之人留下了良好的口啤,錢現,賠得快,有實力等等所以現在的**莊也是吸引了大量的客戶。在上官不壞的要求下,釘子的**莊和球莊分開,他強調絕對不能在同一個地方,因為相對足球,**在接下的時間里將會更加普及,遇到的打擊次數也將會更多。

    大肥的小弟三愣成了**莊的最好的人選,所有寧安城的地下**莊全部由他出面負責。因為本身自己就做莊,上官不壞一向要長毛嚴厲約束手下不能賭,凡是要賭的人馬上踢出社團,從此他身上發生的任何事情都跟社團沒有半點關系,在開除了幾個暗中賭博的人之后,長毛手下的馬仔精神面貌是煥然一新更加有戰斗力了。

    三愣為人雖然有些愣,但是人非常忠心,像**這種要跟巨額資金打交道的人愣一點更好。太精明了上官不壞還怕他們把渣都吞了下去,上官不壞指導三愣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買十部傳真機,買十部能錄音的電話,然后拉十條電話線。

    要這么多電話干嘛呀,又不能當飯吃,看又不好看。三愣疑惑道。

    對這么愣的問題上官不壞還是很耐心地解釋了一下,因為以后會很多人打電話過來,所以到時候你會手忙腳亂。上官不壞把釘子也叫到身邊,最好能在每個地方找一個信得過的人收集這些要賭的**注單,然后每個地方統一由傳真機傳真過來。

    為什么一定要傳真機,電話報不行嗎?釘子感到奇怪,要知道球莊很多都是電話報單的。

    傳真機傳真過來就是白紙黑字,怎么也假不了;錄音電話也是這個道理,本來沒中他們硬要說中了,你們怎么辦?有了錄聲就是有了證據。你不信我就可以放錄音就是這個原因,不過這些傳真除了要對帳的外,帳清了這些錄音就要馬上刪除掉,傳真紙也要及時銷毀。

    每晚開彩的時候上官不壞都是由長毛偷偷地從梅花鎮接到寧安城,在開始的業務上上官不壞必須好好的指點一下三愣。**做莊前半個月生意慘淡,后半個月三愣就慚慚感覺一個人忙不過來了,再后來他才發現上官不壞是多么的有遠見,十部電話和傳真是每到星期二四六晚上就響個不停。

    由此帶來的是滾滾財源,二個月后長毛拿著手上的報表呆住了,這個月**莊足足比球莊多掙了三百萬。這些不怎么干凈的錢全部投入進了梅花天然食品有限公司的各個項目建設上,或者這就是另一種形式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吧。

    也只有這樣上官不壞的良心才會好過一點。

    因為前世,**就把寧安城大量的存款掏空,而這些存款則全部流進了外地甚至境外**的腰包。既然重生了,這種情況就絕對不能再出現,這也是上官不壞冒天下之大不韙而出來做莊的初衷。市民再怎么賭,這些錢還是在寧安城里轉,而這些錢被上官不壞用來投資后又能拉動寧安社會經濟的發展,這樣做最大的好處就是寧安縣的社會經濟基礎不會給人掏空。從本質上來講現在的上官不壞做**莊是在為寧安縣做善事,只是這個觀點要得到別人的認同顯然很難。

    做球莊的第四個月,一個寧安城做家私的老板非常走運的中了二萬元的**。他包了一個生肖四個號碼,一共投資了8萬,但是卻獲得了96萬的莊賠,除去成本凈掙88萬。三愣在看到中了二萬元的**時臉色發青,心里可是害怕一時湊不夠96萬出來招牌就砸了,馬上給電話釘子。當釘子第一時間聽到這一消息也是感慨家私老板運氣真好,讓三愣放心的是釘子馬上就送了錢過來,釘子查看了一下下單的數據,沒什么問題也就放下錢就走了。

    釘子前腳剛走來取錢的家私老板后腳就來了,三愣也是非常爽快地把96萬往他面前一擺,這里就有驗鈔機你點一點吧,足足點了近半個鐘,這個老板滿意地離去。

    狂中96萬這新聞在大街小港一下子就傳開了,這也更加直接推動了**參賭人數的高漲。賭得人多了,中的人自然也就多了,誰誰又中了的傳聞讓之前一觀望的市民也是參加了進來。這**每一種賭法都是經過精心計算過的,**是穩掙不賠的。什么賭大小,雙單,波色,等等同樣通****把利潤死死的控制在手里。

    同是那個中了96萬的家私老板,在中了大獎后一連花天酒地胡玩了一個星期后再次拿著一些不知哪里傳來所謂的詩句研究起來,財大氣粗的他,這次是每個**買10萬,一連買了三期都不中,轉眼間輸了三十萬讓他輸紅了眼,再后來的幾期他加注到20萬一期,三愣一看這么大的資金下注心里直發虛說你等一下?蛇@個家私老板卻是等不及了,馬上就朝三愣罵了過去,你敢做莊就要敢受注,哪有我輸了幾十萬了就不給我下注的。

    三愣人雖然愣卻是很好態度地對家私老板說,你別急,我就打個電話,三分鐘。馬上就電話請示釘子,釘子一聽知道這**的事是上官不壞懂行就又把電話打給了上官不壞。事情緣由上官不壞一聽,人家要賭大我們做莊的不是求之不得嗎,要釘子以后交待三愣只要沒有開碼之前,再大的注都接。

    有了釘子的再大注都接的三愣現在可是發心了,膽氣也上來了,我說老板你急什么呢,寧安城能賠得起你的也就只有我們這一家。下了注了家私老板是心情大好,當下訕笑著說那是那是,你三愣的信譽還真是讓人沒話說的。

    讓家私老板失望的是開出來的號碼讓他再次落空。已經頭腦發熱的他在下一期是把所有贏來的錢全部壓了進去。三愣看到這個之前神采飛揚的大老板現在搞得有些垂頭喪氣心里也是感慨不已,老大立的規矩就是好啊不能賭,如果自己賭了肯定也不會比這個家私老板好多少。

    這一天開獎的時候風雨交加,失望總是在雨天的時候上演,家私老板的失望再次來臨,雖然他已經憔悴不堪,但是他仍然可以承受這次的失敗,因為他輸掉的僅僅是贏來的錢,他還有機會,他還要博。

    夏天的雨一下就是三天,印正了好雨有三個下午的說法。

    當家私老板把生意上周轉的現金全部壓上時,三愣仿佛看到了他貧窮僚倒的模樣了,因為從做莊到現在都是賭得越大的人輸得就是越快。輸光了家里現金的家私老板想不開了,在雷電交加的晚上不知所蹤,贏了錢大家都知道他贏了錢,可是輸個精光就無人知道了。一個曾經風光無限的人就此消逝,但是沒有人從這件事里警醒,賭的人是越來越多三愣也因為這個**莊的成功而成功上位,F在的三愣風光甚至蓋地了釘子,這一方面是因為釘子的低調,打打殺殺的事參與少了,另一方面是卻是因為**賭得太盛了。

    也有人懷著僥幸心理,手里根本就沒有錢,但是卻下了很大的注。這下三愣可就不客氣,經歷和刀疤兄弟的血戰考驗的一眾兄弟收起帳來可就十足的香港黑社會。這樣一來**的動靜就不可避免地鬧得越來越大了。在接連砍傷兩個欠帳不還的人后,寧安城又開始變得混亂了,一些賭博贏了錢的開始每晚胡吃胡喝,相對的治安也變壞了,偷搶的發案率再次抬頭。

    從**里面掙的“盆滿缽滿”的上官不壞開始著手首家房地產公司的籌辦是事誼了,這次上官不壞是要把長毛洗白擺上臺面了,這個房地產的老總就由長毛來做。

    一直習慣了在上官不壞的手里做事的長毛雖然貴為黑道大哥,可要他獨擋一面開房地產公司卻有些心里沒底,他是一個一向瀟灑慣的人正兒八經的做總經理可不是他所喜歡的。

    所以他第一時間就反對了,不壞啊,要搞房地產可以啊,請個人做老總不就得了干嘛要拿我去受罪啊。

    附:簽約作品,收藏!鮮花!

    ()( 重生之極品公子 http://www.ugwsct.live/1_132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