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宰執天下 > 第48章 時來忽睹紅日低(66)
    新升的紅日,驅走了天際最后一抹深藍。

    朝霞映照下的皇城,也從連續幾日的喧鬧中,恢復了平靜。

    大慶殿前廣場,此時已經被清理得干干凈凈,再看不出昨日千軍萬馬聚集之后留下的遍地狼藉。

    已經是第二天,皇帝的婚禮總算是告一段落。

    當然,也只是告一段落。

    之后還有回門,還有命婦覲見,還有對王家晉封,還有一系列必須要皇后參與的儀禮。

    在禮院編出來的劇本里,這幕大戲,要一直演到半個月之后。

    不過那時候,已經不需要章惇這一級別的重臣出面了,就任禮儀使的翰林學士就足夠資格了。

    宰輔們也終于從小兒婚事上抽身出來,處置更加重要的國家大事。

    章惇敲了敲桌子,宣告了會議的開始。不過也沒有一本正經起來,而還是閑聊一般問韓岡,“玉昆,昨天晚上抓了幾個?”

    韓岡點了一下自己面前的幾份公.文:“一個時辰前,燕達那邊報稱抓了四十多個。開封府倒是抓了兩百多。”

    同樣的公.文,都擺在每一位宰輔的面前。

    熊本隨手翻翻,看了兩眼,就放下了。這些公.文一向繁瑣,一般都是看節略。眼下沒貼上節略,熊本也懶得細心看了。直接問韓岡:“怎么抓了這么多?”

    曾孝寬代韓岡笑答道,“晚歸的,早起的,怕都是遭了牽連。”

    蘇頌老成持重,道:“希望開封府不要做得太過火。”

    韓岡轉身正對蘇頌,正容道:“黃勉仲知道分寸。”

    “那就好。”蘇頌道,“天子大婚的犒賞不發,人心正浮蕩,盡量不要火上添油。”又笑道,“大逆不道的事沒人敢做,但跺腳大罵也不是好事。”

    “賞賜要遲一點才發,官府、軍中都早已通報過,不過事關財帛人心,早發不會覺得早,晚發倒是肯定要罵的。”章惇道,“只能認了。”

    半月后,大議會的籌備會會議將要舉行。

    為了慶祝這一有著紀念意義的會議,政事堂早在兩個月前,便開始放風,說是天子大婚不會賞賜群臣、三軍,而是改在半月后的籌備會議上。

    如果手上的錢足夠,宰輔們當然樂意多發一點收買人心。東京軍民,都很清楚眼下是誰在掌權。只要大議會籌備會發下的犒賞,比天子大婚更多一點,哪一樁更重要,人們同樣也會清楚了。

    可惜的是,朝廷現在并沒有那么多的錢。

    朝廷的收入雖說一年多過一年,可開支也是一年多過一年。尤其是鐵路,之前修建的鐵路還沒有到收回成本的時候,而新建的鐵路又吞吃了一大筆。

    眼下還沒有現代化的銀行體系,朝廷財計想要玩赤字模式,也找不到地方空手套白狼。宰輔們只能量入為出,然后盡量開源節流。

    給三軍和百官的賞賜,也只能在天子大婚和大議會籌備會中,選擇其中一項。在宰輔們而言,選擇那一項自是不言而喻。

    但沒錢的感覺實在是不好。

    “什么時候手頭不那么緊就好了。”

    曾孝寬半開玩笑的嘆著氣,就像是小市民一樣抱怨收入太低。

    “賺得多花得也多。”韓岡道:“場面大了,開支也會大。記得熙宗朝的時候,好像有哪位得一狨座,卻連肉都吃不起了?”

    李承之咳嗽了一聲,“先大兄那一次只是一時不趁手,并非是當真吃不起肉。”

    韓岡愣了一下,歉然一禮,“岡不知情由,貿然妄語,望奉世勿怪。”

    韓岡提起的這個故事的主角,就是李承之的長兄李肅之。因為升了天章閣待制,上門來投靠的親友太多,一時間連肉都吃不起,不過按李承之的說法,主要原因應該是家里的供給沒跟上。

    京中有油水的差遣并不多,很多官員在清水衙門做事的時候,還得靠在地方上置辦的產業的收入來填補。

    韓岡的場面也不小,又不愿意赤裸裸的刮錢,如果家中產業不能支持,肯定也會捉襟見肘。

    “不知者無罪。”李承之搖搖頭,并不在意,又道,“雖說是善財難舍,可這筆錢也得花。”

    “奉世這話說得對。”章惇道,“該花用的就得花用。現在在鐵路上投出去的錢,日后能十倍收回。不僅僅是鐵路收入,所經州縣的市面都繁榮了。不論何處州縣,只要通了鐵路,商稅的稅入,當年就能上漲五成。”

    端起茶盞喝了一口,章惇繼續說,“何況朝廷用在鐵路上的開支,也不是用了就沒了。這些錢,給付人工,購買材料。最后錢泰半是落到了打造鐵軌、機器的匠人和修建鐵路的卒伍身上,難道那些錢他們不會用嗎?都是要用的!同樣的錢給富戶賺去,富戶能藏一半到底下,若是給窮人賺去了,肯定都會花用出來。這錢用得越多,市面上就越繁榮,越是繁榮,朝廷的商稅也能收得更多。來來去去,前還是在朝廷手中。”

    韓岡聽著章惇條理分明的說這話,倒是越發得佩服他了。不僅僅是因為章惇對國家經濟的觀點,已經脫離了舊式的思維。更因為章惇都幾天沒怎么合眼了,頭腦還能這般清醒,以他的年紀很難得了。

    皇帝大婚的這一天,章惇作為大禮使,可算是宰輔中最辛苦的一位了。

    盡管過五旬的年紀,放在重臣的行列中,仍可算是中堅,但是以世間的認識,以及個人的身體狀況,已經可以算是老人了。正常章惇這個年紀的老人,本身保養得再好,一天辛苦下來,也肯定大感吃不消。

    可章惇依然精神奕奕,好像并沒有受到什么影響。要知道,他的辛苦,并不只是昨天一天。婚禮的忙碌是從半年前就開始,只管大略的章惇到了兩天前,也必須開始來回奔走,加上昨夜,章惇至少熬了兩個通宵,再前一天,最多也只睡了一兩個時辰。

    下面受命奔走的官吏,大半都放了假,一小部分不得不堅持的,眼下一個個沒精打采,隔一會兒,見沒人注意,便用袖子掩住口,悄悄打個哈欠。

    而宰輔們精力過人,可能是高層共通的天賦。

    曾孝寬比章惇年長十歲,昨夜也是沒怎么睡,同樣的精神煥發。蘇頌、張璪、李承之、熊本,沒哪個小于六十歲,定例在雙日召開的兩府晨間會議,一樣都是腰桿筆挺的坐在座位上。

    至于韓岡,眾人中年紀最少,一宿沒合眼,除了眼睛里多了些許血絲,根本看不出與平常有什么區別。

    相對于宰輔們的精力過人,年輕得多的皇帝,在洞房花燭之夜后,就顯得萎靡不正。

    洞房花燭夜之后的第二天,一大清早就得起身去拜見太后。

    折騰了一天,趙煦現在沒什么精神,又有些煩躁,一腦門子官司。

    向太后完全無視了趙煦的態度,甚至連趙煦這個人都無視了,倒是對王琹很看重,盡管也沒什么精神,還是拉著手,跟王琹說了好幾句話。

    趙煦強忍著倦意,不讓自己坐著睡著。迷迷糊糊之間,一句話傳入耳中,猛然將他驚醒。

    看過去時,就連新皇后也是一臉驚訝。

    王琹輕聲細氣,說話卻沒有半點怯意:“收養宗室,母后,這是為何?”

    “招幾個宗親家的孩兒來進宮里養著,也能討個吉利。吾此番選出的三個孩兒,家里兄弟都多,還沒幾個夭折。有他們在宮中,你也能早誕龍子。”

    向太后又轉過去對趙煦道:“官家你身子骨也不好,就先不給你納妃了,和皇后好好過日子,爭取早日聽到喜訊。”

    真宗生不出兒子,就將侄兒趙允讓接到宮里來撫養,等生下仁宗之后,才把趙允讓送回去。而趙允讓,就是老濮王。

    仁宗后來也生不出兒子,便將兩名近支宗室養在宮中,其中一人就是趙允讓的兒子,英宗趙曙,當時叫趙宗實。

    熙宗皇帝,兒子雖說是生一個死一個,但總是沒斷人,因而就沒有收養,不過當年皇子一個接一個夭折的時候,左右臣下以及宮中,提出收養宗室子的不止一次。

    可趙煦這才成婚啊,真宗仁宗收養宗室的時候,登基都多少年了?

    有必要那么著急?

    趙煦青白色的臉,越發慘白,“是誰家的子弟?”

    “康惠王那一系的。”

    謚號康惠的宗室只有一個,就是秦康惠王德芳,太祖的兒子!

    趙煦雙手顫抖,“怎么都是……這也隔得太遠了。”

    向太后冷著臉,“太近了就會太上心,你當你的濮王府的那些叔伯和從兄弟有什么好心思?還不如太祖一脈,不會有太多心思。”

    當真如此?趙煦根本就不相信。可他不相信又能如何?他渾渾噩噩的從慈壽殿中出來,轉回福寧殿的時候,并沒注意到新晉的郯國公趙世將,正從另一條路上去往慈壽殿。

    趙世將注意到了,付之冷冷一笑。

    太祖肇造,其后人卻不能享國,這是何道理?

    宮中六十年來無子嗣,即使有了一個,也是個昏庸悖逆的東西。

    外界早有謠言,說這一切,都是太祖皇帝怨氣所致。盡管謠言的源頭很多人都有猜測,但相信的還是很多。

    如果趙煦生不出兒子,那么養在宮中的幾個太祖之后,就會順理成章的成為下一任天子。

    這是之前,清洗濮王一系時,趙世將用自己的行動,向宰相們換來的承諾。

    選入宮中的,并不是趙世將家中子弟,但只要是貨真價實的太祖之后,那也就夠了。

    ()( 宰執天下 http://www.ugwsct.live/0_711/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