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宰執天下 > 第36章 骎骎載驟探寒溫(七)
    “可惜潤州的絲廠廠主們沒有想到這種辦法。”

    “想到也沒用。”韓岡不屑的笑了一聲,“你可知道,棉紡織工廠的工廠主和絲織工廠的工廠主之間最大的差別在哪里?”

    “技術?”宗澤很清楚韓岡的觀點。

    “就是對技術的重視程度。”韓岡點頭,“除了關西之外,所有廠家的絲織技術都是買來的,而棉紡織技術則是關西的棉紡廠自己出錢出人一點點攢起來的。”

    宗澤補充道:“所以江南的絲廠廠主們,不會費心去想如何改進機器,讓效率更加提升,而是想方設法的考慮如何壓榨工人。”

    “因為研究太費時間,也太費錢了。”韓岡很滿意宗澤的回答,又道,“紡機、織機,每年的研究投入超過十萬貫。相關的匠師接近三百人,這還不包括給他們打下手的小工,而且紡織工人也在厚賞之下,踴躍的出謀劃策,尋找改進紡織機器的可能。”

    研究缺乏基礎,工廠主總喜歡多克扣工人一點,在要耗費大量錢財的情況下,誰有心從頭開始研究?

    開發新技術就是撞大運,并不是每枚銅板丟下去都能有回報,絕大多數時候連個回聲都沒有。與其花這份冤枉錢,不如抄襲和模仿。

    最重要的一點,韓岡沒有對宗澤說。如果其他地方的絲廠廠主當真開始研究新技術,當他成功的時候,雍秦商會立刻就會把等級相當的技術擴散開來,讓其血本無歸。

    絲織技術有很大一部分與棉紡織技術共通,可以相互借鑒,以棉紡工廠主為主的雍秦商會,之所以能夠大發橫財近二十年,就是因為壟斷技術所形成的成本上的優勢。所以雍秦商會無法容許其他紡織工廠在技術上威脅到自己。

    這不是韓岡的指點,而是雍秦商會上下共同的意見,打壓外界的紡織技術的發展,牢牢把握住紡織科技的制高點。

    盡管這樣的壟斷對科技發展不利,但韓岡沒打算插手。他需要雍秦商會的支持,只要雍秦商會還愿意繼續向技術領域大量投入,他自會繼續支持。

    “但現在出了潤州的事,絲廠廠主會怎么辦?”

    無法進行技術改進而降低成本,又不能盤剝工人,這下子絲織的成本必然要上漲,盡管仍要低于手工織造,但憑空多了一份支出,少了一分利潤,這對于工廠主們來說,可比割肉還痛。

    韓岡道:“有件事,汝霖你大概還不知道。”

    “什么事?”

    “是秀州【今上海】那邊出的新鮮事。”韓岡轉身出了機房,“前兩日消息才傳到京城。說是秀州的幾家絲廠,開春后不打算再雇原來的工人了。”

    宗澤跟上去,問道:“難道要關張?”

    “不是關門,而是改雇他人。”

    宗澤很疑惑的說道,“一句話就把工人都趕出門,誰還敢再上門去?而且沒有了那些熟手,工廠要生產速度肯定會耽擱的。”

    “絲廠的工人,最多也不過做了兩年而已,新人和老手也沒差多少。絲廠里面,需要熟手的是修理工,繅絲之類的工作,新人來了,很快就能上手。”

    有技術的匠師,不用擔心失業,不用擔心被盤剝,更不用擔心有人敢克扣他們的工錢。而純粹的重復勞動,則隨便什么人培訓一下就可以派上用場了。

    韓岡可是記得,在他的前世,再早幾十年前,也就在秀洲同樣的位置上,有數以十計的棉廠、絲廠,在里面工作的包身工,基本上都是文盲。

    “但他們能雇誰,手傷了就趕出門,誰敢上門做工?”

    “有啊,倭人。”

    “雇傭倭人?”宗澤的臉上盡是迷惑,出國打工這樁事,完全都不是這個時代的人們能夠想象的,“這怎么可能?”

    “已經不是可不可能的問題了,前幾日,已經運了一船倭人進港了。”

    韓岡現在的語氣已經很平靜了,但之前當他聽說秀州的絲廠廠主買了倭人做奴工的時候,可是大吃一驚。

    資本家追逐利益的本能爆發出來之后,當真是什么樣的‘奇跡’都能產生。

    “先不說外藩來人必須報予官府,倭國可早就被遼人占了,他們就不怕被說成是細作。”宗澤搖著頭,這件事簡直匪夷所思,爆出來的話,不是一兩個腦袋能抵事的。

    “只有婦孺,沒有壯丁。說是為避遼人苛政,故此逃難而來。”

    “此事當真?”

    宗澤曾經聽說過,遼人攻下高麗和倭國后,在當地橫征暴斂,土著死傷無算,民不聊生。

    若傳言無訛,那有人逃亡大宋也不是不可能。又只是婦孺,沒什么壯丁,想來也不會是細作。

    “當然是假的。是遼人賣來的。”

    類似的事,韓岡聽多了,這不就是后世常見的為了順利移民而用的借口嗎?而這一批婦孺,更是遼人當做牲口一樣販賣來的。

    “本來按照過去對入境倭人的處置,是要給付食水后命其返國。但如今倭國為遼人所占,回國必有性命之憂。強令其返國,乃是促其死,不令其返國,又有違法度。故而秀州州縣均左右為難。”

    韓岡回頭看了一眼,見宗澤聽得入神,笑問道,“汝霖,依你之見,當如何處置。”

    “外番入國,風俗不同,恐與百姓相沖,不可留于中國。即有婦人,可遣往邊疆配軍,孺子則一并前去。若有貴胄,可送至京師,由朝廷處分。”

    “既無罪行,又非自愿,強遣其戍邊配軍,此乃不仁。家國被奪,自萬里之外而投中國,不加撫慰,反而行遣,此乃不義。不仁不義,朝廷安可為之?”韓岡搖頭道,“汝霖,你沒用心啊。”

    宗澤欠了欠身,表示歉意,他的確只是隨口說說,沒多細想。他問韓岡:“秀州是把他們都留下來做工了?”

    韓岡唇角挑起,帶了幾許嘲諷,“州縣左右為難,一時不知該如何處置。幸而有義民為朝廷分憂,建議秀州官府仿效蕃坊,劃分出一塊無主荒地,設立倭人坊。在坊外修建圍墻,禁其出入。不過因為逃人皆是身無分文,希望官府可以允許其做工,以供日用。雖說這些婦孺不能離開本坊,但可以讓工坊開在倭人坊之中。”

    “啊……”

    宗澤輕叫了一聲,甚至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這樣做,的確是想得周全。

    不能遣返回國,又不能逐往異。地,只能就地安置。秀州不缺荒地,劃出一塊很簡單,又不想看見這些異國之人隨意出入市井,這樣的安排是最妥當的。而且有了工作之后,還不用官府時時賑濟。當真是兩全其美之策。

    “招收倭人的就是絲廠?”

    “當然。”韓岡笑道:“你看……秀州只要拿出一塊荒地,就能讓這群婦孺自己養活自己,還有比這個更省事的辦法嗎?”

    宗澤接口道:“正好明教借絲廠鬧了一場,兩浙州縣都不想看到絲廠再生事端。改雇倭國婦孺,一來是外人,便生是非,鎮撫時也不需多顧忌,二來皆是婦孺,鬧也鬧不出大事,三來,以絲廠的情況,幾年后就不剩什么人了,不用擔心里面藏了遼人的細作。”

    “正是如此。”韓岡哈哈的拍了拍手。

    “有此一策,秀州上下不答應都不成了。”宗澤嘆服,“此計是誰人想出,才智絕非等閑。”

    韓岡搖搖頭,“聽到銅板叮當一響,瞎子都能睜眼,蠢貨也能變聰明。錢財之前,從來都沒蠢人的。”

    “朝廷打算怎么處置?”宗澤問道,“有此一例,仿效者定會越來越多。”

    “口子已開,堵是堵不上了。”韓岡坦然的承認自己無能為力,“打著逃難的名義渡海而來,朝廷也不可能將他們趕回去——你想想開絲廠的都是什么人?朝廷要這么做了,在江南的名聲可就徹底壞了。”

    “那就看著絲廠里面充斥倭人?”

    “交州這些年,種植園數以千計,人口不敷使用,早已開始雇請南洋人種地,福建富戶,家中也少不了有幾個南洋婢女。知道他們為什么喜歡用南洋女嗎?因為死了也沒人過問,”

    韓岡自問自答,言語間有著淡淡的不快。

    陳執中的小妾張氏——也就是前些年鬧得沸沸揚揚的陳世儒弒母案的被害者——捶殺婢女,如果不是因為有人想踩陳執中立名,根本就不會爆出來。

    而且最后仁宗皇帝對這件案件的判決,就是安排張氏進尼姑庵修行——這是在她又逼死了另一名婢女之后。

    故而她被親生兒子和新婦謀害了之后,很多人都說這是因果報應。

    “再過些日子,這些倭人只會是被遼人販賣過海。既然有了倭工,高麗婢當然也會有了。”

    時隔幾百年后,高麗婢再一次充斥達官貴人的府邸。那時候,沒有律法約束的顧忌,不知會平添多少冤魂。”

    “那該怎么辦?”

    “慢慢來,不要急。”

    今天,工人們能為惡劣的工作環境怒燒絲廠。到了明天,失業的人們也能為一份相同的工作,而把工廠再一次燒毀。

    韓岡對宗澤道:“有些事,急不得。”

    ()( 宰執天下 http://www.ugwsct.live/0_711/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