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宰執天下 > 第30章 回首云途路不遙(上)
    />

    向太后的話,讓一陣詭異的靜默來到大殿中。

    好幾位重臣低頭盯著自己手中的笏板,仿佛要看出花來。

    韓岡、蘇頌和章惇,都是早早就猜到太妃多半會不甘寂寞。

    章惇扭動了一下笏板,斜斜的指了一下御階之上,韓岡輕輕搖頭,根本就沒必要自己出馬。

    朱太妃明擺著就是有著不軌之心,而太后這么說,多半就是要借臣子的力量來壓制那個不安分的朱太妃。

    眼下的朝堂上決不會有人就這么選擇支持朱太妃。

    在場的雖都是既得利益者,但想要更進一步的絕不在少數,不過要讓他們短時間就做出選擇,可沒有那么容易。要壓重寶在皇帝和太妃身上,所要做出的取舍和決斷,可不是這么一瞬間就能做出來的。

    如果有個人站出來橫攔一刀,這個決定就更難做了。

    李承之正這么想著,他就看見新上任沒幾天的開封知府王居卿站了出來,“天子先天元氣便弱,之前為人所誘,更是伐根傷本。如今保養還來不及,哪還有火上添油的道理?太妃所言大繆。”

    好了,王居卿沒給人思考的機會就站出來,將朱太妃的想法給砸了回去,短時間內,還敢為之做仗馬之鳴的,恐怕一個都沒有了。

    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先匯聚在王居卿身上,然后又挪到了韓岡那里,

    王居卿好大膽子!李承之都小吃一驚。

    王居卿什么時候變成了現在這種敢出頭的脾氣,為韓岡做起了馬前卒。站在韓岡的角度,來打壓朱太妃和她想要幫助的小皇帝。

    李承之轉念一想,也隨即邁步出班,“尋常人家娶妻大率在十四五,若是讀書,二十前后也是平常。官家原本身體變弱,如今更是傷了根本,如果,豈不是在點著了的樹木上再澆油,還能再燒多久?”

    翰林院的不倒翁蒲宗孟跟著出班:“天子選后,調理陰陽,乃天下至重。當由太后與群臣共議,豈有太妃說話的余地!”

    這是更鮮明的表態了,隨著韓岡一系的紛紛出場,一些重臣暗藏的小心思一個接一個被摁了下來,想為將來討好天子,現在就得受大罪,這有何苦?

    “太妃所言的確不當。”

    “且待天子成人后再議不遲。”

    議政重臣們紛紛支持韓岡一系的意見。

    但在蜂擁群起的嘈雜聲中,只有宰輔們沒有表態發言。

    “蘇相公,韓相公,章樞密,還有其他幾位參政、樞密,你們怎么看?”向太后也發現了這一點。

    曾孝寬道:“事關國政,太妃不當議論。”

    蘇頌想了想,道:“官家才因女色致病,太妃太心急了。”

    章惇則道:“此事不妥。”

    被太后點名的三位宰輔,只有韓岡還沒發言。向太后試探的問道:“韓相公?”

    韓岡之前歲沒說話,其實他的態度早就有下面的自己人表明了。同為一系,各自所持的立場都是清楚明白的,尤其是韓岡這位首腦的。遇上這種事,如果韓岡沒有先出面來定調,那么只可能是他打算繼續維持過去的立場。既然韓岡立場確定,下面的人要做的就是幫他說出來,而不是讓他自己打頭陣。

    現在太后一問再問,韓岡終于是站出來,“大婚與否,端要看天子御體是否安好,若一切安好,便可大婚。若是根基未固,貿然讓天子大婚,事有萬一,誰能擔待得起?依臣之見,此事不能貿然決定,提前、推后皆有不便,還是再等等看為是。”

    再等等看,也就是繼續拖下去。

    韓岡并沒有一口就將時間給推后到二十多,也沒有將之定在十四五或是十六七,更不會答應現在就給天子準備婚事的打算。

    將時間確定下來是最蠢的做法,什么定不定,往后拖就是了。滿朝文武,到底是什么人會去在意趙煦什么時候成婚?只有想要看到朝堂動蕩的那一部分人,這樣他們才有機會渾水摸魚。

    所以韓岡不論是怎么確定時間,都是把自己的手腳束縛起來的蠢事。只有把大婚時間與趙煦的身體狀況聯系起來,那就一點問題都沒有了。

    究竟是何年何月,還不是韓岡這個醫道泰斗和他手下的一眾醫官說了算?就算是趙煦日后變得身強體健,能夜御十女,也照樣是外亢內弱,本質尤虛,需要靜養個十年八載。

    “諸卿說得有理,就按照韓相公所說,等天子身體好了,再操辦大婚之事不遲。”

    向太后飛快的做出了決定。

    小小的太妃,就算有一個做皇帝的親生兒子,朝臣們照樣可以不加理會。

    確定了朝臣們不會添亂,向太后也能理直氣壯的將那位太妃給打發掉了。

    因為韓岡之后又說了,“至于太妃,臣不記得上先帝詔書上有太妃權同聽政一條。”

    朝中事,太妃無權與議,即是那是她親身兒子的婚事。

    ……………………

    “太妃得為天下著想是好事,但也要為官家多想想。”

    “官家這一次大傷元氣,不好生調養身子骨,卻匆匆大婚,日后怎么千秋萬歲?”

    教訓了朱太妃一通,向太后揮揮手,讓她下去了。

    朱太妃臉色鐵青,從王中正身旁出門,摔得珠簾一陣劈啪作響。

    王中正在后面搖頭,太后的性子還是太軟了,竟然容得太妃如此放肆。

    盡管從先帝時起,向太后就與朱太妃不對付,可現在都沒先帝撐腰了,太后更是得到了幾乎所有重臣的擁戴,朱太妃竟然還敢時不時的冒犯一下太后,于今更是敢插手國家大事,這不能不說是給太后的性子慣壞的。

    別說是換作權勢猶如呂、武的章獻皇后,就是曹、高二后,都是沒哪位嬪妃敢在她們眼前炸毛的。

    仁宗時,宮中兵變,慈圣曹后能指揮宮女、內侍拿著弓刀跟亂兵對陣,而高太皇,能頂著姑姑兼姨母的慈圣,能壓著做皇帝的丈夫,這更是威風了。

    向太后手中的權力絕不比垂簾聽政過的劉、曹二后稍差,要是從大宋的國力上來看,更是遠在其上。至少章獻明肅和慈圣光獻兩位皇后,她們所說的話,不能讓西域蕃人俯首帖耳,也不能讓大理國君瑟瑟發抖。

    從民間的聲望上來看,向太后更是遠超劉、曹二后,大宋國事昌盛,國計漸豐,在朝廷的三令五申下,各地的苛捐雜稅也少了一點——盡管減少的比例不多,也足以讓太后和宰相們得到天下百姓們的擁戴。

    可太后就是過于善心了,多少該死的卻不判其死,只用了一個流放打發了事,朱太妃就抓著向太后的這個性子,又覺得自己兒子已經坐上皇位,就是向太后也得顧忌向家的未來,所以才敢猖狂如此。

    當年以章獻劉后對仁宗生母章懿皇后【李宸妃】的嫉恨,還不是照樣要用皇后之儀將她發送,將尸身浸在水銀中,那時候,章懿皇后可還沒被追認為皇后呢。而日后,仁宗在被人揭破了他并非章獻所生,而是章懿皇后之子,并收到讒言說章懿皇后是被章獻所害,也是開棺確認了章獻對章懿皇后的厚遇,方才不再懷疑。如果章獻把章懿皇后只當做普通嬪妃來發送,那么劉家的結果,也就不問可知了。

    當年這一場宮闈秘聞,如今早傳遍了天下,朱太妃肯定聽了不知多少次了。仗著自己的肚皮生下了當今皇帝,朱太妃自然有恃無恐。

    幸好朝臣們當頭給了她一棒子,讓她不要干預朝政,否則還會繼續囂張下去。

    當年富弼只能對英宗說‘伊尹之事,臣能為之’,而韓岡可是當真殺過宰相,一手平定了宮廷之亂。章惇、蘇頌,他們也都是參加過平亂的功臣。

    若是當面遇到沉下臉的宰輔,恐怕朱太妃連囫圇話都說不全。

    現在重臣們同聲叱問,朱太妃總是有十個膽子,怕也是不敢再亂來了。

    “王卿。”

    太后的聲音打斷了王中正的胡思亂想。

    “臣在。”

    “這幾日你就守在宮中。”

    王中正暗暗笑了,太后也不糊涂,“臣遵旨。”

    ……………………

    廷議之后。

    天子因親近女色而致重病的消息很快就傳開了。

    十二歲的小孩子竟然開葷開到昏倒,這終究是一樁吸引人的有趣話題。

    韓岡在政事堂中翻著報紙,并沒有看到相關的報道。誰也不會蠢到在報紙上公然泄露天家陰私。但這件事,已經通過酒店、茶肆的口耳相傳,傳遍了京城內外的每一個角落。

    宗澤在外面通了名,然后走了進來。

    出外擔任了一趟體量學政等事,用了半年時間,到淮南東西兩路繞了一圈。現在回來,已經是同中書五房檢正公事,也就是中書門下的二號管家。

    宗澤手上拿著一份墨跡尤新的公文向韓岡匯報,“福寧宮宮中出來的內侍、宮人總計五十八人,都已啟程離京。得受天子寵信的三位宮人,也分別安排到了瑤華宮和洞真宮暫住,等確認了是否有喜脈才會決定行止。”

    瑤華宮和洞真宮分別是當年的仁宗廢后郭氏和尚、楊二美人出宮后所居,說起來絕不吉利,不過三名宮人也差不多跟尚、楊二美人的情況一樣,如果沒有懷上龍種,這輩子就要念經度日了。

    隨著趙煦身邊的近侍紛紛被拿問,一些細節也呈現了出來。

    根據后來審問的詳情,趙煦比他名義上的曾祖父還要高桿一點。

    韓岡聽說之后,除了搖頭嘆氣,還真做不出其他反應了。

    本錢不足,勉強去做大生意本就是錯,要是再想著三個籃子分別裝雞蛋,雞飛蛋打是沒得跑的。

    ()( 宰執天下 http://www.ugwsct.live/0_711/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