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宰執天下 > 第11章 飛雷喧野傳聲教(十)
    />

    而在垂拱殿的常起居上,太后就帶著小皇帝趙煦端嚴正坐,看著下面的群臣參拜。

    常起居是內朝,都是有實務在身的文武大臣,議論的也是朝廷內外的事務。

    軍國重事,不能謀于眾人。真正的國家大事,還是在崇政殿中討論決定。

    但今天不論是在垂拱殿上,還是在崇政殿上,都沒有什么大事拿出來議論。

    冬至后,年節前,也沒什么事可以奏報。

    之前東府三位宰執所議論的六路發運司的事,在政事堂內部就能解決了,用不著驚動到太后。而昨天韓岡奏報于太后的大小事務,也不需要在朝堂上再說一遍。就算是重要如天子趙煦的教育問題,也可以等到明年再說不遲。看了一眼比正常七歲兒童要小上一圈的皇帝,韓岡覺得最好還是不要那么早提經筵的事。

    倒是呂嘉問上來說了一通西北鹽稅。

    鹽是朝廷專利,各路吃哪里的鹽,朝廷都有規定。河南及河北一部,還有關西吃的是解鹽,巴蜀四路,也就是益、利、梓、夔,是井鹽的行銷區。河東是土鹽,剩下的地方,則全都是海鹽——其中也分了廣鹽、福鹽、淮浙鹽、東北鹽等分區。

    不屬于當地行銷區的鹽,決不允許在當地發賣。而且有的地方為了將官鹽賣出去,各家各戶在繳稅時,甚至得將自家在鹽上的份額給買回去,也就是強行抑配。

    隴右路和永興軍路上鹽池眾多,解州鹽池之外,還有銀夏的青白鹽池,舊熙河路上的眾多鹽池,在過去,私鹽十分泛濫,價格高昂的官鹽很難賣出去。現在官府采取了薄利多銷的手段,也開始講究質量,官鹽價格比私鹽還賤,朝廷的收入卻沒有減少。這是公私兩便的好事,只是關西兩路的鹽價低了,弄得河東、京西的私鹽販子都是從陜西買了官鹽來賣。

    呂嘉問便是為此上奏,要么就是陜西抬高鹽價,要么就看著京西、河東兩地鹽稅大減。

    來自陜西的大臣對此極力反對,都不用韓岡出面,呂嘉問的意見就被頂了回去。然后朝堂上定下來的方略,就是在出關中的道路上加派人手進行檢查,捉到鹽梟一律重懲。只不過按照早上在宣德門外三名東府宰執商議的結果,對鹽梟的重懲最后只會以流放來處置,而不是過去的砍掉腦袋。

    韓岡對當今的鹽法早有不滿,正考慮著該如何改,直接抽了三司的老底,所以對呂嘉問歸班時投來的眼神根本就不加以理會。

    自競選失敗后,呂嘉問頗受到了幾次彈劾,但他硬是坐在三司的位置上不肯挪窩,王安石雖不理事,也始終保著他,所以一眾御史也奈何不了他。

    韓岡也懶得理會他。三司是為了分割宰相手中的財權才設立的,但現在政事堂的堂庫中,有免役法、市易法等新法收入,加上來自內庫的借貸,三司卡不了政事堂的脖子。

    年初的時候,國庫窮得叮當響,順帶將內庫都刮了一遍。可在今年的夏秋兩稅入庫后,加上新法收入與鑄幣局的鑄幣稅,朝廷財計也就寬裕了許多。

    尤其是鑄幣,鐵錢看似價廉,可架不住國中多鐵,今年各路一共鑄了五百萬貫鐵錢,光是京中,就有兩百萬貫,這還是害怕鐵錢貶值特意收斂的結果,否則再翻一倍都可以。鐵錢五百萬貫,五文的青銅錢和十文的黃銅錢,從面值上來計算,也有五百萬貫了。除去原材料和人工,純利超過三成。

    而且這樣的買賣,不用擔心會做不長久,除了鐵錢得稍稍收斂一點,銅錢想鑄多少都沒問題。這一年來所發行的青銅錢、黃銅錢,少說有四分之一被埋進了地里,市面上只會嫌錢少,不會嫌錢多。

    鑄幣的量大了,也穩定了,鑄幣稅也就能夠旱澇保收了。其收入歸入內庫,政事堂開一張借據,就拿了六十萬貫現錢到了手中。這就是國債。如果有需要,還可以再給內庫開單子,不過就是宰輔們簽字畫押嘛,動動筆就有錢,韓絳、張璪、韓岡,哪個會嫌寫字累?

    而太后那邊,一邊是新鑄錢和新織的絲絹大批的送進內庫中,一邊則是給付百官、三軍的賞賜,以及政事堂遞過來的借據。再多的錢絹只能過過眼。不過政事堂拿了錢,至少還有借據,加上政事堂也不會將錢都借走,給太后留了不少。看到半滿的庫房,好歹心中不慌了——一年就半滿,兩三年后就要想著加修庫房了。

    既然政事堂與內庫之間的交流更多一點,三司使在太后心中的重要性也就更低了幾分,呂嘉問今日的質問,連一個泡都沒冒就沉入了水底。

    結束了崇政殿的議事,太后并沒有留人說話。回到政事堂中,韓岡就與韓絳、張璪等人收到一份加急奏報。

    這是一份來自雄州的密報。雄州知州探查到了遼國正旦使手中國書中的內容,以及另外負有使命,故而早一步派人將消息送到京師,好先行做好準備。

    “明年的歲幣將十萬匹綢緞改成棉布……”張璪冷笑著道,“耶律乙辛是穿膩了絹綢的衣服了嗎?”

    “玉昆,你怎么看?”韓絳問韓岡。

    “如果耶律乙辛愿意將二十萬兩白銀都改為相應的銀幣,那倒是沒問題。”

    白銀兌錢的比價,今年因為鑄幣的緣故,變得高了一點——為了供給日后的金幣、銀幣,國庫在慢慢囤積金銀——基本上達到了一兩兌三貫的水平上。不僅僅是白銀,黃金兌換的價格也是一樣上漲。韓岡估計,等到什么時候銀幣鑄造成功,即將發行的消息傳出去,銀價和金價還會有一個躍升。甚至只要有一點苗頭,就可以看到市面上的金銀大量的減少,界身巷中各家金銀交引鋪掛出來的水牌上面的數字,打著滾兒的往上漲。

    現下用銀七銅三的銀幣代替歲幣中的白銀,肯定能省上一筆。

    “鑄幣局已經能造銀幣了?”韓絳驚訝道。

    他可記得,韓岡當年說鑄幣局事,除了已有的一文、五文、十文三色錢,還提到了要造大面額的錢幣,百文的,一貫的,十貫的。但依照韓岡的說法,為了防偽,需要通過鍛壓來保證錢幣無法仿造。所以一年過去了,依舊法鑄造的錢幣,填滿了國庫,而新法鑄幣卻沒有一點消息。

    “要是鍛軋造幣的機器造出來了,鑄幣局就可以改名造幣局了。”韓岡搖頭,“還早得很。”

    “那玉昆你怎么那么說?”

    “只要耶律乙辛肯要,開爐鑄錢給遼國也沒什么,造個母錢也不費什么事。”

    “這樣啊。”韓絳搖搖頭,“玉昆你真是讓老夫空歡喜一場。”

    “只是元佑重寶,怕是耶律乙辛不想要。”張璪說道。

    “只要是真金白銀,就是印上大康的年號,他都會要。”

    聽了韓岡的冷嘲,韓絳、張璪哈哈笑了起來,大康可是給耶律乙辛害死的那位宣宗皇帝最后留下的年號。

    陪著笑了幾聲,韓岡收斂了笑意,說笑到此為止。他正色道,“遼人的要求甚為無理,還要擋回去吧?”

    “當然。”

    韓絳肅容點頭,前面的話自是笑話,要是遼人想要什么,這邊不論是一口答應,還是討價還價,都是丟臉。清議一起,宰相的臉面往哪里擱?

    張璪也冷聲道:“耶律乙辛若是以為拿下兩個小國,就能恐嚇中國,那就未免太蠢了。”

    已經定下的和約,要是能夠這么容易改動,當初幾番大戰又是為了什么?

    遼國想要將絲絹換棉布,的確不是什么大事,以歲幣中的絲絹質量,也抵得過數量相當的棉布。

    可哪個宰輔都不會答應下來,只因為那是遼國提出來的條件。

    大宋這邊怎么動腦筋鉆空子都沒問題,宰輔們也不在意,但遼人想要改,先打過一場再說。

    將耶律乙辛的瘋人瘋語丟到腦后,韓絳舊話重提,“發運司的事怎么辦?光靠嚴刑峻法非是治本之法。”

    “因為薛向,發運司損失了很多有才干的官員,這不是短時間內能夠彌補得上的。”

    “難道邃明想要將那些人調回去?”

    “自然不是。”

    “那邃明兄是何想法?”

    “發運司中官吏如此猖狂,只是因為汴水獨一無二,無可替代。就算再有一薛向,能整治好發運事,但十年后呢,百年后呢?那時又會如何?”張璪看看韓絳、又看了看韓岡,“吾等備位輔弼,當為百世計。”

    “原來如此。”韓絳點頭,視線轉向韓岡,“不過此事得問計玉昆才是。”

    韓岡心中一震,雙眼微微瞇起,從韓絳、張璪的臉上看過去,都是目光灼灼的望著自己。

    真是圖窮匕見了。韓岡想著。兩只老狐貍這一搭一唱的,就是打著軌道的主意。

    ()( 宰執天下 http://www.ugwsct.live/0_711/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