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宰執天下 > 第46章 八方按劍隱風雷(21)
    />

    “為何這么說?”韓岡可不覺得周南會給蘇軾抱不平。

    “上次馮家四叔過來也是一樣,官人一直都在說公事。外人聽起來,就像來拜見官人的小官被訓話呢。”

    “有這么嚴重?”韓岡皺起眉,他完全沒那份自覺。說的都是正經事,氣氛當然會嚴肅一點。

    周南微微嘟著嘴:“官人自己不覺得,但在旁邊聽起來就是這樣啊。”

    韓岡揉著眉頭,難道是地位提高帶來的結果?還真的是一點也沒察覺到。跟自家人說話都像是訓話,長此以往,可就再難親近了。

    官位越高,圈子倒是越來越小,往來的友人就那么幾個,除了寥寥數位兩府同列,剩下的都是下屬,沒必要小心做人,這待人處事上的功力,似乎是減退了不少。

    周南將衣袍官靴送出去,讓書房外的婢女拿去處理,回過來,便走到韓岡的身邊,輕輕的幫著揉起了額頭。

    “官人就是每天想得太多了,不是公事,就是氣學上的事。都沒有閑下來的時候。宣徽使本來就沒什么職司,但官人現在還沒有在河東做經略相公的時候清閑。”

    “還好吧。”韓岡記得他第一次去河東的時候,還是挺忙的,也打了幾仗,在指揮軍務的同時,還要照管太原府的民政,沒周南說得那么閑。

    周南低下頭,溫熱的呼吸湊在耳邊,“那官人你說說,有多少日子沒有給大哥、二哥檢查功課了?”

    韓岡頭枕后方,舒舒服服靠在周南身上:“……如今事情多,千頭萬緒。許多事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不像早前只要盯著一件事去做那么簡單了。”

    “官人總是把事情壓在自己的身上。姐姐今天還說呢,官人就是勞碌命,跟姐姐的阿爹一模一樣。”

    “啊,那還真是光榮。”韓岡失聲笑了起來。

    韓岡自己也清楚,他現在的心思都放在多年的目標上,很難安心享受,同時也是越來越難以享受單純的快樂。

    有錢有權還有閑,換作旁人早就輕松的開始玩樂了。可韓岡現在過的日子,完全配不上他這個等級的官員。這的確就跟王安石一樣,只能說是天生的勞碌命,不知道該怎么享福。

    “不過今天官人跟蘇舍人不歡而散,他回去后會不會說官人的壞話?那些酸措大最喜歡背后議論人了。讓他們當面說,卻又不敢了。”

    周南對文人很刻薄,從小在教坊中看得多了,來來往往的都是一般貨色。有名的才子除了談詩論文,剩下的就是指點江山,議論朝政。可當真遇上了高官顯宦,即便是剛剛才罵過的,當即就能轉了臉上去奉承。

    “管他們那么多?沒什么好擔心的。”韓岡全然不放在心上,

    那群人根本不足為慮。也就是嘴皮子上的功夫厲害些,除此之外,還能拿貴為宣徽使的自己怎么辦?如果是普通的宰輔,還能造一造謠,敗壞他的名聲。但他韓岡的名聲,又豈是一群詞人能夠敗壞的?

    “但蘇舍人的名氣可大得很……還說是如今的文壇座主,仿佛當年的歐九公。”

    “沒事那就還留一份人情,若是有事,章子厚也怪不得我不講情面。”

    “官人真的跟蘇舍人這般犯沖?”周南好奇的問著,然后又小聲補充:“還是為當年的事?”

    韓岡回過頭。昔日的花魁雖為人母,但正是人生中最燦爛的時候,艷麗尤勝昔年,雙瞳中的盈盈水光正映著韓岡。

    韓岡笑了,撫上周南的臉,感受著指尖的膩滑:“一半一半吧,他只顧著游文戲字,給你我憑添了多少波折。不過為夫也不是小氣的人,只是與蘇子瞻本就不是一路人,終究是合不來。”

    合不來就是合不來,交朋友要脾氣相合,性情相投。蘇軾給韓岡的第一印象就很差,喜歡炫耀文才。他跟蘇軾脾氣不和,觀念相異,也沒有相近的愛好,甚至沒有共同的利害關系,根本就沒有來往的必要。就算蘇軾再有名,韓岡也不覺得自己有必要為其妥協。

    到了他這個地位,需要妥協和委屈自己的地方越來越少。縱使有,也都是包含著巨大利益的交換。憑蘇軾留給韓岡的印象,還遠遠不夠資格。今天已經給了章惇面子,剩下的也就沒必要再多理會。

    韓岡的手撫過臉頰,周南白皙的雙頰漸漸暈紅起來,雙眼變得水汪汪的,用力推開韓岡的手,細聲道:“還沒到夜里呢,姐姐她們待會兒也會過來。”

    說著強自推開韓岡手,起身離開,留下了苦笑的韓岡在書房中,還有桌上的一枚錢幣。

    這是一枚的新錢,有著明亮的金色,不是已經開始在京中流通的黃銅當十錢,而是真正的黃金。從外形上就能看得出區別,沒有中間的方孔,而是如同一塊小小的圓餅。

    方才周南收拾韓岡外袍時,從袖袋里拿出來的。這是今天快放衙的時候,從鑄幣局送過來的樣品。韓岡要去赴宴,便先收了起來。

    韓岡兩根手指捏著金幣,皺眉看著。

    金幣的面值是十貫。從此時的金價來計算,比應有的重量少了兩成,這其中還沒有將作為合金成分摻進去的少部分銀和銅算進去。依照此前新錢在京城中受到的歡迎,如果金幣上面的圖案能夠跟模具一樣清晰的話,這部分差價沒人會介意,可惜韓岡手中的這枚鍛造而成的錢幣,上面的‘拾貫’二字都十分的模糊,更不用說背面的元佑重寶,以及兩側的龍紋。

    比較純粹的白銀和黃金,硬度很低。可以利用簡單改造過的鍛機,經過模鍛壓制之后得到成品。韓岡希望得到沖壓出來的金銀幣作為大面值的貨幣通行于世。

    經過了一番改進,剛剛被設計出來的新式鍛機,用流水提供動力。通過皮帶帶動起飛輪,飛輪上又連著連桿,由此驅動向下擠壓的模具。只是水力產生的力量還是太小了,壓制出來的錢幣十分的模糊,鍛機更是一天得停下來修好幾次,缺乏足夠的實用性,只能算是階段性的成果。

    這是材料工藝、動力來源以及機械設計上的問題,不是短時間內能夠解決得了的,幾年內甚至十幾年內都不一定能夠見到成效。對此韓岡并不苛求,只是吩咐下去繼續努力。

    韓岡、蘇軾在章惇家的宴會,事后沒有引起太大的波瀾。可能是蘇軾警告過他身邊的人,也可能是韓岡本身就是讓人畏懼,沒有什么人再公開為賀鑄叫屈。而韓岡對佛教的敵視,也沒有流傳開來。真要說起隱秘,群臣私下里的談話,比皇城中的保密性要強得多。

    隨著年終漸近,天氣一天比一天寒冷。

    真臘國的使臣不知第幾次上京哭訴。而占城國沒有派使臣來,據傳是發生了內亂,占城國王一家死得干干凈凈。

    隨著左右江洞蠻的不斷外侵,交州的范圍不斷擴大。越來越多的福建漢人跑來,在當地開辟種植園,或是投資工坊。

    除了白糖、香料之外,連海中的特產,硨磲、玳瑁、珊瑚的產量也日漸增多。上好的木料更是如今汴河運輸中的最大宗的貨物之一。

    但嶺南的繁榮,卻影響不了全國各地的蕭瑟。

    不僅僅是京城,這個冬天,全國各地,無論南北,以及遼國,西域和海東,都遠比往年要冷上許多。

    太湖湖面結冰,船只難行,讓在湖中島上種植柑橘的果農飽受凍餓之苦。

    而河東方向,以以工代賑的名義,將難民聚集起來的工程,原本進行的十分順利。但連續幾場暴雪,不僅讓很多難民在兵災之后,再逢災劫,同時并代鐵路貫通的時間又要向后延長。

    宋遼邊境上,倒是一片平和,剛剛經歷過戰爭的兩大帝國正在舔舐自己的傷口——盡管雙方使用的方式完全不同。

    在順利的攻下了九州島之后,遼國繼續向日本增兵。這一回,楊從先終于打探到了遼國在日本的兵力,人馬在五千上下,但據說已經有了大批的倭人投效遼軍。也許攻下平安京,只是時間的問題。

    遼國連續侵略高麗和日本,讓東海上的局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一回楊從先遣信使回返,同時順便帶來的還有耽羅國的密使。聲稱耽羅星主想要向大宋稱臣,請求中國的庇護。

    高麗既然滅亡,耽羅國轉過來抱大腿并不出人意料。如果他們不來才會讓人擔心,擔心他們會不會投效遼人,讓大宋失去這個寶貴的海上基地。

    為了預防這樣的情況,朝廷早前除了下詔讓楊從先加強防備之外,還派出了水師去往琉球探察地理。

    此時琉球的定位十分混亂,東海上到底哪座島是琉球眾說紛紜。福建對面的臺灣島,此時也有人稱之為琉球,不過在查看了諸多史料典籍之后——主要還是韓岡的堅持——最終確定了出明州東向的一串群島是史書中所記載的‘流虬’。

    控制琉球、耽羅,加強海防,這是朝廷上下共通的認識。

    不過在離元佑元年還有半個月的時候,海東亂局中,新近困擾朝廷的一樁大事,是高麗群臣奉上的奏表,控訴高麗新王大罪十五,小罪數百,稱不堪為君,請求由朝廷主持,命其退位,換新王登基。

    ()( 宰執天下 http://www.ugwsct.live/0_711/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