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宰執天下 > 第22章 早趁東風掠馬蹄(下)
    />

    [更新時間]22:34:383999

    vip章節內容,訂閱

    這是比賽有趣的地方,不論事前怎么推算,總會有意外發生。就算是事前掌握了大部分信息資源的如何矩這一班人,也一樣不可能將比賽的結果猜得半點不差。

    第一場比賽結束,下面騎手牽著馬站成一排,幾個賽馬總會的會首開始給他們頒獎。

    頭名是運氣好到爆的狼居胥,一匹成了黑馬的灰馬——如今的賽馬禁止重名,以防賭馬時扯皮,故而各種稀奇古怪的名字層出不窮,到跟后世的網名差不多,這個名字算是比較正常了。

    第二名是劉家車馬行的西風緊,一匹契丹馬。這匹馬全程一直都是在第五第六的位置上,不是最好,也不是最壞,但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跑在前面的卷毛青和黑風追云擦撞,使得速度驟減,倒讓西風緊的騎手看到了機會,就此一躍而上。以素質論,契丹馬的確趕不上河西馬,尤其是肩高,站在一起一比就更是顯眼,比同一賽場上的河西良駒差了近兩寸,尤其是擁有大宛馬血統的黑風追云這樣的賽馬,差得實在很遠。但依靠時運,很驚險的拿到了第二名的位置。

    第三名是一開始領頭的飛里黃。至于天子小叔家的那匹后來居上的卷毛青,以及天子舅公高遵裕想拿來打名氣的黑風追云,則是很令人遺憾的落到了第四、第五的位置上。

    賭馬的馬券落了一地,看臺上罵聲一片,誰也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

    尤其是這一場的前兩名都是默默無聞看不出優勢的賽馬和騎手,卻因為高遵裕的保送戰術和一點運氣,笑到了最后。

    韓岡大笑著對妻妾道:“要是讓你們買馬券,估計也是輸光的份。頭三名想說猜中其中兩名的名次了,就是猜中一名都難說。”

    王旖不看韓岡得意的模樣,拉著嚴素心要往前面坐。

    “就是多年的老手也猜不到今天這一場的意外。”何矩打圓場的說著,他心里挺驚訝韓岡對家人的態度,據他所知,有許多高官顯宦待妻子如嚴君,就是在家里都是一本正經板著臉的,韓岡這般普通人家的感覺若不是親眼見到實在很難以想像,“事先看好卷毛青的居多,飛里黃,黑風追云同樣算在內,狼居胥也不是沒人買。但西風緊是冷門,真正的冷門。”

    賽馬的馬券有兩種,一種是猜名次,頭名、前三,乃至所有參賽賽馬的名次,賠率一個比一個高——當然,最后一項盡管少,卻也有人買,可從來沒見人中過。另一種就簡單了,只猜前三名是那三匹馬,由于不計較名次,一場比賽中有資格爭頭名的賽馬也就那么幾匹,事先預測出來的幾率就很高,故而賠率便低了下來。相對的,買的人則遠比前一種要多得多,自然中獎的也多。但今天的情況,估計是沒人中了。

    雖然這開場戲讓數以千計的觀眾和賭徒失望和憤怒,但這一場比賽也只是墊場而已,接下來還有更為激烈的賽事。

    不過一個比賽日中,不會全是一場場的比賽,中間也有些小插曲。

    比如現在正在賽場上出現的馬術雜技。四匹用絹花和彩帛裝飾出來的駿馬在跑道上奔馳,馬背上的騎手做著各式各樣危險的動作。

    踩著馬鞍站起算是很普通了。從倒騎,轉到倒立。再從倒立的姿態一個跟頭正正的坐回馬鞍。看著就是驚險萬分。自馬背鉆到馬腹下,又從馬腹下再轉回來,動作更是如同行云流水,馬術驚人可見一斑。當速度提到最高的時候,甚至四名騎手一躍而起,在空中交換了自己的坐騎。

    家里的三個小家伙抓著欄桿為騎手們的動作驚叫著。前面的比賽他們還能記得要守規矩,但看到這精彩馬戲的時候,終于將規矩跑到了腦后,嘰嘰喳喳的吵鬧了起來。

    當四名騎手駕馭著坐騎到了包廂前的時候,一聲唿哨后,他們齊齊扯起韁繩,四匹馬幾乎在同時人立而起,用兩只后蹄輕巧的轉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圈,接著前蹄轟然落下,四人四馬組成的隊列又繼續向前飛奔。

    “好俊的馬術。”韓岡看到他們的表演,就算就在軍中的他也不由得為之驚嘆。

    “這幾個是從河東勝州招募來的,全都是歸化的阻卜人。”何矩嘆著說道:“都說南人擅舟、北人擅馬,但馬術到了這個境界,真的是不一樣了。難怪能成中原大患。”

    “那又如何?現在還不是到了京城中耍百戲給我們看。如今與國初時不一樣了。”韓岡的微笑中,卻有著讓何矩不寒而栗的冷意,“已經不一樣了。”

    何矩聞言悚然,眼底卻不由自主的帶出了幾分崇敬。十多年來,無數異域外族的蠻夷在身前之人的手中折戟沉沙,數以萬計的尸骸支撐著他的這一句論斷。韓岡既然這么說,那就是事實,有資格駁斥這番話的,世上也沒有幾人。

    他的尊敬發自內心,“所以說還是端明的功勞。若不是端明,這些阻卜人進中國來,只會是跟著契丹人搶.劫,如何會老老實實的來賽馬場跑馬賣解?”

    韓岡朗聲而笑,“再過個十幾二十年,來這里耍馬戲的不會只有阻卜人。”

    何矩跟著笑起來:“小人也盼著手底下有契丹人使喚的一天。”

    馬戲表演過后,緊接著就是新的一場比賽。

    依然是新人的墊場賽,不過卻是長程賽馬,長達十五里的賽程。如何分配賽馬的體力,以奪得最后的勝利,成了比賽的關鍵。在過去的比賽中,不是沒有出現過賽馬死傷的場面。

    賽馬的項目有長程、短程,最長的十五里,最短的三里,除此之外,還有挽馬拉動重物的障礙賽——比賽場地是被跑道環繞的賽場中央——這么多的比賽項目,使得報名登記參賽的賽馬已經在兩百匹以上。沒能通過基礎測試,而被拒之門外的,更是十倍不止。

    每一匹新報名的賽馬都是這么從最低一級的新人賽一級級的比上去,到了午后接近黃昏的時候,在京城中聲名廣布的甲級賽馬一匹匹登場,那時便是一個比賽日的最高cháo。

    只是韓岡對賽馬的興趣不大,包括蹴鞠在內,他更喜歡看書或是旅游。鍛煉身體,打熬筋骨,也不過是想健健康康的活得長一點罷了。觀看比賽,他很難融入進場內激烈交鋒的氣氛中去。盡管兩項賽事都是他心血的結晶,可即便坐在場邊,韓岡的心中仍全都是對現實和未來利益計算。

    有時韓岡也在想,這樣的性格還真是無趣,可幾十年的性格養成,他也沒有改變的意思。讓妻妾兒女在前面繼續看比賽,自己坐到包廂最后跟何矩說閑話。

    “曲禮說了些什么?”韓岡問著。

    何矩低聲對韓岡道,“只聊了兩句。他想打探端明的身份。其實也就看端明氣度不凡,想結識一番。”

    “是因為有你這個順豐行京城大掌事在身邊,所以才高看一眼吧?若非如此,想來他也不會自己送上門來。”韓岡笑了一聲,又問,“曲禮是做什么營生的?”

    “曲禮在東城外的河港附近很有些名氣,密州人氏,在京城中做了有十幾年買賣,在五丈河那一條線上有一支船隊。熙寧八年天下災荒的時候,他在京東捐了一千八百石稻谷,換到了一個從九品的縣尉。這兩年他在京城中經常在蹴鞠球場和賽馬場與人結交,認識了不少宗室和官宦人家的子弟,生意越做越大。”

    韓岡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熙寧八年饑荒的時候,能捐出一千八百石的糧食,家底當不是一般的厚實。

    不過留心這個密州的豪商,也只是一面之緣后的心血來潮而已,對海上貿易的希望,韓岡不可能放在外人的身上。最后也只是吩咐一句,讓何矩平日里多查一下京東商人的底細,尤其是做海貿的。雖說現在無用,但遲早能派上用場。

    何矩應下了,問道,“端明還有什么要吩咐的?”

    “賽馬是沒有了,就這么比下去好了。”韓岡看看正關注著場中比賽的妻妾兒女,今天這一天用賽馬打發時間看起來并沒有做錯,只是他又想起了在不遠處的另一座球場中正在舉行的比賽,“今年行里的球隊在廂中聯賽第一是沒問題了,季后賽能走多遠?能不能拿個頭名回來?”

    “恐怕有些難。前面大半個賽季也沒能將積分拉開。如今還剩下五輪,只要敗上兩場,季后賽可能就沒有機會了。”何矩嘆了一聲,“今年城西廂這邊的球隊,進步速度太快了,”

    “這樣才好看。”韓岡笑了笑,并不為自家的球隊擔心,“可惜在賽馬場這邊看不到今天的球賽,要是能在一個賽場中比賽就好了。賽馬場這么大,放一支蹴鞠隊進來也沒什么……”

    蹴鞠聯賽的季后賽還沒開場,但常規賽已經到了尾聲。今天韓岡得閑,看一場蹴鞠比賽其實也不錯,正是賽況白熱化的時候,只是韓岡更想看一看賽馬,故而才帶了全家到賽馬場這邊來。若是能同時看到不同的賽事會聚一堂,感覺會更好。

    “兩邊的總會天天打嘴仗,誰為主誰為次?哪邊都難讓步啊。”何矩則嘆道。

    韓岡搖頭,就他所知,蹴鞠和賽馬兩個總會的關系的確是很惡劣,雖然比賽類型完全不同,但面向的人群相似,很有些瑜亮之爭的意思。

    又是一輪比賽結束,歡呼聲猛然間從觀眾席上爆響起來,隔壁包廂里也不像前一場比賽后那么安靜了,看起來這一回不是冷門。

    聽著隔壁歡呼雀躍的跺腳聲,還有從窗口傳進來的聲浪,觀賽的上萬人似乎都陷入了狂熱之中。韓岡也不禁再想,到了午后的更高級別的場次,這樣的氣氛不知還會如何熱烈。

    東京百萬軍民,來此觀賽的有萬人之多,一百人就有一名。雖然比不上蹴鞠聯賽比賽時,一個坊中的男女老幼全體出動,為本坊的球隊加油助威;也比不上兩年前開始,金明池畔天子駕前爭標大賽的盛況,但在絕對數目上,也是足夠驚人了。

    東京城龐大的市民階層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沉迷于兩項賽事之中,這項產業所吸引的財富,也是一個讓人驚駭,也讓人趨之若鶩的數字。

    單純的農業社會,支撐不了這樣的比賽。大部分農村,只有一年一度的社賽和年節時,才有百戲、雜劇或是賽事之類的活動。只有大型的城市,大量的人口和財富,才會有組織化的體育比賽。

    或許這就是在工業革命的進程之中附帶的成果了。在棉布的生產上,紡紗機和織布機的運用,大批雇工的出現,使得整個棉紡織業已經開始半工業化,與此同時紡織技術也開始向絲織業擴散。隨著技術的進步,思想會轉變,社會會變革,文化風俗也會相應的發生變化。文化和娛樂,越是能普及到民眾,就代表著社會的文明程度就越高。

    新式的生活方式,會逐漸改變了男耕女織的傳統,當然不會受到普通士大夫的喜歡,賤視工商的思想仍是文人中的主流。但變革的潮流是無法抵擋的,隨著工商業逐漸發達,行會的實力也在逐漸加強,市民階層更是在不斷擴大,他們需要一個與他們相配合的社會文化。

    這是韓岡所期待的變化。

    一場場比賽讓時間過得很快。

    韓岡留著何矩說了一陣話之后,就打發他出去做正事了。順豐行的京城大掌事還是很忙的。何矩中間只是在午飯時親自領人送了一個豐盛的席面來。

    但到了午后時分,何矩臉色難看的匆匆來見韓岡。

    “端明,出事了。”何矩臉色鐵青,“今天行里的比賽上出事了,兩邊球迷打起來了……死了人!”

    ()( 宰執天下 http://www.ugwsct.live/0_711/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