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宰執天下 > 第21章 涉川無咎黃龍鎖(下)
    />

    動蕩了一夜的交趾國都終于稍稍恢復了平靜,而緊閉了一夜的皇城城門也在千萬人的注視下轟然打開。

    交趾國王李乾德身穿白衣,雙手自縛于后,交趾國的王印玉璽用白布裹著,掛在脖子上。亡國之君并不論年歲大小,十歲不到的孩童,就這么從城門中低著頭走過來。在他的身后跟著交趾太后倚蘭,另外還有避入宮中的一眾朝臣隨行。除此之外,所有的士兵都被遠遠地攔住,不讓他們近前。

    兩千余名官軍將士已經控制了皇城城門門前的廣場,周圍的房屋、建筑也都在宋軍的控制之下。經過一夜的奮戰,城中的抵抗已經漸漸被擊潰消滅,而同時失去的生命也多達萬人。

    自太宗皇帝平滅北漢之后,這還是大宋官軍第一次攻下一個敵國的都城。經過行營參軍們一番刻意宣傳,軍中上下人人都感到與有榮焉。被特意挑選過的士兵們,人人精神煥發,手持斬馬大刀,一個個挺胸疊肚,用揚起的下巴和鼻孔沖著彎腰駝背走過來的交趾君臣。

    章惇已經換了一身戎裝,腰佩長劍,英姿煥發;而韓岡也是穿著盔甲。相比起批了二十多斤的盔甲仍是不脫文人色彩的章惇,韓岡一將精心打制的山文甲套在自己的身上的。一名年輕武將的形象頓時壓倒了他身上的文士色彩。倒不是他要裝佯,眼下升龍府未定,出意外的危險性還是很高的。

    燕達、李憲,還有一干經略招討司和安南行營的文武官員,都在等著見證歷史性的時刻。只有李信沒有這個運氣,他是負責領軍監視城中異動,以防交趾人趁機將南征大軍的將帥們連鍋給端掉,沒有機會參加這一次的觀禮。

    李乾德終于走到了受降將帥們的面前,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緊隨著他的一眾人等,也同樣是向著兩位帥臣以大禮相待。

    章惇、韓岡不避不讓,他們是代天巡狩、討伐不臣,小小交趾郡王的跪拜,他們都受得起。

    “罪臣乾德,不幸為逆臣所欺,以至有今日之果。今天兵征討,耀兵天南,罪臣愿舉國降順,以求天子寬宥。”

    李乾德這一番話還帶著奶臭味,說得雖不算結巴,但也明顯全是事先備好的。而且說話只是說話,他抬起頭來的眼神全是恨意,如同毒蛇一般,全無半點悔改的想法。

    韓岡、章惇對此倒是毫不在意,以他們兩人的權勢,回到了京城之后,捏死他這個降順的反王,跟捏死一只蟲子一般容易。

    李乾德一番話說完,便又五體投地的跪拜下去,整個過程恭順無比,只要不看他的眼神,不知會有多少人被這個小孩子給騙過去。

    章惇、韓岡等幾名將帥并沒有太過注意李乾德的表情,他們的眼睛一直都在掃視著交趾國王、太后身后的群臣,左右來回,并沒有看見任何一個與傳說中李常杰相貌相似的官員。

    “李常杰何在?”章惇厲聲問道。

    一名就跟在太后、國王身后的交趾官員,聽到提問,便揚聲回復,“李逆昨夜自知冒犯上國,其罪難恕,已經畏罪服毒自盡了。”

    “自盡?”

    韓岡眼神閃動了一下,李常杰要自盡不是在家里,不是去太廟,卻是巴巴跑到皇宮里面自盡?這種鬼話他是一百個不信。但不下手,解決李常杰,估計也不能這么順利的投降。

    交趾如今的境地,都是李常杰的功勞,但他在大宋這邊可落不著個好。沒能在李常杰活著的時候,將他拖到邕州忠勇祠前血祭英靈,實在是太便宜他了。

    “尸首現在何處?”章惇立刻問道。

    面覆重紗的倚蘭太后向后一招手,一名小內侍連忙從后面遞上了一個一尺見方的木匣,“李逆的首級就在匣中。”

    揭開木匣的蓋子,將里面的存貨暴露出來。沾滿血跡的頭顱,如同惡鬼一般猙獰,只留下了一個死不瞑目的眼神,瞪大的眼角處都有道血痕流淌下來。死人相貌都會由所變化,此時乍看起來,這名只能看到腦袋的死者,讓人無法確認到底是誰人的尸骸。

    韓岡招了一人過來,是隨軍南下的何繕。他也算是行營參軍的一員,曾經身為劉紀幕僚的他與李常杰有過數面之緣。沖著盒子里面仔細看了一看,點點頭又搖搖頭,“似乎有些相似,只是小人拿不準。”

    韓岡并不滿意這個答案。黃金滿他們其實都見過李常杰,但他們都在外圍守衛,要找過來還需要點時間。正想著是不是找他們來確認,倚蘭已是俯身拜倒:“此物千真萬確,下邦豈敢欺瞞上國使臣。”

    章惇又看了盒子里面的首級兩眼,轉過來,毫不遮掩的亮在的李乾德眼前,“李常杰常年上朝,大王必然熟識,此物可當真是李常杰的首級?”

    發黑的血跡殘留在臉上,臨死前因為劇痛都咬爛了下唇,如此恐怖的畫面展示在眼前,李乾德渾身一顫,看著就想往后退。但立刻又強行忍住,點頭道:“正是,此物正是李逆的首級!”

    小兒魂識未全,若看了此等恐怖的畫面,驚悸而死都是可能的,好歹也會重病一場。章惇為了查個究竟,下起手來可是沒有半點容情。可李乾德看到人頭還能這般冷靜,也不算簡單了,日后說不定還當真是個大患,幸好給提前拔除。

    雖然還不是能完全確定,但章惇也不想再深究了。跟韓岡不同,對他來說只要抓到太后和國王,該有的封賞都會有,而活生生的倚蘭和李乾德是沒法冒充的。

    “即是如此,就將連同尸首一起裝起來,送到邕州去。”章惇讓人將盒子收起,接下來就該發落這些人了。

    “招討相公,”倚蘭太后忽然開口:“禍亂上國的元兇就在此處,若仍欲加罪,其罪只及吾母子之身,懇請招討相公且息雷霆之怒,饒過滿城良賤。”

    章惇雙眼微微瞇了起來。沒人會認為倚蘭這話只是單純的掛念著交趾百姓……‘難道是還想著能遺愛交趾不成?!’他略低頭,瞥了一眼李乾德,隱含的威脅之意不用開口出聲已經表達得很清楚了。

    燕達冷冷哼了一聲,也是眼神凌冽,一掃過來,便讓所有降人噤若寒蟬。

    韓岡則是帶著笑意,上前和聲道:“交州之事,太夫人勿須掛心,朝廷自有安排。此番上京,路途遙遙,還是盡早動身為是!”

    他言外之意哪里還有人聽不明白,也就是明說爾等已是階下之囚,就別再多動什么心思,從今以后,交趾一地已經與李家毫無瓜葛了。

    章惇冷笑著,都這時候了,還會給交趾留下一點翻身的余地。更不多話,他直接讓人將倚蘭、乾德以及宮人內侍安排了上了車,先送到官軍已經完全控制的城東安置,擇日送上京城。

    轉過頭來,章惇問著打頭的那名官員:“爾乃何人,在交趾朝中擔任何值?”

    “他是宗亶!”何繕叫道。

    章惇、韓岡聞言,神色登時為之一變,就見那人低頭行禮:“在下宗亶,拜見兩位相公。”

    ‘都這時候了,還心存僥幸?’

    不過這時候也不急著處置他,章惇指著一眾交趾降臣,“全都押送東城去,回邕州后再行審問!”

    交趾朝臣一個個都押走了,駐守皇城內的兩千多官兵也放下刀槍走了出來,李常杰一死,沒有了一個主心骨,想反抗都沒那個膽子。

    空蕩蕩的交趾皇城已經被宋軍所占據,立于又一座紫宸殿中,韓岡問著章惇:“子厚兄,這座內城中的財物該如何處置?”

    “該怎么做就怎么做好了。”章惇很干脆的說著,“不過內城庫中的禁物全都要收拾起來,有些悖逆之物,可不能流出去到私人手上。”

    有了主帥的首肯,官軍對交趾王都核心區域的洗劫也開始了。有組織的清洗,比起盲動水平的搶劫,效率要高上百倍。殺人放火的事,都是軍隊慣做的。

    交趾一國肯定是窮的,大半百姓都是連一件好一點的衣服都沒有,但輪到王公貴族倒是不窮,相反還挺富裕。另外虔信浮屠的交趾人,他們建立的寺廟也是一個比一個富裕,加之許多人都逃到了寺廟中,使得寺廟比起豪門大戶還要有錢許多。

    只是宋人也多信佛,官軍殺到廟門前,便不知該怎么做了

    “逃進文廟倒是可以饒那么幾個,逃進佛寺算什么?”韓岡可是半點不在乎,“不過不得在寺廟中殺生,將人趕出來再說。至于財物,佛門弟子有戒律在,不會在意身外之物。”

    也有幕僚勸過章惇,但章惇反問道,“交趾雖小,亦是萬乘之國。以萬人破萬乘,這番辛苦如果不是貪求之后的回報,又有誰會如此賣命?”

    就這樣,交趾王都被洗劫一空。而與此同時,章惇和韓岡則商議著該如何處理交趾國的后事。

    “升龍府是不能留的。富良江江口有鎮名海門。與升龍府一樣,亦曾為舊唐安南都護府及行交州治所。”韓岡對此早有腹案,“若皇宋重設交州,當于此地立城。”

    ()( 宰執天下 http://www.ugwsct.live/0_711/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