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宰執天下 > 第15章 焰上云霄思逐寇(14)
    />

    城門現在一天依然只開啟兩個時辰,內外進出的搜檢也依舊嚴密。在四座城門上,都掛著裝著人頭的小木籠子。自從韓岡傳回嚴查手持度牒進出關卡的交趾細作,賓州城門的檢查工作就沒有放松過。

    這些天下來,奸細被殺了二十多,其中少不了有冤枉的,但其中幾個得到確認的,就讓賓州城內的百姓雙手支持將眼下嚴密的搜檢工作繼續保持下去,直至交趾人撤回國中。

    住在昆侖關邊,賓州城內的居民都很清楚南面的那片山嶺,無法阻擋真正有心穿越過來的敵人。當領兵出援邕州的韓運使,在交趾兵的追逼下,被迫退回昆侖關的時候,人人都在擔心他能不能守得住那座并不堅實的關口。更重要的是,賓州城離著最近的山林,僅僅只有五六里,說不定交趾賊軍什么時候就從山中沖了出來。

    賓州城單薄低矮的城墻,給人以虛假的安全感,這些日子很少再有城中居民愿意離城出外。現在進出城中的多是挑了柴禾菜蔬進城販賣的農民。由于下雨的緣故,更因為賓州城外的村莊前日遭了大劫,這些天,柴草菜蔬的價格水漲船高。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城中不缺糧食,糧價依然保持在正常的水平。

    不過連日陰雨的天氣,也全然是壞事。城內的上萬軍民都在盼著交趾人早一點退軍,好恢復舊日穩定的生活,連著下了幾天的大雨,不少人都覺得再繼續下個幾日,交趾人不想退也得退了。

    而黃元也是這么在想著。

    因為是韓岡的命令,他率領一千族中兒郎來到賓州城,作為守軍的補充。

    一個是因為糧草。以昆侖關的規模,在關城中駐留下兩家的兵馬沒有任何問題。但前面向歸仁鋪運送糧草的牲畜雖說都是從賓州城中搜羅來,可糧食則很大一部分則是由昆侖關運往歸仁鋪,而那些糧草在撤退的時候全都丟光了——且還因為雨水的緣故沒能燒起來——當全軍回到昆侖關,關城里的存糧就顯得有些少了。

    當然,韓岡更多的還是要提防賓州被突襲。交趾軍前后夾擊關城的確是最后可能的情況,突襲賓州城同樣能起到打亂昆侖關城守御的作用。用兵貴奇,有雪夜下蔡州的李愬為先例,要說韓岡、李信這樣歷經戰事的將帥會考慮不到這個問題,那也愧對了他們讀過的那么多兵書戰策。

    韓岡派來的援軍,倒是很受賓州城中的歡迎。雖然他們跟前日在城外殺人放火的賊人,都是來自廣源州。但黃元他們既然已經棄暗投明,加上交趾軍正有著攻打昆侖關的打算,有這么一千人守備城中,還是能讓賓州百姓安心不少。

    黃元穿著一領韓岡賜下來的盔甲,很是驕傲的站在賓州城的城頭上。城樓挑起的飛檐擋住了直撲而下的風雨,看起來還是要下個幾天的樣子。

    黃元很感謝韓岡只帶了八百兵來,要不是韓運使手上的兵力不足,也不至于這些好差事都能落在他們這些剛剛歸順的廣源蠻身上。讓他和他的兄長都在這一場戰爭中立下了戰功。

    黃元很珍視自己得到重用的機會,不論是白天黑夜,刮風下雨,他也照樣一絲不茍的執行著韓岡的命令,就算是讓他們冒著風雨來到賓州助守,軍中的些許怨言也都被黃元強力壓制下去。

    天色仍是昏暗的,就算站在一丈多高的城墻上,在雨幕中也望不了多遠。城頭只有一隊隊繞城巡邏的守軍,城門處則是有些雜亂。

    兩道鹿角攔在城門前,城門又只開了半邊一條縫,僅留下容許一人通過的窄路。想要從窄路進城出城,都要經過嚴密的檢查,免不了要為此耽擱許多時間。不過如果有人敢于為此鬧事,格殺勿論,城頭上吊著的一排首級中,就有兩個這樣的蠢貨。

    黃元就守在城西,他放在這里的士兵是最多的。城南直接通向昆侖關,并不需要太擔心。如果交趾人從山里出來,最有可能就是來攻打離山林同樣近的西門,而城東也同樣離山不遠,那里也是重點之一。至于城北和城南,受到攻擊的可能性都要小一些,兩處的兵力也稍少。不過放在城中還有兩百人的預備隊,必要時也可以去急救。

    黃元自認為這樣的布置應該是不錯了,遣人回昆侖關的報告,韓、李、蘇三位也沒有說不好。就算一下有萬人來攻,他也能抵擋個一時三刻。

    手握刀柄,他一時躊躇滿志。困于小小的廣源州哪里算是英雄,他并不是長子,沒有繼承大首領的權力,與其等著父兄分他百十個部眾,做個小小的洞主,還不如投入大宋官軍之中,見識一下大宋的富麗繁華。

    正在為未來浮想聯翩,背后突然吹響了告急的號角,那是從城北傳來的。纏繞在黃元腦海中的美夢,被驚慌失措的號角擊碎。他頓時清醒了過來,是敵襲!

    黃元臉色突變,但他的第一反應并不是領兵救援,而是向城下用著自己能發出的最大音量在吼叫著:“關門!快關門!”

    在驚急之中,他一時忘了說官話,但站在城門前的士兵心領神會。這時候,上面只會有一個吩咐。告急的號角不論在哪里吹向,城門都得立刻關閉,以防受到賊軍偷襲。

    丟下手邊的差事,回身就竄回城門中,沉重的大門從內被關閉。擁擠在城門前等待入城的百姓,同樣大驚失色,紛紛沖向城門,只是他們慢了一步,壓了一條縫的城門一下就闔了起來,咚的一聲悶響從門內傳出來,連門閂都給合上了。

    就在被堵在的城外百姓哭號聲中,城北的號角聲再一次響起,聲音更顯急促。黃元臉色變得更厲害,提刀下城,從西門處的守軍中點起兩百人,往城北趕去。西門這里還有三百人駐守城墻,他也不擔心會有什么意外。

    可黃元離開不久,就在西門外,約莫四五百人吶喊著從雨幕中沖了出來。手上還有十幾架簡易的長梯,向著城墻直撲過去。

    李常杰用金銀財帛和封官許愿,從一萬人中挑出了七百兵,頂著***穿過了山間小道。

    對于大軍行動,氣候是個大問題,不是第一流的將帥,絕做不到率領部下在風雨大作的時候行軍打仗。可換作是少數精銳的奇襲,天候的影響卻能減低許多。突襲賓州的幾百人雖然少,但能在風雨中通過草木森森的山林的他們,其戰力也是第一流的水平。

    突襲賓州城的行動的確是個冒險,但冒險并不是百分之百的會失敗。

    ……………………

    下雨天,大部分人的心情都會低落起來,也很少會有人會喜歡冒雨出外。守在關中,有建筑遮風避雨,可留在城外的交趾兵,他們的住宿條件,可不會太好。

    “今天交趾人的騎兵已經沖到了關城前。要么李常杰是打算孤注一擲,要么就是他要撤軍了,防著我們追殺出去。”

    已經下了四天的雨,眼見著交趾人快要待不下去,韓岡想瞅準機會,給李常杰好生送一送行。李常杰在廣西殺人放火,沒有禮送出境的道理,肯定是要打上一場。

    “李常杰駐扎在山中驛站,他前日又是追著我們身后一路趕過來。他帳下的士卒能隨身攜帶糧草,最多也就三兩天的份量——就是我們走的急了,沒看著那把火生起來——光憑手上的干糧,現在就該斷糧了。想要在雨中支撐起供應過萬兵馬日常食用的糧道,對人力的消耗可是個大數目,李常杰堅持不了幾天。”

    “如果他當真撤軍,就可以追殺回去,交趾兵士氣低落,他們擋不住官軍!”

    “就是神臂弓是個大問題。”李信嘆著。

    這些天來雨水不斷,濕氣過重,使得弓弩的威力大減。神臂弓發射時的聲音都是軟綿綿的,完全不見正常發射時鏗鏘有力的弦聲。以檿桑為身、檀木為弰、麻繩扎絲為弦的神臂弓都被濕氣侵透,失去了該有的威力,用牛角、牛筋和牛皮膠的戰弓更是一點力道都沒有了。

    “沒有弓箭,難道就不能打仗了?”韓岡反問,又道,“追殺賊軍,用得上弓弩的時候也沒多少。”

    “萬一李常杰打算孤注一擲呢?”蘇子元問著。

    “除非交趾兵已經繞到我們背后來了?要不然,李常杰瘋了才會在這時候就出來攻打關城。”韓岡搖搖頭,笑了起來。

    但只過了片刻,他臉上的笑容就無影無蹤,“交趾兵繞過了昆侖關?!”

    派在山里監視敵蹤的哨探跪在下面頭也不敢抬:“回運使,他們沒走小人幾個巡視的道路。只是今天早上,看到了出山的地方有人馬經過的痕跡才發現。大約千人的樣子,從方向上看是往賓州去的。”

    “有沒有通知賓州?!”蘇子元急問道。

    “已經有人追過去了。”哨探的聲音低了點,“就不知道能不能趕得上。”

    李信緊緊咬著牙,這算是一個大失誤,想不到李常杰竟然當真孤注一擲,真是瘋了!不過李常杰派過去的應該的確不到千人,要是兵力過千過萬,就算穿行的是荒僻山野,也沒有發現不了的道理。

    蘇子元立刻對韓岡道:“運使,要立刻派人去救援賓州,遲恐不及!”

    韓岡皺著眉,從昆侖關到賓州距離并不算短,如果直接沖過去營救,跑到半路就沒有力氣了。

    蘇子元三人都在看著韓岡,等他做出決斷。

    “伯緒,我給你兩個都的荊南軍。黃洞主,你領兩千本部,一同去援救賓州。這一路寧可走穩一點,也不要中途吃了埋伏。”韓岡囑咐著,這時候再也不能亂,“偷襲賓州城的交趾兵絕不會太多,就算城池被攻破,他們也壓不住城中的反抗,更守不住四門。只要穩扎穩打,賓州城即便丟了,轉眼就能奪回來。”

    “唯命。”蘇子元站起身,抱拳行禮。

    黃金滿則是單膝跪下:“請運使和都監在昆侖關中靜候我等捷報。”

    “不,我們要準備出戰。”韓岡同樣站起身,“不論攻向賓州的那一隊交趾兵怎么打,如果李常杰這邊配合不上,一切都是無用,肯定會攻過來的。”他充滿自信的笑了,“我軍養精蓄銳多日,士氣正旺,賓州小亂,也影響不了軍心。任憑李常杰計謀百出,也照樣得丟盔棄甲!”

    ()( 宰執天下 http://www.ugwsct.live/0_711/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