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宰執天下 > 第15章 焰上云霄思逐寇(四)
    />

    申景貴的叫聲中充滿了驚訝和不可思議。黃金滿行事一向沉穩,甚至在許多人眼里都到了膽怯的地步,怎么敢就這么毅然決然的跳到了宋人的那里去,照常理,好歹也要猶豫一陣子,再跟他們三人聯系一下才對。

    因為這條緊急軍情,來自廣源州的三位蠻帥皆聚集在劉紀的大帳中,討論著接下來的應對,但起頭的并不是對未來計劃的商議,而是抱怨。

    韋首安憤恨:“難怪李常杰那么大方,將邕州城讓了這么多出來。”

    “現在大半散在城中,真的給李常杰算計了。”劉紀臉上看不出來怒色,可心中同樣是怒火沖天。

    因為在邕州城中爭奪劫掠的目標,廣源州的蠻兵還跟交趾人起了好幾起沖突。劉紀本來還準備著與李常杰和宗亶為此事扯皮的,沒想到整件事根本就是一個陷阱。

    “得快點將人從城里撤出來。”申景貴說了一句廢話。

    其實在聽說歸仁鋪大敗的第一時間,他們三人都已下令將散在城中的部眾即刻召回,但邕州城這么大,下面的人都搶紅了眼,能有多快可想而知。

    “全撤出來的差不多還要有兩天的時間。”韋首安板著臉,咬著牙,“宋人能給我們多少時間,李常杰又會給我們多少時間?”

    “絕大部分一天之內就能回來了,剩下的就由他們自己去好了。”劉紀冷漠的說著,“漢人有句話:當斷不斷,反受其亂。這時候,一切都耽擱不得。”

    “收回來后怎么做。”韋首安望著另外兩人,“要撤軍的話,李常杰和宗亶會不會點頭?”

    “要不然干脆……”申景貴沒將話說下去。但劉紀和韋首安都明白他的意思。

    韋首安正要說話,帳外的守衛進來通報,“洞主,大營那邊派人來了。”

    “李常杰他們要做什么?”申景貴立刻問道。

    “絕不會有好事。”韋首安立刻道。

    劉紀恩的一聲點點頭:“若是讓我們去大營,必然有詐,誰都不要去。”

    申景貴和韋首安立刻點頭:“知道了。”已經吃了一個大虧,交趾人在他們的心目中再沒有信譽可言。

    從中軍大營而來的信使,走進了帳中。

    劉紀臉上堆起虛假的笑容:“不知李太尉、宗太尉有什么吩咐?”

    “黃金滿投敵,宋人援軍已抵歸仁鋪。奉李、宗二太尉之命,著三位洞主撤軍歸國。”

    劉紀、韋首安、申景貴三人都沒想到李常杰會如此干脆,直接將攤了出來。

    “李太尉要我們怎么撤?”

    韋首安冷淡的問著。若是李常杰敢拿他當殿軍,他轉頭就去投靠宋人,追著交趾兵打。

    “李太尉與宗太尉商議已定,由他本人領軍親自殿后。而宗太尉則指揮向南撤軍。宗太尉的軍令,要三位洞主盡快從城中撤出來,渡過左江。”

    既然并不是要招他們去大營,也就不需要砌詞反對或是拖延。劉紀低頭,領著韋、申二人一同接下軍令。

    信使走了。兩對眼睛一起望向劉紀。

    方才申景貴的提議還沒有得出結論,而李常杰和宗亶又釋放出了足夠的善意。接下來該怎么做,到底該站在哪一邊,現在韋首安和申景貴兩人都疑惑,拿不定主意。

    “……先回去再說。”劉紀沒有猶豫太久,“回到廣源州看宋人會怎么做。”

    “可劉永……”申景貴欲言又止。

    劉紀是廣源州四位大首領中領頭的一人。其他三位蠻帥雖不能說是對他馬首是瞻,但劉紀說話的份量最重卻是沒有任何疑問的。而且劉紀的親弟弟也在昆侖關中,黃金滿既然投靠了宋人,那劉永當然沒有可能例外。

    要是這樣的話,是不是該往宋人那里靠上一靠?申景貴和韋首安都在這么想著。

    只是劉紀心存懷疑。

    弟弟劉永到現在都沒有消息。黃金滿投宋,如果劉永也一起跟著投宋的話,少不得會立刻派人來聯絡自己。這消息,絕對會比宋人進兵的速度要快。但到現在也沒有一點動靜,盡管可以用各種意外來解釋,但劉永的直覺上,已經覺得自己同胞兄弟已是兇多吉少。

    而且這不僅僅是直覺的問題!

    劉紀記得他前天最近一次收到劉永傳回來的消息,上面說他已經進兵賓州,如今收獲頗豐。他的那個弟弟一向貪得無厭,以劉紀對他的了解,不搶個盆滿缽滿,就絕不會打道回府。不可能只搶了三兩天,便轉回昆侖關。

    從時間上算,劉永在劫掠的時候,正好會撞上來援救邕州的宋軍……不論從什么角度來看,都可以說他的弟弟必無幸理。

    另外黃金滿的為人,劉紀也很清楚,絕不會因為被許了一點好處就輕易反叛。盡管之前的幾年,因為宋人嚴禁緣邊市易,他的部族損失極大——只比自己少上一點——但交趾派人來勸說一同出兵的時候,黃金滿是最后一個才點頭,而且聽說是因為下面部眾強烈要求才不得不同意,同時出兵的數量也是最少的。

    黃金滿既然有著這樣的性子,絕不可能宋軍一到,就亂了陣腳。必然是見到宋軍的威勢,并加上豐厚的回報作為補充,才會毅然決然的投到宋人門下,充當起走狗來。

    至于宋軍是拿什么來表現自己的實力,劉紀幾乎已經可以確定了。

    “就按照李常杰和宗亶說的去做,一起退回去!”劉紀已經拿定主意,作為統帥廣源州諸多部族的大首領,他不會因為一個弟弟而將全族的性命放到懸崖上。但要說他會在形勢還沒有出現一個清晰明白的走向,就投向仇人,那也絕不可能,

    而且即便他猜錯了,弟弟劉永與黃金滿一起投了宋人,那也沒關系。有著這一層關系在,即便是退回了廣源州,照樣能與宋人聯系上。何必在眼下的這個節骨眼上,與身邊的交趾人起沖突,“這里可不是昆侖關。如果我們不從軍令,有所異動,恐怕李常杰和宗亶第一個就是先對付我們。”

    “先回去,一切等回去了再說。只要我們手上還有兵,不論是宋國還是交趾,都不能拿我們怎么樣。”

    ……………………

    收到了劉紀三人都聽命行事的消息,李常杰和宗亶都稍稍放心了一點。但也只是一點而已。誰也不說不清他們現在的順服到底是真是假。即便眼下是真,也會在形勢轉變的時候,跟著一起變動。

    “關鍵還是要擋住宋人的兵鋒。”宗亶對著李常杰說著,“只要能擋住宋人,一切都還好說。若是擋不住,劉紀他們可不會跟我們同生共死。”

    “如果是眼下在歸仁鋪的那三千兵馬,我還不至于會輸,要贏也只是費點氣力而已。就算是昆侖關的敵軍都來了,我要退走也容易。”李常杰依然對自己有著足夠的信心,“關鍵還是你這邊要快,盡快聚攏城中兵馬,渡過左江南歸。等回到國中,宋人也奈何不了我們了。”

    “這件事你放心,最多三天,我就能撤過江去。”

    左江冬日水緩,當初數萬人渡江,也沒有花費宗亶太多的時間。這一次反過來,也同樣不會有太多麻煩。

    就算是面對來勢洶洶的宋軍精銳,李常杰和宗亶的心中,依然沒有太多的驚懼。只要能維持好軍中的穩定,擁有十倍以上的兵力,想要順利撤退絕不是一件難度多大的一件事。

    但兩人都沒有松懈下來,接下來的幾天,就是最關鍵的一段時間。

    ……………………

    一聲聲慘叫透過狹窄的縫隙傳進小小的地窖中。

    一名婦人緊緊抱著懷里的小女孩兒,縮在地窖中,一動也不動。一句句聽不懂的交趾土話正從頭上傳下來,尖利的狂笑讓人心驚膽戰。交趾賊軍就在外面殺人放火,著火后的煙霧從通氣孔中透了進來。

    煙氣嗆人,但婦人仍竭力忍著咳嗽的**,用濕潤的布匹,捂住自己和懷里小主人的口鼻。

    就在最后的時刻,服侍的主人和小主人也沒有一個肯離開州衙,只是夫人把家里最小的七娘讓她帶了出來。

    懷里的女孩兒動彈了一下,不知是不是因為姿勢保持了太久,手腳麻痹了。

    “七姐兒,不要動!”婦人連忙壓低聲音的責備著。

    小女孩乖乖的在懷里縮了縮,靜靜的不再有任何動作。

    前日從州衙中出來,她們就躲在深深的地窖里,匆匆帶出來的食物還夠吃上幾天,但不知道頭上的賊人,究竟還有多久才會離開。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從縫隙中投下來的光,明了又暗,外面已經很久沒有動靜了。

    沒有了用交趾土話發出的吼叫,也沒有了死亡前的呻吟,靜靜的一點聲音都沒有。

    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交趾賊軍退了嗎?還是城內的人都給他們殺光了。

    婦人什么都不知道,但她決定還是多等上一點時間,等到真正撤退了再從地窖里出來。

    ()( 宰執天下 http://www.ugwsct.live/0_711/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