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宰執天下 > 第12章 兵蹙何能祓鬼儺(上)
    />

    蘇緘在正對面的城墻上停了腳步,好用早已經變得老花的眼睛,看著已經變形發黑的那個東西:“桂州那里如果再派援軍來,最好是個有膽識有才智的。”

    跟隨蘇緘一起巡視城中的三子蘇子正忙坐了下來,靠著墻,整理起套在身上的札甲。甲身里面用來綁扎的皮帶斷了一根,還沒拿去修,松垮垮的,穿在身上走幾步就會歪掉。‘也不知道州中軍器局的幾個修補匠有沒有空。’蘇子正想著。在他父親立下的規矩中,工匠們首先要緊著城頭上的守軍。

    “援軍不會來了。”通判唐子正低聲的說道。其實也不用壓低聲音,現在邕州城中誰都知道,桂州的援軍不會來了。

    旗桿之下,四五十個攏做一堆的頭顱,堆了三四十堆,一群群蒼蠅嗡嗡的繞著亂飛,烏鴉也圍了一圈。七天前,桂州派來的三千援軍,連同主帥張守節,在昆侖關處全軍覆沒,只剩下腦袋到了邕州城,也能算是來了。不過全都便宜了烏鴉和蒼蠅。

    “真是過了一個肥年。整整三千人吶!”唐子正這幾天腳都跺得痛了。就算都是廢物,但也都是拿著刀槍弓弩的廢物。城中現在人不缺——城中丁壯分作三班上城,就在身后城墻根下的屋子里,都躺著剛剛下城的守軍——就缺乏足夠的軍器。

    “最多兩千……”蘇緘從文職轉武職,由進士作武將,很清楚廣西軍是什么樣的情況。只是想起來軍中那些弊病,手就要壓著心口,話都不想多說。如果廣西路中軍州兵籍都是足額,賊軍的攻勢也不至于這么順利。

    唐子正倒不在意空額不空額。“劉經略派他們出來,不是為了防著有人查他們空額的。”

    “這些天交趾人死得更多。”蘇子正終于將他的盔甲調整好了,走上前來,城外的賊軍看起來有了些動靜,他專神的看了一陣,發現一里外的前營營寨中,似乎是有些異樣,只是遠了點,看不清楚,“只是不能出城斬了他們的首級下來,可惜了那么多的功勞。”

    蘇緘沒有兒子的遺憾,功勞是戰后才計算的,先要保住城池才能去談功勞,連升三五級、七八級、九十級,也不是什么好事。“都是神臂弓的功勞。”

    “畢竟是神兵利器。”唐子正對蘇緘的未雨綢繆感佩不已,“多虧了皇城從京城里催著發了下來。”

    蘇緘現在只恨自己沒有厚著臉皮多要一點,這東西雖然好,但遇上激烈的戰事,損耗也未免太大了一點。‘這南方的天啊’,蘇緘忍不住要嘆氣,鋼刀、重弩、鐵甲,再好的軍器到了廣西,都存不了多久:“神臂弓還剩六百二十四具,箭矢的數量也不多了,得省著些用。”

    “神臂弓用的木羽箭,不是不需要翎羽,要省很多材料嗎?”

    “木羽箭是便宜,用著薄木片做翎尾,也就一文錢一支,比起白羽箭都要便宜許多。就是邕州城里面沒那么多造箭矢的工匠,也沒法兒鑄范。”唐子正認為這場戰事結束后,自己去軍器監也夠格了,一支箭矢幾文錢,他張口就能報出來,“鐵料用民家的鐵鍋也可以、庫中也不缺牛皮來制膠,就是缺匠人,缺炭火。不能鑄范,箭鏃都造不了。”

    “庫中還有八萬多支,一張弩也就一百多支。只能等賊軍射進來時,在地上撿著用了。”城外的賊軍也有神臂弓,就在他們豎起旗桿的同時,也拿出了兩百多具,估計是一個指揮的數目。“真不知道是誰家的援軍。”雖然領著援軍的張守節已經自食惡果,可蘇子正還是忍不住心頭的氣。

    “桂州城中的神臂弓也沒多少,最多一千五,那還是經略司的治所。”蘇緘上京時與韓岡的結交,讓朝中配發下來給邕州神臂弓沒有在周轉中耽擱,可桂州就沒有這么好運氣了。

    “被射殺的賊軍也有兩三千人了,他們撐不了多久。如果援軍還在,說不定都已經回師了。”唐子正回頭再看了一眼張守節的頭顱,一只烏鴉在亂蓬蓬的頭發上跳著,嘴里不知叼著個什么東西,仔細看看,忽然發現眼眶空掉了,“去年見到張守節,看著也是個一幅豪杰作派。沒想到竟是個膽小如鼠的人物,如今又落個此等下場。”

    “此人外強中干。”蘇緘不想再看,轉身就往前走。守城的軍士紛紛行禮,對這位老人禮敬有加,是發自內心的崇敬。圍城的這些日子來,蘇緘的表現,邕州百姓都看在眼里。

    “如果他沒有在昆侖關處逗留不進,及早來援,李常杰反而騰不出手。只要在附近扎下城寨,掎角之勢即成,交趾人早就退兵了。”蘇子正還再回頭望著。

    說起讓邕州城徹底孤立的罪魁禍首,唐子正與蘇子正就有了共同語言:“的確是自作自受。剛開始的時候,哪一家賊人愿意離開富庶的邕州,去與援軍對拼,丟了當先入城的機會,不知損失會有多少。那時候李常杰最多派點人去看著昆侖關。”

    可是到了屢攻不下的時候,李常杰反而要用那三千援軍來提振士氣。

    自從邕州被圍,劉彝派出了廣西都監張守節率領三千兵馬,敢來援救。但張守節是個膽怯無能的將領,在路上磨磨蹭蹭。蘇緘等不下去,派人帶著包有求救信的蠟丸,連夜潛出城去,去找廣西提點刑獄使宋球——經略劉彝,蘇緘是不敢信了。而五天后,援軍的消息就傳來了。

    從后來的城外喊話,蘇緘他們用了一番功夫將整件事拼湊了起來。張守節逡巡不進,害死了隨他出戰的將士,也毀了邕州等待外援的希望,讓人對他都沒辦法同情一星半點。

    用竹牛彎角號角聲被吹響了,伴隨著戰鼓,抬著長梯,又是數千交趾軍涌了上來。護城河的水被引走了。只要將木板一搭,就可以直抵城下。啄食著腐肉的烏鴉烏壓壓的飛起,“又是一批來送死的!”蘇子正盼著這樣的進攻多來幾次,死得多了,賊人自然就要退了,“交趾人畢竟還是不擅長攻城。”

    這一次的進攻瞄準了東南角。城頭上也響起了鑼鼓,就在城下休息的守軍收到了被攻擊的信號,爭先恐后的沖上城頭。蘇緘心中更安穩了幾分,“軍心尚在,邕州城當能穩守。”

    “皇城,下官先過去指揮了。”唐子正告罪之后,匆匆忙忙的往那邊趕過去。走得快了,能看得出他的左腳有些跛,前些日子被一枝流箭射到了左腿上,到現在也沒有完全痊愈。

    “多虧了有他。”這些天來,蘇緘的副手表現出來了足夠的軍事才華,而且臨陣更是奮勇,哪里還是文官,根本是最出色的武將。

    有了唐子正的指揮,加上英勇奮戰的士卒,邕州城東南的攻防戰優勢明顯的就在守軍一方,兩輪神臂弓齊射,就讓交趾人的攻勢立刻被壓制了下去。

    蘇緘放心的轉身要下城,今天城池可保無恙。

    尖利的號角聲從另一個方向上傳來,蘇緘和蘇子正的腳步停了。蘇子正兩步跨到外墻邊,只見交趾人從后方的前營營地中正推著一輛輛的車子出來,緩緩的逼近了邕州城。

    交趾軍推上來的車輛有四個輪子,一條長梯斜斜的從車上架起。這樣的車子,只要靠上城墻,就是一道登城的階梯。比起在倚在城頭上的竹制長梯,強了不啻千倍,而這樣車子竟有十五架之多。而在云梯車之后,是一輛輛仿佛移動房屋的四輪車,車上頂棚是厚厚的牛皮。交趾的士兵就藏在牛皮下面避箭。

    “那是云梯車!還有攻濠洞子!”蘇子正一向想學著他父親的穩重,但看到交趾人推出來的攻城器械之后的反應,還是差了蘇緘一籌。拳頭用力捶著城墻,“什么時候賊人會打造攻城車了?!”

    “將油抬上來。”蘇緘不慌不忙指派著,這么大的歲數不是白活的,世上已經沒多少事能讓他驚訝了,“桂州的援軍里面,只怕有人投賊了。”

    論起攻城守城,只有宋人最精。四方蠻夷連提鞋的資格都沒有。不是得到了宋軍俘虜的襄助,只憑交趾的技術,怎么都不會知道該怎么打造適用攻城器械。

    一桶桶從城中搜集來的油,被提上了城頭,堆放在云梯車可能會靠上城墻的地方。邕州城頭上這些天來都用著燒滾的金汁向下潑,而蘇緘刻意扣下油料,就是為了預防出現眼下的情況。

    手持神臂弓的精銳部隊,也一同上了城頭。

    咚、咚、咚的幾聲悶響,隨著云梯車一輛輛靠上城墻,交趾士兵就從后面的攻濠洞子里沖了出來。竄上云梯,就要往城頭上沖。

    “倒油!”

    蘇緘一聲令下,一桶桶油就立刻澆了下去,沿著云梯向下流淌。黑瘦矮小的交趾兵,還沒有反應過來,宋軍下一步的反擊就到了。不需要蘇緘再下令,誰都知道下一步該做什么。

    一支支點燃的火把丟了下去,更大上千倍的火炬升了起來。就靠在城墻邊上,十五架火炬的火焰升得比城墻還高,剛剛跳上云梯的交趾士兵在火焰中打著滾,凄厲的慘叫讓烏鴉們都嚇得遠遠的飛走。火勢蔓延,連著攻濠洞子一并都陷入了火海。

    守在城頭上的弩弓手都不放棄這個機會,用著神臂弓或是其他弓弩,點殺著紛紛逃竄的背影。移到城墻邊,“賊人技止此耳。”蘇子正哈哈大笑,賊人的慘叫讓他心懷大暢,沒有比這個更好聽的音樂了……

    只是蘇緘瞇起了眼睛,卻是怎么也笑不出來。

    ()( 宰執天下 http://www.ugwsct.live/0_711/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