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宰執天下 > 第37章 相嘆投殘筆(上)
    />

    相州的雨,斷斷續續下了有半個月,原本已經漸漸稀少,可到了今天,突然又是一場暴雨突降。

    晝錦堂有著良好的排水系統,只是雨水太大,如同瀑布一般,一時來不及排出去,院子中的積水差不多有半尺深。

    之前持續了近一年的旱災,在秋后淋漓的雨水中,讓人逐漸模糊了記憶。

    此時漸近深秋,天氣已經冷了起來。連日的陰雨天,更是顯得濕寒透骨。

    窗門緊逼,厚實的門簾、窗簾將縫隙遮得嚴嚴實實,一縷香煙從三足香爐,讓室內溫暖如春。只有高處的一扇透進來一些清新的空氣,還有不減停歇的嘩嘩雨聲。

    曾經的三朝宰輔,如今判相州事韓琦,就靠坐在床榻上。厚厚的錦被蓋著腰腿,一臉的病容,不復當年的神采。一張小幾案搭在床上,幾上紙頁墨跡淋漓,尚未干透的毛筆,很隨意的橫放在一方純紫色的端硯上。

    韓琦向后仰靠著,閉目養神。身后做靠枕的侍女,又輕輕的幫他揉著太陽穴。如此好一陣,這才重新睜開眼睛。不過寫了幾百字的奏章,腦中就一陣發木發脹,韓琦即便不想服老,現在也只能嘆著歲月不饒人。

    拿起剛剛寫好的文字,韓琦默默地念了起來:“臣觀近年以來,朝廷舉事,似不以大敵為恤。彼見形生疑,必謂我有圖復燕南意,故引先發制人之說,造為釁端。”

    自從去歲第三次回到家鄉任職,韓琦的奏章,都是家中的門客或是兒子來寫,或是他只負責說,由人代筆,只是最后過目一下,簽名畫押了事。但是今次事關重大,韓琦并無意交給別人,甚至請人代筆都不行。

    過去的幾年,大宋朝廷行事,從來沒有體恤過遼國的反應。既然見到新君登基后,大宋整軍備戰、開疆辟土,遼人當然會擔心日后宋人北伐。與其等著宋人主動進攻,還不如先發制人。而遼人索取河東之地,就是最好的證據——這一事,就是韓琦打算用親筆寫下的奏章告訴天子的。

    正要繼續往下看,一個六七歲很是精神的男孩兒從外間跑進來,“爹爹,四哥來了。”

    韓琦抬起頭,一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跟著進來了,是他的四兒子韓純彥。

    韓純彥一進來,就對著男孩兒道:“六哥,出去玩去。”

    韓琦最小的兒子韓嘉彥,熙寧元年出生,現在才六歲,比韓琦的好幾個孫子都要小。聽了韓純彥的話,乖乖的走到外間,立刻就被乳母抱了出去。

    見著弟弟出去,韓純彥走到韓琦榻邊,“大人昨日讓孩兒查的事,兒子已經查清了。州里出去逃荒的流民,的確回來了不少,這些天陸陸續續有了幾百戶人家。”

    “可問了南下后的情況?”韓琦動了動身子,有些吃力的問道。

    韓純彥道:“孩兒也使人問了。只要到過開封的,都沒口子的贊著韓岡。說是逃難一趟還賺了本錢回來。”

    “王介甫找的好女婿。”韓琦嘆了口氣。

    韓岡年紀輕輕,做事理政卻是朝中難得的人才。今年河北數十萬饑民南下京城,才二十出頭的韓岡竟然將之全數安置妥當,才干卓異,并不下于富弼當年。

    雖然在安置流民的過程中,韓岡也不是全無破綻,韓琦也聽說了有好幾個知縣和御史都有上書彈劾他,但頂不過趙頊對韓岡的信任,上的彈章全都留中不發,甚至將攻擊韓岡最激烈的扶溝知縣調到了荊湖北路管酒稅去了。

    想也知道,他們的彈劾成不了事。調去洛陽修堤的一萬多流民,才一個月時間,竟然逃回三千多人,哭著喊著要韓提點去管堤防工役。有了這么多流民親口作證,天子又怎么會相信他人對韓岡的彈劾?

    又嘆了一口氣,韓琦便吩咐道:“四哥,你再去查一下,如果族中有人侵占了流民的土地,讓他們都給退回去……若是有人不愿意,就從賬上拿錢來買,說是為父買他們的。”

    “孩兒知道。”韓純彥毫不意外父親的囑咐,這等毀了家族名聲的事,其父韓琦怎么不會讓族人去做的,想想又笑道,“大人的吩咐,諒必無人敢不應。”

    他又看了看韓琦,臉上已經有了些疲色,便關切的說道,“大人還是多歇著,孩兒先告退了。”

    “等等。”韓琦叫住兒子,指了指桌上,“你看看這份奏章。”

    韓純彥聽了吩咐,將字紙拿起來,邊看邊讀了起來。

    “……所以致疑,其事有七:高麗臣屬北方,久絕朝貢,乃因商舶誘之使來,契丹知之,必謂將以圖我;一也。強取吐蕃之地以建熙河,契丹聞之,必謂行將及我,二也;遍植榆柳于西山,冀其成長以制蕃騎,三也;創團保甲,四也;諸州筑城鑿池,五也;置都作院,頒弓刀新式,大作戰車,六也;置河北三十七將,七也。契丹素為敵國,因事起疑,不得不然……”讀到這里,韓純彥難以理解的停了聲,皺眉問著韓琦:“大人,真的要如此上書?”

    韓琦抬了抬眼皮,慢吞吞的道:“天子問政,做臣子豈有不答之理。”

    遼使蕭禧從年初受命至東京索要土地,到如今,已經是第三次來大宋。而且此次蕭禧南來,還帶來一個消息,就是遼主已經準備將女兒嫁給西夏國王秉常。

    過去,契丹曾經嫁了一個公主給吐蕃人,如今臣服于大宋的吐蕃贊普董氈就是契丹女婿。現如今,大宋在關西咄咄逼人,北朝嫁一個公主給黨項人也并不出奇。

    只是這么一來,給大宋天子的壓力就大了。西北二虜攜起手來,是大宋君臣的噩夢。王安石在旱災、蝗災之后,雖然依然坐在宰相的位置上,但已經難以得到趙頊的信重,天子慌亂之下,想起了被他趕出朝中的元老重臣們,親下手詔,向韓琦問政。而據韓琦所知,富弼、文彥博、曾公亮、張方平等人,也都得到了天子的手詔。

    這可以說是元老重臣開始翻身的標志,韓純彥本以為父親會以三朝宰相的身份,安定天子之心。可沒想到父親會這般寫。說以上七條是造成契丹人生疑的原因,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以可疑之形,如將官之類,因而罷去。’,到時候,如果契丹人‘果自敗盟,則可一振威武,恢復故疆’。

    這是自相矛盾啊!

    放棄交通高麗;放棄拓邊熙河路;放棄在邊境種植用來抵擋胡騎的榆柳;廢除河北保甲;邊境諸州不再筑城鑿池;都作院和軍器監打造兵器、戰車,以及河北整備軍力的行動也盡數停止。

    這一番事做下來,到了契丹人南下時,如何能一振威武?

    韓琦瞥了頭腦混亂的兒子一眼,冷笑道:“想想王介甫是怎么與天子說的?”

    對待契丹人的貪欲,王安石始終是主張強硬的對待。對于契丹人意欲重新劃定河東地界的要求,王安石說著要寸土不讓,并讓劉庠、韓縝在談判中有理有據的拒絕。

    如果天子當真同意他的意見,當真放心下來,就根本就不需要向他們這一干被遣出在外的元老重臣問政。

    既然天子現在下了詔書,問政元老。可見王安石的話,對天子來說,已經沒有了說服力。這個時候,便是良機。

    自太宗之后,趙家的皇帝都是這樣。可有一個膽子大的嗎?

    韓琦做了那么長時間的宰相,歷經三朝,又曾經親自見證過仁宗當年與契丹談判的經歷,早看透了趙家子孫是何般模樣!越是他這等見慣了皇帝的重臣,就越能看得透受命于天的那些人的本質,絕不會像鄉里愚民一般,將皇帝當做神明般崇敬。

    韓琦和聲再問道:“四哥,依你之見,如果朝廷堅持不允蕭禧所求,契丹人可會南侵?”

    韓純彥想了一想,搖頭道:“應當不至于此。契丹內亂未已,百姓饑寒待救,而遼主又是荒于政事,成天游獵于荒野間,而朝中更是奸臣當道。虛言恫嚇也就罷了,怎么會當真南下侵攻?!”

    也就在熙寧五年,遼國北方大族烏古敵烈部起兵叛亂,雖然被剿平,卻依然給遼國北疆帶來極大的傷害。而去年,遼國又是全國性的饑荒,冬天,又是雪災,牛羊凍死無數。

    這樣的情況下,遼人怎么敢南下用兵?其實遼國君臣要得也根本不是土地,而是要增加歲幣,以便度過時艱,一如仁宗朝時的那一次增加歲幣一般。

    可是天子和世人仍將契丹當成了不是生產的蠻族,一旦有災就到漢地來搶!其實遼國早就變了。韓琦看得明白,只是他可沒打算說得那么透。

    韓琦笑得深沉,如同當年坐鎮朝堂之上,相三帝立二主的時候一般的笑容。既然契丹人不會南下,不利用這個機會,動搖王安石和新法,又更待何時?

    ()( 宰執天下 http://www.ugwsct.live/0_711/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