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宰執天下 > 第15章 前路多坎無須慮(四)
    />

    目送著仇一聞師徒出門,韓岡轉身走回廳內。嚴素心已經在客廳中。點湯送客的官場習俗她也知道,看著韓岡向廚房要湯水,自然明白客人要走了。

    “還以為官人要留飯呢。”嚴素心手腳麻利的將幾個青瓷茶盞收拾起來,一邊很自在跟韓岡搭著話。

    “他們是來道謝,可不是來蹭飯的。”韓岡說著又坐了下來,把自己杯里的酸梅湯喝光。嚴素心走過來,接過杯子,連著放在幾案上蓋子一起拿起來。只是她一彎腰,胸前一抹玉色從垂開的衣襟中透了出來,在韓岡眼前閃過。

    韓岡一下怔住了,而嚴素心卻毫無所覺的再次彎下腰擦著幾案,那一抹動人的白膩又在韓岡眼前晃著。

    “今天跟著來的是仇老郎中的那個坐監的徒弟吧?前些天就聽說有個李郎中因為沒治好竇總管的重孫子,被關進了大獄里。弄得城里的郎中們人心惶惶,都怕去官人家看診。”

    比起在陳家時,嚴素心在韓家要忙上許多,但她的心境卻比在陳家時要舒暢許多。沒有了日夜都在噬咬心靈的血海深仇,又沒了在仇人面前還要強作歡笑的痛苦,嚴素心在無人時,總是不自覺的開心的笑出聲來。而且韓家都是好人,老爺、夫人從不打罵,反而噓寒問暖,而她的恩人也是和和氣氣,沒事還能說說話,而且還是個守禮君子……

    ‘就是太守禮了!’

    帶著點莫名的嗔意,嚴素心往韓岡這邊瞟了一眼。正正對上的眼神卻一點也不守禮,反而仿佛有兩團火焰在里面熊熊燃燒,包含著侵略性。

    嚴素心被嚇了一跳,啊的一聲輕叫,連退了兩步,雙手捂著胸口,嬌軀不禁輕輕發抖。

    看到嚴素心如被逼到絕境的小獸一般的膽怯模樣,韓岡雖然從讓人沉醉的美景中驚醒,但一點惡作劇的心思又起來了,眼神更加肆無忌憚,看得嚴素心的如玉一般的小臉鮮紅如血。

    此時天氣熱,嚴素心穿得單薄。外罩一條銀紅色的薄紗褙子,褙子是對襟而開,與穿在里面右衽的長袍不同,就像后世的大衣,不過沒有袖子,沒有扣子。褙子底下是月白色的涼衫和鵝黃色的羅裙,都是輕薄得一陣風就能吹起來……

    韓岡自忖這些天來實在是浪費了不少時間,正想著是不是今天晚上一償夙愿,嚴素心卻是一咬銀牙,紅著臉捧著收拾好的杯盤茶盞,逃跑一般的急匆匆地往外走去。

    透過毫無遮擋的薄紗褙子,可以見到一條藍色寬幅綢帶正緊緊扎在腰間,纖細柔韌的腰肢被勾勒出讓人窒息的絕美曲線,而本還稍嫌青澀的雙.臀,在纖纖小腰的對比下,卻是顯得豐盛圓潤。少女步履匆匆,纖細的腰肢款擺,搖晃出讓人迷醉的旋律。

    韓岡眼睛瞇了起來,視線追逐著動人的韻律,一直到消失在門外,再也挪不開去。心里想著,當真是浪費了太多時間了。不過既然已經醒覺,今天夜里的時間就不會再浪費了。

    為入夜后做好了盤算,韓岡往內進走去還沒走到正堂門口,就聽見一個陌生的婦人聲音從父母的房中穿了出來。

    韓岡腳步隨之一停,一轉身,轉往書房去了。這些三姑六婆來自己家,肯定沒有好事。

    書房里,韓云娘也在打掃著衛生,正拿了塊布擦著書架。比起年初的時候,她個頭沒長多少,但胸前的起伏更加明顯了,從側面看去,月白色的綢衫下隱約透著里面的紅色肚兜被看得分明。她掂著腳,夠著去擦書架的高處,胸前的隆起就是一陣讓人口干舌燥的微微顫動。

    只看了兩眼,心頭又是一片火熱。韓岡深吸了一口氣,搖了搖頭,感覺自己壓抑得實在太久了,火頭一被點起,就怎么也壓不下去。果然太過壓抑自己,對身體健康實在不好。

    云娘不知道韓岡已經走了進來,還一蹦一跳的努力夠著最高處的書架。嬌小的個子,讓她擦不到書架的最高一層。但她這么一跳,已經成長起來的酥胸,卻是晃動得讓韓岡的心火更旺。

    不能再這么看了!韓岡竭力讓自己清醒了一點,再這么看下去,真的要做出事來。小丫頭可不是跟他年歲相當的嚴素心,過早接觸男女之事只會傷了她。

    從后面將抹布搶過來,在韓云娘叫著‘三哥哥’的驚訝聲音中,韓岡抬手將書架最上面的一層給擦干凈了。把抹布還回去,小丫頭還嘟著嘴很不高興的樣子,直說著‘這些家務事三哥哥你怎么能做。’

    韓岡不理小丫頭的抱怨,坐下來,沖著父母的屋子呶呶嘴:“又是哪家的媒人上門了?”

    韓云娘搖了搖頭,“就知道前天來的是前街的李大姑,昨天兩個都不認識,今天的也不認識。”

    韓岡哼了一聲:“一家一家的,還真不嫌麻煩。”

    雖然這些日子,他清閑得緊。除了王厚等人,也沒人來打擾他讀書。但從后門進來的媒人卻是絡繹不絕,每天不斷。

    韓岡雖然剛得官時,很是風光了一陣。但后來因為他屬于王韶一派的中堅人物,接連得罪了李師中、竇舜卿和向寶這三位大佬,讓他的行情在秦州城中有待嫁女兒的家庭中下跌了不少。而接下來兩派之間雖不見刀光血影,卻依然慘烈的廝殺,更是讓他落到了無人問津的地步。

    可誰也沒能料到,王韶區區一個機宜文字,竟然在與李、竇、向三人的爭斗中獲得了最后的勝利。秦州最高位的三名重臣,無不是在大敗虧輸后被趕出秦州。前日天子降下詔令,將韓岡本官晉了一階,普通選人哪有這般幸運,都是流內銓發個公文過來就了事。且眼看著古渭大捷的封賞又要跟著下來,使得韓岡炙手可熱,重新變成了眾人爭搶的香餑餑。

    但韓岡卻對這些把他當成肥肉的惡狗毫無興致。王韶已經在江西幫他找了一門親事。前些日子已經聽王厚說過了,是王韶病故的前妻的內侄女,也就是王厚嫡親舅舅家的女兒,如果真的結了這門親,韓岡與王家就是姻親了。

    不過王厚的表妹才十三歲,離世間女子出嫁的底限十四歲,還差一年。按王韶的說法,先把生辰八字換了,把聘禮送過去,到明年那邊就可以把人送到秦州來了。但由于緊接著郭逵要來秦州的消息太過讓人震驚,王韶、王厚現在都忙得沒地方站,早把此事放到了一邊去。連韓岡自己都因為讀書忘了,現在才想起來。

    人生大事,既然想起來,就少不得要跟父母說一聲。韓岡等著正堂那邊再沒了聲音,便走過去。進了房,只看到韓阿李一人坐著,手上正對比著兩塊鞋樣,卻不見韓千六的蹤影。

    “娘,爹爹他人呢?”韓岡便問著。

    “還能去哪?”韓阿李抬頭白了兒子一眼,“又去普修寺了。天天往和尚廟里跑,回來都帶著一身的煙味。這兩天老是念著阿彌陀佛,煩都讓人煩死!”

    韓阿李好一通抱怨,韓岡聽了,也不知話該怎么說。自家的老子種田是把好手,但除了農事以外,他卻沒有別的擅長。自從進了城之后,韓千六在家無事可做,又不像韓阿李那樣經常又三姑六婆上門跟她閑扯,他在秦州城里根本找不到個伴,也只能每天往普修寺去找住持和尚聊上幾句。

    韓岡嘆了口氣,不管怎么說,燒香拜佛總比欺壓良善要好。

    韓阿李放下了手中的鞋樣,沉著聲對他道:“照俺說,家里要是還有塊地就好了。讓你爹他去料理一下,也省得他天天閑得慌。就算現在做了封翁,不好下地。租佃出去,閑時讓他去繞幾圈也是好的。”

    韓阿李這是想要家里買些田產,但韓岡覺得不能這么浪費自家老子的種田技術。在過去,靠著韓千六的指點,下龍灣村田里的出產硬是比周圍村子高了一兩成去。

    他想了一想,覺得趁機將藏在心底的一些打算先說出來一點,“這樣吧,最近古渭寨就要開始屯田了,那里的荒地有幾千頃,上好的河灘地也為數不少。機宜現在要從秦鳳路上招募弓箭手來開墾。到時候孩兒在靠著寨邊上的地方,劃下幾頃田來,讓爹爹去照管也就是了。”

    等屯墾開始后,韓岡就準備請王韶和高遵裕一起上書天子,在古渭寨邊劃出一部分宜墾荒地,作為獎勵,贈給主管屯田的官吏們。

    一般情況下,這等提議是犯忌諱的。由官府組織征發民伕、士卒開辟出來的土地,比如淤田所得,比如河灘新田,又或是得到新辟溝渠澆灌的荒地,一部分要歸屬參與工程的民伕和士卒,剩下的則是收入官府。而官府通常會將這些田地發賣出去,換成現錢。從律條上說,嚴禁官員從中漁利。

    但韓岡借口也想得好,連主管的官員都不敢在古渭置辦田產,百姓能相信古渭一帶的安全嗎?這不是為了私利,是為了穩定民心。只要提前把事情公開了,得到天子的同意,就不用忌諱日后有人說他假公濟私。而且這么做,在實際上,也肯定是有效果的。

    ()( 宰執天下 http://www.ugwsct.live/0_711/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