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宰執天下 > 第11章 五月鳴蜩聞羌曲(八)
    />

    王啟年戰戰兢兢的跪著,頭也不敢稍抬。可背上依然傳來一陣沉甸甸的壓力,被秦鳳路兵馬副都總管盯著,就像有一塊千鈞巨石壓著,讓他連呼吸都艱難了起來。

    見著王啟年心驚膽戰的模樣,竇舜卿則是益發的不信給自己家的七哥出主意的會是這樣膽小如鼠的小人物,他身后肯定是有指使者!

    竇舜卿慢吞吞的喝著茶,讓王啟年跪了好一陣。他才放下茶盞,慢悠悠的說道:“你倒是好膽!”

    王啟年將臉貼在地板上,連聲說道:“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王啟年的膽子有時大,有時小,端得要看情況和面對的是誰。在對百姓敲骨伐髓、以及鉆官府空子的事情上,他是膽大包天,而在動動手指頭就能送他歸西,而且根本不須擔心罪名的竇舜卿面前,王啟年則是膽怯如雞。

    不過到了這時候,他還是不明白,竇舜卿找他究竟為了什么?

    今早他去衙門時,被龍干橋邊的郭鐵嘴叫住,說他今天印堂發黑,必有災厄。王啟年聽了,就一腳踹翻了算命攤。但現在他后悔了,早知有這檔子事,就該耐下性子問問該怎么禳解才是。

    “你給我家七哥出的倒是個好主意。”竇舜卿的聲音依舊慢吞吞的,卻說得王啟年一愣,難道是為他前日為竇解出謀劃策,對付韓岡的事?

    竇副總管說完上面兩句,猛然間一拍桌,怒聲喝問:“說……究竟是誰指派你來的?!李師中還是向寶?!”

    王啟年幾乎被嚇破了膽。哪有什么人指派!

    竇七衙內看韓岡不順眼,自己不愿動手,卻找他這等小人物作伐。王啟年也不愿動手,但竇七衙內總是催他,最后他被逼得實在沒辦法,正好看到被關入獄中的黨項郎中,還有去大獄探他的仇一聞,順便又聯想起韓岡和仇一聞之間的關系,才隨口出了個主意。

    “沒有,沒人指派小人。全是小人自個兒想出來的。”王啟年頭搖得跟撥浪鼓一般,若是說他出的計策是受人指使,那他接近竇解就是別有用心,心懷鬼胎,而不是單純的出了個餿主意,保不準竇舜卿或是竇解就會因此殺他泄憤。

    “你認為本帥會信?”竇舜卿冷笑一聲,又提醒王啟年,“別隨口說一個人出來,現在還跟王韶過不去的,城里可就那么幾個。”

    王啟年頭腦都亂成了一團漿糊,這到底什么跟什么啊?真是冤枉。沒有別的選擇,他也不敢冒險,“小人出得餿主意,實在該死。但要說小人受人指派誆騙七衙內,小人也沒那個膽子。”

    說完,便砰砰砰的磕著響頭,為救自己小命,他磕得煞是誠心,沒兩下,腦門上就見了紅。

    竇舜卿眼皮也不動一下,不論王啟年怎么推脫,他其實已經認定他是受人指派,而且必然是李師中和向寶中的一人。不過既然王啟年是李師中或是向寶的手下,就不好做得太過分,要不然,以竇舜卿的脾氣,直接把王啟年給杖斃在堂下。

    “算了,本帥也不逼你了。”竇舜卿送了口,“本帥只問你一句話,是不是李師中?”

    王啟年猛搖頭,這罪名,他怎么也不敢栽到李師中的頭上。

    竇舜卿坐了回去,仰頭看著頂上的房梁,“原來是向寶啊……難怪。”聲音越來越低。

    而王啟年卻是越發的心驚肉跳,

    怎么都給認定了?難道今天當真要歸位。

    ……………………

    半個時辰后,王啟年晃晃悠悠的從竇府里被趕了出來。走出竇府大門,市井喧鬧伴隨著熱浪迎面而來,讓他明白自己還活著。不過連王啟年他自己,都弄不清為什么竇副總管沒有殺他,而且還賞了他一餅銀子。怕不有三四兩中,拿去金銀鋪中,好歹能換回十足貫的大錢。

    抬手摸了摸脖子,還是完整的。王啟年長舒了一口氣,雖然今次吃了一番驚嚇,而且到現在還是糊里糊涂,但在竇舜卿面前混了個臉熟,又得了賞賜,好歹也算是靠山了。這番驚嚇,吃得也不算虧本。

    “王大哥!王大哥!”

    王啟年出了竇府所在的大街,正要回自己家去,卻聽到身后有人叫自己。回頭一看,卻是在成紀縣衙中做事的王五。算是熟人,卻沒什么交情,而且聽說他還是因為韓岡才被調到縣衙中做事的,王啟年現在還不想跟他打交道。

    不過王五轉眼間已經跑到他的面前,王啟年也只能堆起笑臉:“怎么是王五兄弟,今天不用當值嗎?”

    王五卻不聽王啟年在問什么,拉起他的手:“今天有貴人在前面請王大哥,還請王大哥賞臉。”

    “什么貴人?”

    “王大哥去了就知道了。”王五說著,就硬拉王啟年往路邊的一家酒店走。

    沒頭沒腦的王啟年怎敢去,跺著腳往后退,卻有撞到一人,回頭一看,卻是他更熟悉的王九。

    王九上來架住王啟年,笑著道:“王大兄弟,還是去了再說。”

    王啟年幾乎是被兩人押解進了酒店。夏日的午后,小酒店中生意并不好,只有一桌有人。他看過去,兩個站著的伴當,也是成紀縣衙的衙役,而且還是同族兄弟——周寧和周鳳。客位上的是機宜王韶的隨從楊英,而坐在主位上的卻是他熟得不能再熟悉的人:

    “韓撫勾!”王啟年驚道。

    剛才還在竇舜卿府中說起韓岡,自己又是出了要害他的主意。現在見到本人,心中免不了就有些發虛。但一想到自家身后已經有了竇舜卿這座三山五岳一般的硬靠山,他的膽氣就壯了很多。

    王啟年主動上前行禮:“不知韓撫勾喚小人過來,究竟是有何訓示?”

    “究竟是為了什么,王啟年,你自己心中應該最清楚!至少不是請你喝酒來著。”韓岡說得很直接,聽到王啟年被叫入竇府,他沒心思再云山霧繞的試探。

    “看撫勾說得,小人還真是不清楚。”

    王啟年抬起頭,毫不退讓的跟韓岡對瞪著。他在竇舜卿面前嚇得瑟瑟而斗,那是因為小命給人攥在手上,但從九品可不像竇舜卿那樣,杖死吏員也可以若無其事。

    韓岡雖然兇名外著,但在光天化日之下,又是在酒店中,他也沒什么好怕的。真的有事,躲到竇府里去就行了,何況這個灌園小兒又沒幾天好蹦達了。

    韓岡看著王啟年膽氣甚壯的模樣,心中一片雪亮。他冷笑著,右手搭在桌上,中指輕輕的扣著,噠噠的單調聲響中,他緩緩說道:“西門李成衣家產爭奪案;劉十五殺人案;宗孝坊縱火案;熙寧元年元月雪災所耗賑災款項的賬簿……王啟年,這些年你把架閣庫中的卷宗賣掉了多少,燒掉了多少,又瞞下了多少,要不要我一件件的數給你?”

    王啟年聽著韓岡一件件的數著他過去做下的好事,聽到一件,身子便抖上一下,臉色也是灰白了下去。心中一陣發慌,灌園小兒什么時候把這些事給翻出來了?只是聽到最后,他卻不抖了,笑了起來:“這些事牽扯甚多,撫勾你還是要慎重啊。”

    “所以當本官把這些事揭開來時,你多半會在獄中被個土口袋壓上個一夜半夜,上不了公堂。”

    王啟年搖頭,搖得很慢,卻很堅定:“小人什么都不知道!”

    “竇舜卿保不了你。”韓岡瞪著王啟年,冰冷的說著。見著王啟年不為所動,表情遂軟了下來,搖頭嘆道:“算了。本官知道你嘴上有門閂,什么都不會說的。”

    王啟年聞言,笑意便爬上了臉,沖著韓岡作揖:“那小人可以走了嗎?”

    “走?”韓岡臉色一冷,喝道:“架住他!”

    王啟年還沒反應過來,旁邊的四個縣衙衙役一起動手,將他牢牢架住。雖然不是專管捕盜的快手,但王五他們也頗學了兩招,摁住手腳,讓王啟年一動也動不得。

    “韓岡,你這是做什么?!”王啟年臉色煞白,用力掙了又掙,連禮節也不顧了。心中發慌,難道郭鐵嘴今早說得災厄,是印證在現在,而不是竇府中。

    “既然你嘴上不肯說,我直接問你的心好了。”韓岡走到王啟年身邊,盯著他慌張的眼神:“你知道嗎,平常的時候,心跳脈搏都是很平緩的。不過一旦說謊,心跳就會快上一點,而脈搏也會變化。嘴能說謊,但心卻是說不了慌。”

    王啟年心慌了,嘴卻是硬著:“胡說八道。”

    韓岡伸手搭上王啟年的右腕,“本官可是不是在胡說,你忘了我是什么身份?”

    王啟年的臉色變了,連旁邊的幾個人都是一副恍然的模樣,“原來如此!”楊英在旁邊點著頭。

    韓岡三根手指搭在王啟年的手腕上,做著把脈的動作,開始提問:“昨天你見過竇七衙內沒有?”

    “有又如何?!”王啟年厲聲瞪眼。

    “不要說話!”韓岡一皺眉,“我只問你的心就夠了。”他又對王九道,“如果他再亂叫,就堵上他的嘴。”

    王九點頭應了,韓岡再次發問:“方才你是不是見了竇副總管?”

    王啟年扭過頭,不搭理。

    韓岡卻不管他,仍是一個問題接一個問題的問著,都是些尋常問題,有的他心中有答案,有的他也不知道答案。

    王啟年一直閉口不言,問題聽得多了,身體和神經也漸漸松懈下來。韓岡看在眼里,眼神突的一變,唯一要問的問題厲聲問出了口,“利用關在大獄的那位郎中來害我,竇副總管已經打定主意了吧?!”

    王啟年身子猛然一顫。他這一動,不但是韓岡,連其他人都知道了真相了。

    “好狗膽!”楊英拍案大罵。王五周寧他們手上也是一陣用力,勒得王啟年齜牙咧嘴。

    “看來是真的了。”韓岡嘿嘿冷笑。

    ()( 宰執天下 http://www.ugwsct.live/0_711/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