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宰執天下 > 第46章 龍泉新硎試鋒芒(四)
    />

    給低層官吏添支俸祿要花的錢實在很驚人,可并非沒有好處。*的效果,也許有,也許沒有,除了王安石外,呂惠卿他們并不是很在意。但對朝堂政爭,卻是益處多多,顯而易見。

    一旦聽說王安石要給天下卑官胥吏加發俸祿,反變法派到時會怎么說?

    如果韓琦、司馬光等人繼續反對,好吧,全天下的低層官吏便一股腦兒的都會被他們得罪干凈,變法派肯定會興高采烈、加油添醋的為韓琦、司馬光宣揚。

    不反對,那陸續增加的巨額支出,就越發的讓天子不敢輕易動搖各項以填補虧空為目的新法的施行,王安石的地位由此可以穩固。

    當然,韓琦等人還有推波助瀾這個選擇。王安石說給每名監鎮、縣尉這樣的選人月俸加上一貫,那韓琦可以喊‘加三貫’,文彥博說‘你看他們這么辛苦應該加五貫’,司馬光說不定會喊個‘應該加十貫才對’。這等操蛋的做法的確可以讓變法派偷不著雞蝕把米,但那時,天子又會怎樣看待攪亂朝綱的反變法派?

    對呂惠卿他們來說,這一招實在是妙不可言,因為只有變法,才有足夠的財力支持添支俸祿這個政策。而反對變法,就沒錢拿來收買人心,只能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話說回來,這事以王安石等人的才智不是想不到,等到財政狀況好轉,他們說不定就會想到并提出來。可現在王安石的口袋里空空如也,當然只會想著如何掙錢,省錢,而不是花錢,趙頊起用王安石,也是為了彌補財政虧空。

    韓岡心中有些小得意,這是英國人在香港做過的事,讓后接手的政府有苦說不出,韓岡只是隨手拿過來使用。明明白白的陽謀,就算司馬光、文彥博他們能看破,也化解不了。

    當然,他既然給王安石支了這一招,就等于確定了自己的政治派別。但對韓岡來說,投靠哪一邊根本不是問題!他本就沒有選邊的資格,舉主王韶的依靠是王安石,河湟拓邊所需要的朝堂支持也只有從變法派這里得來。

    即便他是張載的學生,同時又承張戩、程顥之教,但在反變法派里依然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就算是張戩,程顥二人,身為可上諫君王,下彈重臣的御史,在反變法派中的地位,也不過是馬前卒而已,根本無法與王安石相提并論。

    人總是趨利的,韓岡只會選擇符合自己利益的一邊,即便不看好王安石和變法的結果,但韓岡個人而言,變法派卻是如今最好及唯一的選擇。

    曾布最后還是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因為這一招實在太妙了。近日他被呂公著、司馬光還有陳升之的各種小手段弄得一肚子惱火,卻無處發泄。現在韓岡給他們支了一招,只是坐在這里想一想,就覺得一口怨氣終于出了大半。

    他笑著對韓岡道:“到底是韓玉昆,這一招確是有才。”

    韓岡不接口,笑而不語,有些話說明白就沒意思了,含而不露才是正確的應對。

    呂惠卿卻在盯著韓岡。他覺得韓岡提出的策略,就跟他的眉眼一般銳利……而且老辣。不像是個年輕人。但韓岡沒有明說,一切只是他們自己的推演,也有可能韓岡根本沒有想那么深,只是不好意思為……

    呂惠卿忽而失笑,這個想法的可能性反而更低,洋洋兩萬言的《傷病營管理暫行條例》可是擺在過他的案頭上,心思縝密,面面俱到,這是他當時就給韓岡的評價。現在說他想不到這么深,那就是在說自己沒有識人眼光了。

    后生可畏啊!呂惠卿感嘆著。韓岡今年才十九,就已經如此出色,日后若能考個進士出來,前途不可限量。

    為低層官吏添支俸祿,事關重大,牽連到朝堂的方方面面,不是短時間就能決定。即便決定了,也不可能一步到位,而是會逐步增長。放在現在,就僅僅是個可以考慮的提議而已。

    但這個在預計中,必然能行之有效的提議,成功的影響了書房中的氣氛,讓在座的五人,心情都變得很輕松。

    王安石拿起茶盞,啜了一口,冷掉的茶水口感發澀,但他喝得很是舒暢。王安石一向想得多,吃飯都是心不在焉,只會吃面前的一盤菜。喝茶往往也是茶杯擺在面前,一天都不會記得要喝。也只是現在心情放松,才會記得要喝水。放下茶盞,他笑問著韓岡,“玉昆見識過人,難得一見。如今中書檢正五房之中,也是缺著玉昆這樣的人才。不知玉昆是否有心到京中來?”

    韓岡心中一驚,想不到表現太好也有問題。他搖搖頭,如果自家有一個進士出身,或許可以有另外一個選擇,但他是王韶為了河湟開邊才推薦的官員,他的去處只有秦州,“相公的夸贊,韓岡愧不敢當。在下才疏學淺,又未有實務經驗,中書里的事務不是在下能做得來的。何苦飲水思源,王機宜的恩德,韓岡始終銘記在心,不敢須臾或忘。”

    韓岡的回答,王安石心中早已有數,也只是問問而已。韓岡雖然年輕,卻是豪俠的性子,王韶對他有恩,他自然不會因為一點好處而背叛。

    王安石沉吟了一下,又道:“天子對河湟之事一直放在心上,王子純的《平戎策》也是天子先看到的。玉昆你自秦州來,對河湟如今局勢自然了如指掌,可有意入朝向天子述說一二?”

    韓岡出了這么大力,立場堅定的站在自己這邊,又謙遜如此,手上一時也沒有什么可以獎勵他的。王安石便想著讓韓岡越次面圣,也好在天子心頭留下名字,在崇政殿偏殿的屏風上留下名字。

    韓岡心驚肉跳,頭搖得更厲害,堅辭道:“無有寸功,如何可以面見天子?下官又不過一個從九品選人,卑官朝覲天子,也不合禮制。此事萬萬不可!”

    開什么玩笑,讓他出主意沒問題,讓他沖殺到前面去,這是讓他做炮灰啊!回秦州掙軍功才是真的。朝中有王安石支持,李師中、竇舜卿之輩不足為慮,輔佐好王韶,收復河湟邊塞,這軍功,當是太宗朝收復北漢以來第一功。王韶日后說不定能升到樞密使,而自己也有了青云直上的根基。

    “也罷,那就下次好了。”見韓岡辭意甚堅,王安石也便不再堅持,心中則更加看高了韓岡幾分。

    此事一了,話題便不再局限于朝政,而是很隨意的閑聊起來,眾人談笑風生。

    看著辭鋒往往一針見血,卻又不失詼諧的韓岡,呂惠卿突然發現,不經意間,韓岡已經是跟他們幾乎平等的在交談,在說笑,在評論如今朝局。這與一開始打算考驗一下韓岡的初衷,完全不一樣了。

    局面的改變,大概就是從韓岡說的那個笑話開始,而因方才他的計策,而成為定局。但除了自己,好像誰也沒有發現這一點。

    呂惠卿心中暗暗贊嘆,能在潛移默化中引導氣氛,確立自己的地位,韓玉昆的心思的確不簡單——如果并非刻意,而是自然而然做出來的,那就更不簡單——呂惠卿看出來了,但他樂見其成,因為韓岡的才能得到他的認同。

    在參與變法事業之前,呂惠卿在士林中得到的評價是‘學有操術,才劇器博’,‘為當今士大夫之高選’,這些話是歐陽修、沈遘、韓絳、曾公亮所說。但到了變法開始之后,由于呂惠卿是變法派王安石之下的第一號干將,直接掌管制置三司條例司,變成了人們口中的奸佞。

    評價急轉直下,但這么短的時間,呂惠卿卻不會有太大的變化。未來也許不知,至少現在,他還是‘才劇器博’的呂吉甫。對于他來說,地位的高低不算什么,豪杰居陋巷,蠹蟲據高位,這樣的情況太多了。才智、才學,才是他所看重的,這也是真正的士大夫們共同的認識。

    書房外廳中的談笑從緊閉的門縫中傳了出來,王旁站在書房外廳的側門前,心情陰郁,已經忘了自己來此的原因。

    昨天尚與自己難較高下的對手,現在已經成了父親書房中的座上賓,而且和呂惠卿、曾布、章惇這些被父親贊不絕口的俊杰才士,毫無畏色的談笑著。

    因為身邊有著父親和長兄這樣人物,王旁心中一直有著隱隱的自卑,而且父兄來往的友人,無一不是才氣縱橫,也讓王旁自慚形穢。而愿意跟他結交的,卻都是因為他父親的權勢而來。

    可韓岡不同,他雖然是父親請來,但昨日卻被晾在了偏廳。與他勢均力敵的下了兩盤棋后,王旁便覺得多了一個能平等相處的朋友。可誰知,韓岡竟然毫不遜色于他過去見過的那些父親和兄長的朋友,以卑官之身,卻能在父親面前言笑自如……

    “二哥!”

    王旁聞聲猛然一驚,從失落中被驚醒,回頭看去卻見是自家的妹妹王旖【注1】。

    十七歲的王旖,繼承了母親那一邊的容貌,修長高挑的身材,又有著江南水鄉女子的柔美。只是她的舉動卻一點不像大家閨秀,讓開王旁,湊到門縫前瞇著眼就想向里面看去。

    王旁連忙攔住她,“二姐兒,別鬧!”

    “里面的是爹爹這兩天常提起的韓玉昆?”王旖眼中閃著好奇的目光,“他真的親手殺了那么多人?!”

    “看不出來……”王旁突然醒覺,“二姐兒你到這里作甚?!”

    “還說!”王旖氣哼哼的說著,“二哥你不是來叫爹爹他們吃飯的嗎?娘娘看你去了就沒消息,才讓我來找的。”她又望望堵在門前不動的王旁,不高興沖他哼了一聲:“話帶到了,我先回后院了,今天的功課還沒做完呢。二哥你也讓爹爹他們快點去吃飯,別耽擱了。”

    王旖說罷,就踏著輕快的步子往后院去了。王旁看著性子太過活潑的妹妹,不禁嘆了口氣。回過頭來,伸手敲響了廳門。

    注1:實在查不到王安石的兩個女兒究竟叫什么名字,即便是王安石寫給女兒的詩作中,也沒有透露。也只能自由杜撰了。王安石的子侄輩,都是單名,都帶一個方。如王旁和王雱。雖然女兒一般不會模仿兄弟的名字,但以王安石的不拘俗禮的性格,讓女兒的名字也從‘方’旁,也是很有可能的。

    ()( 宰執天下 http://www.ugwsct.live/0_711/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