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宰執天下 > 第34章 彩杖飛鞭度春牛(下)
    />

    半年多前,那不是李師中剛到秦州上任的時候?!從他的奏疏中看,很明顯是要向朝廷申請屯田渭源、古渭,這根本是在為王韶的計劃背書。韓岡驚道:“經略相公原本是支持機宜的?”

    “李經略剛來的時候,本就是支持大人的,連向鈐轄都沒二話——哪人不喜歡功勞?只不過等大人兼了管勾蕃部之職,又有了專折之權后,便一夜風頭轉向。”

    “難怪!”韓岡嘆了一句。管勾蕃部原是向寶兼任;而專折之權,意味著王韶在必要時,可以繞過經略司而直接向天子遞上奏章。一個被奪了權,一個無緣分功,當然不會再支持王韶,明里暗里的反對,也是理所當然。

    “也難怪當初機宜要在渭源筑城時,李經略不明加反對,而是嘆著沒錢沒糧,說是要挪用軍資糧餉來資助機宜的計劃!”

    “是啊,當時還以為他不想惹怒王相公。現在一看,原來是這么回事!”王厚的心情很好,王韶無意中揭破了李師中的底細,成了推動計劃的最佳助力。

    只要王韶用同樣的言辭將渭源、古渭的屯田之利奏報上去,難道李師中還能覆口否認不成?如果他反口,王韶便更有理由向天子申訴李師中對開拓河湟的干擾。而‘奏報反復’這個罪名,也足以讓李師中滾蛋。

    “對了,為什么這事沒早發現?”韓岡心中起疑,若是早點發現此事,王韶早前根本不會陷入進退不得的窘境。

    王厚尷尬的笑了起來,這當然是王韶自己問題,“當時大人正帶著愚兄在各城寨探風,一個月也會不到秦州一兩次,沒有想起要去翻看堂扎和朝報。”

    韓岡眉峰微皺。孫子都說過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來自千年后的韓岡,更明白信息有多么重要。情報就在身邊,但不去研讀,就跟沒有一樣。朝報、堂扎都是蘊含著大量情報,怎么能因為忙碌,而忘記翻看?!這的確是王韶的疏忽。

    “對了,玉昆……你是不是要搶春牛?”王厚岔開話題,左顧右盼一番,忽然問道。

    韓岡點了點頭,這才是為什么他一大清早就往城外跑的原因。以他的性格,才不會無故湊這種無聊的熱鬧,“家嚴是叮囑過小弟,要帶上一塊春泥回去。”

    “那就難怪了!”王厚點著頭,又道:“愚兄便不湊這個熱鬧了。玉昆你待會兒要小心一點,別被踩著了。不然明天可上不了馬!”

    “別被踩著了?”韓岡喃喃的重復了一句,他回頭望了一眼身后狂熱的人山人海,猛的一陣寒顫,忙扯著又要擠出人群的王厚和王舜臣,笑道:“有王兄弟在,還輪得到小弟出手?”

    強留下了王舜臣,韓岡和王厚往人群外擠去。踩踏致死的新聞,韓岡前世沒有少聽說過,萬一出了意外,當真是死不瞑目。而王舜臣的重心低,底盤穩,身手夠好,長相又是兇惡非常,即便在蜂擁的人群中,也不用擔心他會有任何危險。

    當最后一名官員抽過鞭子,轉身而回,鑼鼓聲便喧天而起。李師中領著官員,向后退出了近百步。他們這一退,場中的氣氛頓時緊繃起來,千百人蓄勢待發。

    鑼鼓敲響了一個變奏,人群中央,一顆繡球帶著條紅綢往向空中騰起,就像點燃了煙花的引線,嘩的一片狂躁聲響,震動全場。如山崩海嘯,如巨浪狂潮,千里長堤被洪水擊垮,人流山呼海應,奔涌而上。

    韓岡看得暗自心驚,若他還在瘋狂的人群中,說不準就會被推倒踩死,難怪王厚要他小心一點。看著他們瘋狂的程度,甚至不遜于后世那些追捧韓星的歌迷們。如行軍蟻掠過雨林,又如蝗蟲途經田野,更似洪水掃過大地,眨眼的功夫,與真牛一般大小的春牛便不見蹤影。

    韓岡滿腹抱怨,他的前身當真是鉆在書堆里拔不出來的書蠹蟲,有關搶春牛的記憶,竟然一點都沒有。要不是王厚提醒了一句,沒有半點心理準備的自己,別說搶春牛,能保住小命就不錯了。

    無數只手從破碎的春牛身上一把把的往懷里揣著泥土。沒能搶到的后來者,直接便將主意打道了已經揣著春泥往回走的幸運兒身上,因此而廝打起來的不在少數。

    一塊土,承載著百姓們對豐收的渴望,也難怪他們如此瘋狂。韓岡嘆了口氣,他老子千叮嚀萬囑咐,要他弄一塊土回去,據說對養蠶很有好處,還能治病。不過,他今次要讓父母失望了。王舜臣身高太矮,他的身影早在人群一擁而上時便消失的無影無蹤。看他這樣子,保住自己也許不難,想要弄回春泥怕是沒可能了。

    不過韓岡今次卻猜錯了。

    “三哥,你真是好帶契!日他娘的,沒想到瘋成這樣!”

    好不容易擠出人群的王舜臣,渾身狼狽不堪,在韓岡面前大聲的抱怨著。他上下的衣衫都已經破破爛爛,蓬頭亂發,連帽子都不見了蹤影。

    韓岡賠著笑,覺得自己是有些過分了。但只見王舜臣往袖中一掏,竟然摸出來海碗大小的一塊春泥來。

    王厚大笑出聲:“好你個王舜臣,竟然藏得這么大的一塊出來。虧你本事!”

    韓岡也驚了一下,贊著:“王兄弟當真本事!”

    “這算什么?”王舜臣拍著胸脯,放聲大笑,“俺在千軍萬馬里都能殺個七進七出,何況搶個春牛?把沖鋒陷陣的事交給俺,保管放一百個心!”

    王舜臣的官位雖卑,尚未入流品,但已經可以帶上一個指揮的兵力。王韶已經透露要讓他先去甘谷城領兵,積攢下一點軍功,等河湟開邊的戰爭正式開始,便能及時派上用場。王舜臣現在也盡做著統領大軍,踐踏敵陣的美夢。

    春牛搶盡,祭春儀式也到了終點,鑼止鼓歇,人群遂紛紛散去,只留下了一地雞毛,一片狼藉。而在春祭儀式結束后,府衙里還有慣例的宴席。

    一隊在儀式舉行時充作儀衛的騎兵,護送著地位最高的李師中和竇舜卿回城,剩下的官員也是三五成群,交情好的走在一起,往南門走去。只有王韶幾乎是孤零零的站著,唯獨吳衍陪在旁邊,看他們的樣子,明顯的已經被秦州官場給排斥了出去。

    當然,其中有多少是畏懼李師中的威勢,有多少是真心反感王韶,其實并不難判斷。在官場上,表面上言談甚歡、情誼非常,背地里捅刀子才是常態。沒有利益之爭,很少會有人把事情做得這般絕——而與王韶利益相沖的,惟有王韶在經略司中的幾個頂頭上司,除了李師中、向寶,便是剛來的竇舜卿了,連張守約都樂見王韶功成。

    王厚看著自己老子如今的人緣,也不禁苦笑。王韶要升古渭為軍,就是在跟李師中攤牌,州中官吏選邊站也是理所當然。從眼下的局面看,王韶與李師中的第一陣算是慘敗。

    “多虧了玉昆你的計策啊……”

    “計策?”韓岡一向很在乎自己的形象問題。他并不愿意給人留下滿肚子陰謀詭計的印象,這對他日后的發展全無好處。韓岡很明白王韶對自己有些看法,他并不想加深留給王韶的心機深沉的印象,“別說得跟陰謀詭計一般。真要說謀略的話,也是陽謀,不是陰謀!”

    “陽謀?”王厚沒聽過這個生僻的詞匯。與陰謀相對的謀略,就叫做陽謀嗎?

    “不是在暗地里謀算他人的詭計,而是以煌煌之師臨堂堂之陣,光明正大的策略,放在光天化日之下說出來也沒問題的策略,便是陽謀。即便明著告訴李師中,我們要上書朝中,他又有什么辦法?正如下棋,落子在明處,但照樣能分出勝負。陷其于兩難之地,逼對手不得不應子,這便是陽謀的使用之法。”

    “陽謀?”王厚再次念著這個陌生的詞匯,韓岡的解釋使他有了一絲明悟。比起陰謀詭計,韓岡所提議的計策,的確光明正大。但也是一樣咄咄逼人,讓李師中無法應手。再回想起韓岡于軍器庫對付黃大瘤,于押運之路上對付陳舉,于伏羌城對付向寶家奴,還有……利用傷病營對付自己的老子,每一件事都看不到任何陰謀的痕跡,而是坦坦蕩蕩的行事,這樣的作派無人能挑出破綻來,卻也照樣一樁樁的遂了韓岡的心思。

    不愧是韓玉昆!王厚只覺得他今天第一次真正看到了一名士子心中的風光霽月。韓岡的心智才情,還有人品,都讓王厚敬佩萬分。

    有助力如此,王厚也不再擔心他父親在事業上的能否成功。當初下的一點本錢,如今已經收獲到了累累碩果。

    王厚扯著韓岡的袖子,“玉昆,你明天就要去東京了,愚兄已在惠豐樓為你訂下了一桌餞行酒。今天我們兄弟一定要好好的喝個痛快!”

    ps:爭權奪利,昨天是兄弟,今天就是死敵,這是常有的事。

    今天第一更,求紅票,收藏。

    ()( 宰執天下 http://www.ugwsct.live/0_711/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