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宰執天下 > 第11章 誅心惑神幻真偽(上)
    />

    韓岡方才射殺的三人,都是沒能發出一聲慘叫便告斃命。這可以說是韓岡的運氣,但也是兩名守兵的運氣,不然他們同樣是劉三等人的下場。殺三人是殺,殺五人也是殺,性命攸關,韓岡絕不會手下留情。

    韓岡從容不迫的回到三人的尸身旁,先打開小布包,從里面掏了兩下,掏出一套引火的火刀火石和火絨來。他看著手掌上的三個小器物,笑得越發的陰冷。韓岡蹲了下來,將手探進劉三的懷里。突然臉色一變,手上一頓,再抽出來時,掌心中卻多了一個火折子!

    火折子是用白薯藤特制,點燃后吹滅,但火星依然在其中陰燃,要用時只需迎風一晃就能再次燃起。這等特制的引火物能把火種保持一天之久。為什么劉三要隨身帶著引火的東西,火折子的價格可不便宜!韓岡心中有些覺得不對勁了,連忙搜查了另外兩名衙役的懷里。果然,又給他摸出了兩個火折子。

    此時月色如水,清輝灑滿地面,庭院中亮堂堂的,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劉三三人腰間都系了個大葫蘆。韓岡探手摸了一摸,手上滑膩膩的,像是還未干的血。但他再湊鼻一嗅,卻是菜油的味道。

    懷中藏火,腰間藏油,劉三三人想做何事不問可知。

    “該不會是英雄所見略同罷!”

    韓岡只覺得今天遇上了天下間最為荒謬的一樁事,只想狂笑出來。都是想栽贓,卻沒想到想栽給對方的,竟然是同樣的罪名。有什么罪名能比得上火燒軍器庫?!他和黃大瘤想的都是一般無二!

    ‘不,不可能是黃德用黃大瘤。’韓岡突然搖頭。

    黃大瘤決沒有這等魄力,也沒有這個需要。他有理由殺自己,但絕沒能力用上這等過火的手段。如果是燒一點不重要的東西來陷害,用個火折子就夠了;三葫蘆的油足足有四五斤,用來引火,整間軍器庫都要燒通了頂。也不可能是陳舉想殺自己,以陳舉的勢力,哪里需要用一間軍庫為一個窮酸措大陪葬?一句話就能讓韓岡死的不明不白。

    那劉三死前說的‘陳’又是什么意思?除了陳舉還能是誰?

    韓岡的腦筋飛速轉動,很快一點靈光閃現——如果真正的目標不是他呢?

    主使者必是陳舉無疑,這點完全可以確定,他人絕沒這等膽量和能力。但對付他韓岡應該只是附帶,陳舉的目標肯定是這座軍器庫。要燒庫房,理由韓岡也能猜個**不離十。這樣的例子,故事中、現實中,還有在他的記憶中,絕不算少。何況,近三十年來,成紀縣衙不是燒過三次嗎?

    縱火焚燒官衙府庫,這并非什么駭人聽聞的奇事。莫說胥吏放火滅罪證,據韓岡所知,幾十年前就連知州放火都是有過的!

    知州放火燒去賬冊毀滅罪證,韓岡都知道的事,在關西也不是秘密。其主角是便是岳陽樓的建造者,范文正公【范仲淹】的好友滕宗亮滕子京。范文正的《岳陽樓記》傳之千古,大大的有名。而下令建造岳陽樓的滕子京,在關西也是大大的有名。他在涇州知州的任上,耗用公使錢無數。當事情被揭發,朝中派出監察御史要檢查他的公使錢帳冊的時候,他也不廢話,一把火把賬冊燒了精光。

    ‘你不是要帳冊嗎?諾,那堆灰就是。’

    尚幸國朝一向優待士大夫,而仁宗皇帝尤甚。做出了這等事,滕宗亮不但保住了性命,還能繼續擔任知州,只不過地方換成了岳州罷了。一句‘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之所以能出現在歷史中,也正是因為他的一把火的緣故。

    除了滕宗亮這位知州放火外,還有一樁鬧得更大的。真宗朝時,八大王趙元儼——也就是民間傳說中的八賢王——的侍婢韓氏因為偷了幾兩金器,為防敗露,一把火燒了榮王府不說,火勢蔓延,連帶著把左藏庫、朝元門、崇文院、密閣一起付之一炬。

    王府倒也罷了,但崇文院和密閣中,可是珍藏著從唐朝、五代開始,直到宋代的各色孤本珍本的書籍,以及歷代詔書、奏疏等重要歷史資料,可以說是皇家圖書館兼檔案館。還有左藏庫,那是直屬于天子的內庫,里面是太祖、太宗兩代的積蓄,足有數千萬貫之多。可就因為幾兩金子,便一股腦成了灰燼。

    至于胥吏放火,那就更多了,不勝枚舉。為了掩飾罪行,把證據一把火燒掉的事,在此時常見得算不上話題。宋代的建筑九成九以上都是土木結構,只要一把火,那就是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凈,最多最多事先要找個替死鬼頂罪就成了。

    如此一想,一切都說通了。作為預定中的替死鬼,韓岡忍不住低低罵了一句:“娘的,真是趕巧了。”

    想通了一切,韓岡心如電轉,轉眼便有了定計。返身回屋,從墻上取下一支號角——這是庫房出事時才可吹響的*——仍舊提著重弩出了門去。只是他剛出門,便止步立定不動。

    在韓岡眼前,一盞燈籠從大門處飄了過來,燈籠后面的,正是守門的庫兵王五、王九。

    王五和王九本是要給放火的劉三幾人望風。按照戶曹劉書辦的說法,縱然軍器庫遭焚,陳舉照樣能保住他們。只要把罪名推給倒霉的韓秀才,最多在獄中待上半月,而酬勞足以讓他們過上兩三年的快活日子。兩人的心中都有些不情不愿,可陳舉的話他們也不敢不聽。今夜王五、王九只得依命行事,但劉三進去了半天,卻再也沒有動靜。兩人心中慌得厲害,都覺得有些不對,才打著燈籠過來查看。

    可這一看,只嚇得兩人魂飛魄散。燈籠和明月一起照著地上的三具尸身。劉三等人臉上殘留著的驚恐,莫名的傳到了王九、王五的心中。而明顯是兇手的韓岡,正站在小屋門口從容的看著他們。

    韓岡高大的身材如勁松一般挺直,依然是白天時的平和淡定,但站在三具尸身旁邊,如何還能是同樣的神情?!

    “韓三,你做了什么?!”王九縱是大叫著,也驅不散纏繞在心頭的寒意。而王五執著燈籠的手,更是不斷在抖著。

    韓岡冷笑不答,只把號角湊在了唇邊。在兩人驚駭欲絕的目光中,他使足了氣力,將*用力吹響。不同于內地的城市,每日城內暮鼓敲響后,秦州城的街巷上便開始宵禁。寂靜的城市夜晚,一聲凄厲的*擊碎了人們的睡夢,許多人紛紛從床上爬起,巡城的甲騎也收韁停步,衙門里值夜的官吏則從房中沖出,多少人豎起耳朵靜靜聆聽,以判斷*聲的來處。

    號角聲一連響了三聲,方才緩緩收止,只留著裊裊余音回蕩在深秋的寒夜之中。

    王九不住的發抖,渾身的熱量都給那幾聲號角吹散,幾乎語不成聲:“韓三,你知道你做了什么!?”

    “看不出來嗎?此三人夜入軍庫,謀圖縱火,給我……殺了!”短短的一句話,韓岡卻拖得很慢,最后兩字又用重音用力吐出。一支上好弦的重弩拿在手中,為他的話助陣。兩名庫兵只覺得濃濃殺氣從韓岡處撲面而來,陰寒刺骨,如墜冰窟。

    “胡說,他們……他們……”王五‘他們’了半天,終于想起劉三進來前的說笑:“他們是來請你喝酒的!”

    韓岡一聲冷笑,連駁斥都不屑:“無故夜入人家者,殺之勿論。何況無故夜入軍庫?!此三人入庫有軍令否?!有號牌否?!又身攜火種和油水,不知是意欲何為?!”他笑容越發的陰冷,“只可惜了兩位王兄弟,倒要為他們一起陪葬!”

    “這……這與我們何干?!”王九結結巴巴的說著。

    “劉三他們從大門進來,你二人肯定是逃不了同謀之嫌。結伙入軍庫,不是偷盜,便是放火。而他們人人身攜火種火油,除了放火還能作甚?”

    韓岡輕輕踏前,落地無聲,卻如重鼓一擊,嚇得兩人連退數步。韓岡也不看他們,自顧自的繞著劉三三人的尸身踱起步,竟還是讀書人特有的方規矩步,自如的仿佛在苦吟詩句。但從他口中出來的,不是吟風贊月的詩詞,而是一句句如劍如刀的質問:

    “你們想想,若是庫中失火,你等庫兵真能逃得過罪責?

    我肯定是一死百了,但你們呢?

    陳舉再大,也大不過國法,憑他一個小小的縣中押司,能保下你們倆?!

    也許他事先跟你二人說過,最多挨上幾下軍棍,在獄中關上兩月就沒事了。但他的話真的能信嗎?恐怕你們只要住上一晚,恐怕就要被病死了!

    殺人滅口,陳舉是做不出?!還是想不到?!”

    ps: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同樣的計策,先下手的先贏。求紅票,收藏。

    ()( 宰執天下 http://www.ugwsct.live/0_711/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